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棋圣左相·一局三劫困仙人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清晨,萧殊和白璃不告而别,徒留下莫名其妙的云台一行人。

    “这对兄妹真有意思,非要跟着来,才一晚上人又没了,诶,对了,青呈你没事吧,那人可还在你身上留了剑招。”子欣抓着青呈的肩膀晃了晃。

    “没事师姐,我好着呢,你别晃了,再晃我就真晕了。”青呈笑着挣开了子欣的魔爪。

    “云师兄,你说那个萧殊是不是怕了,又不想丢面子,连夜跑了。”

    云台摇了摇头,虽然他也想不明白,但萧殊的实力他亲身体会,这种程度的高手哪里会连对手也没见到就心生畏惧,事出必然有因。

    “既然他们走了,我们也不急,青呈你不是已经通知了门中长老和我师尊吗,到时候再一同上山,莫要鲁莽行事。”云台慎重的说道。

    再说萧殊和白璃两人骑着马,一路朝着胤州方向而去,不管方堇此刻是什么身份,萧殊心中仍是放不下这个玩伴。

    不过两人也不着急,走走停停花了足有一个月才再一次回到了胤州,可当朝太子哪里是想见就见的,萧殊一时也没了办法,自己的身份不过一介平民,如何入的皇宫?

    “这还不简单,以你的本事,偷偷进去不就得了,谁能发现你?”白璃怂恿道。

    “你找死别带上我,我说那汪越为何两年不曾出现,原来是隐于皇宫内专心当起了小堇的老师,也不知此处到底是皇城还是汪越的道场?”繁华皇城如今处处闻道,人人皆颂国师,它派全无,唯道独尊。

    两人走在街上,完全想象不出两年前这个国家还是一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模样,现在看到的,达官贵人身着道袍,手持拂尘,即便一个个油头粉面,左拥右抱也丝毫不影响他们以修道者自居,谁人不知当朝国师乃得道仙人,备受崇玉敬仰,他们也就跟着风装模作样的当起了道士。

    回家便看那些个道经藏典,焚香静修,就为了博崇玉青眼,不为百姓谋福,不管一方安泰,强梁四起,J臣当道,可崇玉却不管不问,汪越更是高坐蒲团,不见凡尘。

    也曾有忠士上谏,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当即被崇玉发配边疆,至此再无人敢多言半句,一个个明哲保身,朝堂乌烟瘴气,原本的大好江山竟成了这般模样。

    “妖道啊!妖道祸国!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莫非也被那妖道蛊惑了不成?”左丞相张齐静怒斥道,将桌上杯盏统统扫落,乒铃乓啷碎了一地。

    面前各部院尚书,左右御史,殿阁大学士一个个都噤声不语,唯恐自己再惹怒了这位老先生。

    “怎么,不说话了,何大人我可看到你早些也穿着道袍,官服穿着不舒服吧,要不要老朽帮你脱了?”张齐静强忍着一腔怒气质问道。

    “丞相息怒啊,局势如此,下官也是无可奈何。”何学士闻言立刻跪倒,枯槁削瘦的脸上老泪纵横,其他人见此也立马跪了下来,谁都不敢真正得罪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丞相。

    “你们一个个只知溜须拍马,顺风使舵,哪里知道国将不国,这堂堂皇城都快成了那个妖道的道场了。”张齐静气的心口一痛,跌坐在椅子上。

    “老师!”几个学生连忙起身就要来扶。

    “谁让你们起来的?跪下!”张齐静声音嘶哑,但仍带着不可置疑的威严。

    “你们如何对得起那些倒在沙场的开国将臣?如何对得起天下百姓?如何对得起教导你们的老师?”一声声质问如同铁锤,重重的打在每一位在场官员的心头。

    “我们也想谏言,可葛学士的下场如何?一个书生被发配边疆与死何异?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非是我等畏死啊老师。”

    “自那汪师被拜为太子太傅之后,便长居皇宫,起初还不觉,可现如今,唉……”

    “陛下乐道,如今太子亦是如此,我等实在无法。”

    在场官员纷纷点头,一些人只是附和,一些人则深以为然。

    张齐静哪里会不知道这群人的难处,就连自己说的话,崇玉也根本听不进去,可一个好端端的国家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他不仅羞愧自责,更是着急,仿佛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浸在水中慢慢淹死,自己却无能为力。

    “罢了,罢了,我也老了,不管轻于鸿毛还是重于泰山,糟老头一个,真要死,也不该你们去。”张齐静叹了口气,他不只是气面前的这些人不作为,更是气自己,不过这些都随着心中的一个决定而烟消云散了。

    “老师你这是?”众人闻言又惊又疑,全然摸不透张齐静想要干什么。

    “你们回去吧,老朽告病三日,若陛下问起,还望诸位告之。”张齐静站起身来,一个又一个亲手把他们都扶起身子,替他们掸去身上的灰尘。

    “日后玥国还要仰仗诸位大人,时候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莫要伤了身子。”送别了一众官员和自己的学生之后,张齐静跪在灵堂前,上面除了列祖列宗之外,还有自己的发妻和儿子。

    早年丧妻,中年丧子,耳顺之年被崇玉拜为谋士,如今十余年过去了,亲眼看着玥旗立下,历经纷争,才有了如今的江山,而自己也当上了丞相,这九州中土寄托着自己的一切,就好像自己另外一个孩子。

    不眠不休,张齐静就这么一直跪在灵堂,侍者送水也不喝,送饭菜也不吃,崇玉派来的太医也不接见,一并拒客门外,直至第三天日深夜才站起身子,不晃不摇,全然看不出他已经年过古稀。

    喝了些清水和粥,沐浴净身,脱下官服,换上一袭白衣,拿过十二炷香交给一旁的侍女道“待我出门,你便燃香,切记一支燃尽再上一支,莫要贪快。”

    明华宫内,汪越似有所感,一挥袖,宫门大开,一袭白衣的张齐静站于门外,方堇一惊,此处即便左丞相不通报一声,也不是想进就进的。

    “张老您这是?”方堇刚要起身去迎却被汪越拦下。

    “你这是何苦?”汪越笑问道。

    张齐静不言,方堇就觉眼前一个恍惚,他已经站定身前,一张四四方方的棋桌摆在面前,弯身朝汪越作了个揖,执黑先行。

    “你莫要作声,就在一旁看着便可。”汪越飘然入座,也不着急,等他先行落子。

    张齐静围棋造诣之高,堪称圣手,年轻之时仅凭一人与十位国手同下,六胜四负,把好些人都打降格,要知道在没有贴目的情况下把对手降格有多难,况且对方均有国手水平,可谓难入登天,后人称之为百局十番棋,便是这等人物,在汪越面前仍自认执黑。

    棋盘上黑白二子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棋行十六,便是厮杀开端,两人落子如飞,只消片刻张齐静就感压力,汪越落子虽快,却不失缜密,起初如同绢绢细流,到后来却化作一条白龙,如果自己抓不住,那此局必输无疑。

    汪越不急不躁,自持棋力,那白棋行云流水,步步紧*,招招凶狠,黑棋全然没有喘息的余地,徒然的困兽犹斗,无论如何也撕不开白棋的包围。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之时,汪越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老者,却不见他有丝毫急躁,不紧不慢的落子,遇此颓势,反倒激起了他的傲气,心中清明,妙手频出。

    白棋就如同一名刽子手,持着刀斧,森然的说着“你必死无疑。”

    黑子全然不顾,每一招都带着杀意,任凭对方如何砍杀,只盯着眼前的破绽猛刺,两人都互不防守。

    方堇即便不懂围棋,在一旁仍是看的心绪激昂,如同身处其中,每一次的厮杀历历在目,鲜血淋漓。

    两人越下越慢,寸土必争,精细之处,皆在其中,只待官子收尽,棋局变得明了起来,张齐静朗声大笑,汪越皱眉不语,忽闻殿外一声钟鸣,十二支檀香燃尽。

    方堇一个激灵,从蒲团上跳了起来,使劲揉了揉眼睛,却见汪越闭目端坐一旁,刚才一切恍若梦幻,宫门也从未打开,柔和的阳光洒进屋内,睡意渐消。

    再一转头,面前四四方方的石桌上摆满了棋子。

    “师父这是?”方堇有些迷糊了,这到底是梦还是自己一不小心睡着了。

    汪越站起身子,走到棋盘前,看着面前棋局默然不语,三劫相争,是为和棋,区区凡人即便先手,竟能与他平局,也许真是自己太过傲慢了。

    “走吧,见你父皇去。”汪越丢下一句话,转身一人走出了明华宫,不过午时,朝中一片哗然,当朝左丞相张齐静死在家中灵堂。

    那一日汪越亲手诛杀佞臣乱党一十三人,只留一言“即为人臣,自当以国为重,我今受左丞相张齐静之托,诛乱臣,斩小人,望诸位好自为之,天雨虽广不润无根草,尔等与道无缘,再有此举,贫道严惩不贷!”

    随后汪越告罪辞去国师一职,崇玉当即下旨,但凡有人穿道袍,颂经文的一律斩首,诛九族,此言一出朝野动荡,人人自危,一些个墙头草纷纷脱下道袍,焚经毁典,他们不知汪越此举何意,也不知崇玉为何突然针对道家,反观张齐静的学生,倒是一个个拍手叫好。

    :
推荐阅读:官仙 赘婿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天地霸气诀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