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师父重逢·恩仇如何了断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你就是给,我还不一定要。”白璃撇了撇嘴,懒得再去勾引萧殊,简直是对牛弹琴,浪费大好时光。

    萧殊看了她一眼,心知白璃绝不简单,与自己一同而行十有**便是因为这串念珠,那疯道人也说了,此物不属凡尘,必然引人窥视,但她救过自己性命,只要不过分,萧殊也不会翻脸。

    “走吧。”萧殊站起身来,一夜沉心打坐,平息了内心那股不安感,也把精神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你真要大半夜上山去找人,那连云山可有山鬼。”

    “狐仙我都不怕,我还怕山鬼?”萧殊空D的眼神盯得白璃心中一阵发毛,白璃干笑了几声,萧殊这句话意有所指,但他不明说,自己也乐得装糊涂。

    青云观漆黑寂静,只剩下风过叶落,小溪流水,两道黑影趁着夜色行至青呈房前,萧殊伸手一引,只闻一声轻响,无形气劲顺着房门缝隙冲出,盘旋其手中,萧殊手一握,那气劲消散无形。

    “这么好心,还特地来给他解剑招,我们一走了之,谁又能寻到?”

    “我若真想杀他,何须此招?”萧殊淡淡的说道,踱步走出青云观,望向那巍峨连绵的连云山,不禁回想起当初在北莽的那段日子,若非白使倾囊而授,自己只怕还是那个手无缚J之力的小殊,说起来,唯一没有教自己的,也许只有轻功和那魅惑之术。

    夜色下的连云山黑雾蒙蒙,上山的小道因为常年无人踏足,遍布杂草乱石,不是白璃眼尖,只怕两人半天也上不了山,萧殊在前不断拨开荆棘树枝,密密麻麻的树连成一片,月光都照不进这片林子,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这个地方真的能住人?”白璃抱怨道,这鬼地方鼠蚁作巢,蛇虫当家,半夜更是它们的时间,窸窸窣窣的响个没完,而且林中潮湿Y冷,这个地方根本不像是能住人的样子,云台的消息到底考不靠谱啊。

    “找水。”

    既然青云观的人见过双使,那肯定不会在山深处,这就排除了大半座连云山,要住人,那必须要有水源,抓住这点去找,只要云台的消息没错,就一定能找到。

    但萧殊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在一片森林中去寻找水源,沿着地面偶尔出现的小水渠,水坑去找的话和无头苍蝇没什么区别。

    “水源?你早说啊,这是我强项。”白璃一把推开带路的萧殊,闭上眼睛,小巧的鼻子微微一动,然后左走了三步,侧着头也不知在听些什么,片刻之后,白璃朝东边伸手一指道“这个方向,最近的一处水源。”

    “很厉害。”萧殊无奈的说道,再不表示一下自己的钦佩,看白璃Y沉的表情就知道她又要生气了。

    两人循着一个方向直行,每过十米左右萧殊就会在树上以剑罡划出一道痕迹,以防到时候失了方向,白璃对萧殊的这种做法嗤之以鼻,有她在怎么可能会迷路。

    莫约行了半个时辰,隐隐间萧殊也听到了水声,不是那潺潺溪流,而是轰隆作响,在朝前走去,一条白练从天而降,声如奔雷,激冲下来,撞在山石之上,珠玑四溅,水气蒙蒙,再一看,原是山脉间的断层水道,形成瀑布,冲将下来又汇成了一片水潭。

    白璃刚要上前去水潭中好好洗洗身上的尘土,被萧殊一把拉住,不是因为其他,而是那瀑布之下竟有一人,赤L着上半身盘坐在一块岩石之上,万顷水柱就那么直直的冲击在他身上,他却无动于衷。

    “黑使?”

    那人正是黑使,苍白面庞,披肩黑发,细眉冷眼,与当初不同的是,一道又一道的伤痕遍布他的上身,眉宇间再不复当初锐气,唯有岁月刻下的深痕。

    “出来!”

    一声低喝,杀意如寒流汹涌,数道剑罡直S而来,萧殊一把将白璃推开,凭借身法闪避,可那剑罡像长了眼睛一般,任凭萧殊身形如何腾挪翻滚,依旧紧追不舍,几番闪避,那剑罡交织成网,*得萧殊不得不强行出手打散剑罡。

    冰冷的剑刃,落雷一般自头顶刺下。

    生死之间,萧殊完全沉入忘我心境,身子朝后一弯,剑罡擦面而过,削下数缕黑发,气劲刮得脸颊生疼,但他没时间去关心这些,伸手就要接下这一剑。

    “呵”

    轻笑间,剑刃一分为三,三分成潮,哪里还看得清剑刃所在,只有一团银光,如冷月坠天,凡人如何抵挡?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剑,还有…熟悉的剑法。

    本是无可抵挡的一招,在萧殊眼里则全然不同,无迹可寻?不,秋风的每一剑都会根据对手的应对而变幻,面对他人或许有效,但面对萧殊,主动权却要易主。

    萧殊闭上眼睛,剑意代目,在意识中面前的每一剑的变幻都被逐渐放慢,越来越慢,直到……

    “在这!”

    毫厘之间,萧殊捏住了剑刃,巨大的力道顺着指尖压下,但此刻无处借力,唯有捏住剑刃死死不放,强行往左边一扯,一偏头,剑身贴着萧殊的面颊,像切豆腐一样刺入地面。

    虽然被巨大的力道死死压在地面,但萧殊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主,反手一掌就朝白使打去,运足内元,一把抓住白使握剑之手,想要将其拉下。

    “两年不见,你倒大有长进。”白使运气一沉,身子如有千斤,左手轻轻卸掉萧殊那一掌的力道,曲爪扣住,双膝一弯朝萧殊胸口坠去。

    这下萧殊躺不住了,可左手被白使所制,想脱身也动弹不得,急中必然生智,萧殊握住剑柄在胸前使劲一弯,内元灌注其中,强行挡在胸前。

    剑身在白使千斤坠之下不断朝下压去,但到底是白使的佩剑,且在萧殊内元灌注之下,坚若磐石,在几乎贴到萧殊胸口时终于挡了下来。

    “好久不见,师父。”萧殊冷声道,这种见面的方式是他没想到的。

    “区区两年,你的进步为师叹为观止。”白使松开了萧殊的手,身若飞絮,抽剑而起,轻轻落在不远处,看着长大后的萧殊,心中感慨万千,当初那个破小孩,现在长得都比自己高了。

    萧殊沉默的看着白使,面前的这个男人,依旧如当年一样清高冷艳,女子般姣好的面容没有留下半分岁月的痕迹,比之白璃也毫不逊色。

    “这位是?”白使将软剑收回腰间,看着一旁的白璃不禁问道。

    “一个朋友罢了。”萧殊淡淡的回答道。

    “他就是白使?他真是男的吗?”白璃不可置信的跑到白使身边,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被列入通缉的人。

    “是,我是男的。”白使也不在意,自他修成忘我之后,对于别人的这些偏见他早就不放在心上。

    “别被我师父的外表骗了,他可比我狠多了。”萧殊回想着当初白使教他剑法时的情景,一言不合就动手,为了让自己体悟忘我境界,更是直接把自己扔湖里,完全不顾死活。

    “这么说,你是来报仇的?”白使轻笑道。

    “你杀了汪越?”萧殊反问道。

    “连剑君都杀不了汪越,何况是我。”白使自嘲道,伸手一摄,一把红伞自水中腾起,直直的朝萧殊飞去,正是当初白使赠与他,他又借给那名老者的红叶剑。

    萧殊伸手接过红伞,就感觉到这把剑与当初完全不同了,抽剑而出,剑身上蔓延着细小雷纹,若有若无的气息,带着一丝煌煌天威,隐约间萧殊仿佛看到了整个天地,仿佛看到了万顷雷霆,巨大的压力迫使他弃剑。

    萧殊沉入心境,抱元守一,凝神聚意,闭目而舞,一遍又一遍,以自身剑意去感召此剑,恍惚间,他看到一名老者站在自己面前。

    “好好待它。”最后一抹残留的剑意消散天地之间,此界再无剑君,萧殊伸手轻抚剑身,似有所感,点了点头,收剑入伞。

    白使有些讶异,此剑经天劫洗礼,又有瑜子涵剑意残留,非是一般剑者可驾驭,萧殊这般轻取,那他剑法造诣必然不再自己之下了,而且忘我心境已然成熟,这两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做到这般地步?

    “我说过,杀你,等你报仇之后。”萧殊冷声道,可扪心自问,若白使真的杀了汪越,自己下得了手吗?他不知道,也不想去考虑。

    白使怎么会看不出来萧殊的犹豫和挣扎,即便萧殊眼中无神,表情冷淡,他还是能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的心思,叹了口气道“那你寻我作甚?”

    “小堇在哪?”萧殊环顾四周,却不见方堇,可除了双使之外,他还会去哪,还能去找谁?

    “小堇?哈哈,他如今可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若非是他,我与黑使如何能落到这般地步?”白使笑道。

    “小堇?是谁啊?”白璃一旁忍不住C嘴问道。

    萧殊心中一沉,没有理会白璃,反问道“他怎么了?”

    :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雪中悍刀行 神煌 圣堂 一品江山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大圣传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