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魔相初显·应了何人之劫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你是不是入魔了?”白璃身子一退,避开了汪越的手。

    汪越一脸无奈的笑道“我北辰修道千载,何曾入魔?真要说入魔,那也是你入了魔,不过你这小魔,趁早回头,我还救的回来。”

    “自那一役之后,你独自一人静修百年,说是疗伤,可出关时你的修为境界跌倒了何种境地……”白璃话像是戳到了汪越的痛处。

    “闭嘴!”汪越面色一沉,厉声打断道。

    “起初我还不敢想,可现在我知道了,你的丹元神魂已经被魔所染,百年静修非但没有让你根除它,反而愈演愈烈,*不得已,你才带我一起离开了登仙道,不,不是你,是北辰。”白璃不仅没有停下,一口气把自己所想全都说了出来。

    “满口胡言!我北辰会被魔所染,天大的笑话,当年修为跌落不过是因为所伤过重,Y阳元灵之法也是*不得已,凡俗界本就容不下我们,不说天道降劫,单单灵气排斥,我们就无法长久留在此地,一旦神竭丹枯,想走都走不了!”汪越怒道。

    也许是因为情绪波动的关系,汪越眉心黑光乍现,周身魔气升腾,但下一刻就被耀眼白光所掩盖,可这一切都被白璃看在了眼里。

    “杀了她!”深沉的声音在汪越脑海中响起,不是他人,正是自己的心声。

    “闭嘴!”汪越冷声回应道。

    “你不杀了她,回到登仙道你不仅要对付妖魔,还要面对万千同道的追杀。”

    “闭嘴!”可任凭汪越如何在心中怒喝,这声音依旧不断耳语。

    “堂堂北辰君,落得一个入魔被道门除名追杀的下场,你就甘心吗?”

    “我没入魔!”

    “你没入魔,我从何而来?不要自欺欺人,你已经成魔了北辰君!”

    一句话让汪越愣在当场。

    脑海中的对谈不过一瞬,白璃见汪越身上魔气一瞬而逝,本想追问,哪知汪越脚下黑色影子竟然化作一根根触须,翻滚腾挪,就像万千小蛇,顺着他的脚蔓延上来,可汪越沉默不语,无动于衷。

    “喂!这是什么?”白璃见状不由心急了起来,可汪越仍是死人一般,动也不动,任凭那黑色触须包裹。

    白璃不断以真元斩之,可那黑色触须就像是一滩泥水,斩碎了又恢复,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层层堆叠之下,已然包裹了汪越整个下半身。

    常年被汪越压制的魔相,今日终于借着白璃动摇了他的道心,汪越心神被摄之下根本无力干涉魔相的吞噬,他虽神魂早已魔染,但始终凭借着自身修为和心境维持灵台不昧,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无力根除,难免被其影响,心性逐渐有所变化。

    这种事他能向谁去说?登仙道的人大多对妖魔报以敌视,若传出去不说没人会帮他,更可能因此召来杀身之祸,一个不会水的人,又没人能施以援手,力气再大,挣扎终有尽头。

    今日这一幕,也许汪越心中早有预见,他一直想凭借Y阳元灵之法恢复修为,如此或许还可以让自己再多挣扎一会,可他不曾想过,这种做法已经是他快被淹死的前兆。

    心急,但无能为力,白璃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黑色触须将汪越逐渐包裹,她修为本就不高,如果不是汪越,也许此刻她还只是一只靠日精月华修炼的小狐狸罢了。

    “是我欠你的,今天还你吧。”白璃心中有了决断,轻轻抚摸着汪越冰冷的脸庞,看着他紧闭的双眼,自己到底还是忘不了他千年的陪伴,忘不了最初那个教自己修行的少年,你可以只顾道途声誉,我却做不到。

    尖锐的啸声,震荡了整座云虚山,天道似有所感,登时乌云密布,可那滔天的妖气丝毫不知收敛,反而直冲云霄,似是挑衅一般。

    云虚山方圆十里,尽化雷海,一道道劈落下来,均有两三丈粗细,片刻间,云虚山化作火海一片,地裂山崩,没有什么能抵挡天劫之力,都在雷霆之中灰飞烟灭。

    天雷至刚至阳,对于魔来说最是克制,那黑色触须避之不及,被击碎大半,余下的也急忙躲回了汪越体内,沉寂了起来。

    一声声惊雷,唤醒了汪越的心神,待他睁开眼睛,面前已是一片狼藉,自己原本的道场现在真正变成了废墟,可这都不是他关心的,微颤的手从烧焦的枯枝烂叶中捡起一枚透明的珠子,其上丝丝缕缕的血气升腾,还有雷劫留下的一道道细小电流。

    原本渐散的乌云,又是一道紫雷劈下,直指汪越手中的那枚珠子。

    汪越冷哼一声,徒手将那雷霆抓在手中,白芒涌起顷刻将其湮灭掌中,他眯着眼睛看着这片天空乌云尽散,晨光挥洒,晴空万里,真是好不讽刺。

    “小璃,我带你回去,咱们回登仙道,我陪你重新修行。”汪越此刻心神明澈,魔相被天雷所创龟缩在自己神魂深处再不敢动弹,只是这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白璃将自身修为拔高至临界点,招致此界天罚,这天罚不同于渡劫,而是天道刻意的针对,她的修为哪里扛得住,雷海之下灵体化作飞灰,徒留下一枚内丹,一世修行到头来却只换得汪越一时清明。

    汪越将白璃内丹一口吞入腹中,让其悬于丹元一侧,以元力养护,若要重新唤醒她的真灵,还需消去其上天雷所留的伤痕,单单这一步就不知要耗费多少年。

    内视体内,原本无暇通透的丹元上,黑色纹路已经蔓延了小半,不过势头暂止,汪越心知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无论是劫数还是魔相,都不会让自己有片刻喘息。

    白璃的内丹本能的感受到汪越丹元上的魔气,自行躲了开去,汪越神情一黯,施了个法决,将自己的丹元以咒法禁锢,那魔气一丝一毫也不能流露出来,只以潺潺元力将白璃的内丹包裹。

    多久没有这般虚弱过了,汪越感觉自己精神有些萎靡,也不知是在此界呆的太久了,还是魔染的缘故。

    强行打起精神,再一次推演双使下落,模糊一片,冥冥中有一双手把真相都打乱了,依稀间他只看到了一块木牌,上有天地二字。

    到底是谁在和自己做对,只有对自己推演的手法相当熟悉或者境界远在自己之上的人才能做如此地步,本就心急,一怒之下,汪越一点眉心,摄出三滴精血。

    屈指一弹,第一滴精血飞出,震散成一片血雾,淡红色雾气中一只飞鸟落入笼中,纵然奋飞亦不能腾,是为下下卦。

    汪越冷哼一声,两滴精血应声而出。

    一轮明月照水中,只见影儿不见踪,一人当财下去取,徒劳无功一场空,亦为下下卦。

    大雨倾地雪漫天,路上行人苦且寒,拖泥带水费尽力,事不遂心且耐烦,仍是下下卦。

    “天雷无妄,坎为水,水山蹇,劝人也不是这么劝的,抓住你了。”汪越冷笑道,这扰乱自己推演之人着实难缠,拼着损耗修为也要遮掩真相,自己三滴精血居然只显卦象,可也留下了痕迹。

    汪越凭借这三滴精血总算让那个干扰他的人露出了马脚,遥遥就感应到了那人的气机,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云虚山。

    乱葬岗虚幻之境中。

    “前辈,你无事吧?”

    黑使忍不住出声询问,面前这位道人身形虚幻不定,周身灵光散乱,随时都会消散的样子。

    “谨记贫道之言,莫要冲动,届时因果自定。”那青衫道人捏了一道咒诀,地面升起无数咒纹,一层层将道观包裹其中。

    “你想做什么?”白使冷声道,他从未真正相信过这个和汪越长的一模一样的道人,如果不是他帮黑使抑制了心魔杀欲,医治好了身上的伤,自己根本不会留在此地。

    “贫道要去应劫了。”那道人风轻云淡的笑道,随即身形消散在原地,偌大道观中只余下了黑白二人。

    汪越杀意沛然,落于乱葬岗中,拂尘一扫,遍地的棺材坟包被一股巨力推平,漫天的纸钱洋洋洒洒,拂尘再挥,方圆一里的黄土地面深陷数丈,化作一个深坑,仔细看去,那夹在碎土里的俱是白骨残尸。

    “犹记得,修道初,师尊曾问,你为何修行?我说,弟子为斩妖修行,为除魔悟道,为苍生拔剑。”青衫道人慢悠悠的走来,取下发簪,将自己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盘在脑后,做了个道髻。

    汪越闻言身子一颤,转过头看着面前道人,犹如看着自己一般,所有的事情在这一刻汇聚到了脑海中。

    “你竟能脱离本相,成为独立的个体?”这种事在汪越看来简直天方夜谭,但他就是发生了,而且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让他不信也不行。

    “本相当初魔染未深,或许有意无意间,留灵之时分化了些许神魂,让我得以成相。”青衫道人听了为之一笑,也不置可否。

    :
推荐阅读:圣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求魔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