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桌饭菜·到底谁人无辜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夜至三更,那少女又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这让萧殊感觉十分头疼,这个人走路全无声息,便是连呼吸声也感觉不到,如果不是这幽香,根本感觉不到身后有人。

    轻轻环抱在萧殊腰间,手如柔荑,吐气如兰。

    “你和他很像,都是这般不知疲惫,情最伤人,但人若无情于草木何异?”魅惑众生的面容呈现病态的苍白,微扬的眼角和猩红的眼眸流露出极美的风情。

    萧殊才想挣脱,但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许不忍,让他想转身抱住这个少女,保护她,聆听她诉说。

    “松手。”

    一声冷喝,忘我最不容情,萧殊眼神冷了下来,全身气劲一运,剑意随心而动,无形压力直迫身后少女。

    “嘻嘻……”

    少女身形一退,娇俏的笑声回荡在萧殊耳边,丝毫不见先前悲伤之情,她不气恼萧殊的粗鲁,若这人被自己魅惑,反倒失望,就是这般的无情,才更有意思。

    “解释。”萧殊面上淡然,杀意却如冷风刺骨,本就肃冷的夜更是森然。

    “解释什么?我为什么抱你吗,我想抱就抱咯,你管我啊。”少女全然不在意萧殊身上散发出的迫人压力,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好,那就此别过吧。”萧殊笑了笑,杀意收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你要装傻,我也乐得清闲,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诶,你这人怎么脾气这么差,开不得半句玩笑吗?”少女见萧殊竟真的就这么走了,不由气结,一边跟着他一边数落,叽叽喳喳叫个不休。

    萧殊突然停住身子,转过头,几乎要贴到她的脸,空D的双眼直视少女“你再废话半句,我就真不管了。”

    “我还是喜欢你笑的样子……诶,你别走啊,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吧,你现在赶紧回村子,还来得及,待会我自会于你解释。”少女这一生第二次有了挫败感,她真不知道这个人真的是男人吗,难道说他是个阉人不成?

    “你不解释清楚,我不会去的。”萧殊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反而就地坐了下来闭目养神,什么都不知道便做出选择,只是鲁莽罢了,这样的人往往怎么死都不知道。

    “你真不去?”少女笑容一收,神情变得淡漠,伸手一画,淡淡虚影出现在两人面前,正是王朗家,但不同的是,满地的鲜血,肠子挂在屋外泥井上不断的滴着暗红色的Y体,隐约间王涵哭声自屋内传来。

    萧殊闭目不言,全当未见,不为所动。

    “再过片刻,这就是事实,你大可以不去,农家夫妇罢了,死又何足惜,王涵于你无亲无故,命中注定有此死劫,怪得了谁?”少女叹息道,手一挥虚影散去。

    萧殊站起身子,瞥了她一眼,纵身朝村庄而去,他自然知晓这不过是欲擒故纵,激将自己罢了,但他最厌烦的就是这种定数论,什么命中注定,自我安慰的借口罢了。

    少女望着萧殊远去的身影,一脸得逞的坏笑,再次隐没林间。

    区区三里路对于萧殊来说不过转瞬,再次来到村子,四周一片寂静,按说此刻天时已晚,村子中人都已睡熟也属正常,但这不同寻常的气氛让萧殊感到毛骨悚然,就好像你接近老虎时,对方散发出的危险气息,此处更胜十倍。

    随手捡起一根枯木树枝,行至王朗家门前,淡淡的血腥味自屋内弥散而出,萧殊心道不好,一脚将木门踹开,什么都看不见,黑暗如浓雾将一切血腥都隐没其中。

    炉灶下余火未息,萧殊打开锅盖,红色的雾气顿时弥散开来,里面放着两颗头颅,已经面目全非,沸水将面皮蒸的脱落,只能看清血红色的筋络,眼珠也不知去了何处。

    里屋内传出一阵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声音,推开屋门,引入眼帘的是那摆的整整齐齐的碗盘,却不是诱人可口的饭菜,眼珠,肠子,心脏,手,脚等器官均摆一盘,满满当当一桌子,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而王涵此刻双手环抱着腿,缩在床边,脸上表情呆滞时不时发出令人惊惧笑声,仔细一听又像是在哭,他完全看不见萧殊的存在,只是盯着桌子,死死的盯着。

    萧殊暗道自己怕是来晚了,倘若方才早些来是否能来得及救下他的父母,莫非他父母的死真是命中注定不成,晃了晃头将这些莫须有的念头扫出脑海。

    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缓和一些,轻轻坐在王涵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孩子,面对如此惨状,恐怕会给这个孩子留下终生Y影。

    但令他意外的是,王涵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将身子侧靠在萧殊身上,两只小手抱着他,萧殊拭去他脸上的泪痕和血迹,眼前这一幕何其熟悉,一如当初他安慰小堇。

    “你为什么要杀我娘?”

    钻心的疼痛,鲜血在衣襟扩散开来,萧殊不可置信的看着王涵,腰间的短剑刺入一半,这一剑直接要了他半条命。

    “你为什么要杀我爹?”

    王涵面目狰狞,猛地将短剑拔出,再一次朝萧殊刺去。

    萧殊全身气劲一震,将王涵连人带剑震飞,狠狠撞在墙壁上,可鲜血依旧从伤口潺潺流出,即便用内元封住伤口附近X道,仍是感觉一阵眩晕。

    他看着被震晕过去的王涵,眼眸冰冷若雪,抬起手,剑气凝于指尖,一旦发出,王涵必死无疑。

    但终究,他还是放下了手,深深吸了口气,扶墙坐下,捡起那把刺伤自己的短剑仔细看了看,正是当日何老赠与自己的那柄短剑,还来不及细想,钻心的疼痛便一阵接一阵,冷汗泠泠,正要运功疗伤之时,只闻屋外一阵喧闹。

    “刚才什么声音”

    “就是这!”

    “进去看看。”

    “好难闻味道。”

    “啊!”

    “大呼小叫什么?”

    “人头,是人头啊!”

    “快去叫人!”

    萧殊心知不妙,努力想要站起身来,仍是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看着满桌的尸块和晕过去的王涵,心思百转。

    在何老的带头下,众人推门而入,却见屋内鬼气森森,唯有一人满身是血,坐在桌前,背对着他们。

    “你是谁?”

    “怎么,我保你们这些年风调雨顺,如今却不认得我了?”嘶哑且低沉的声音伴随着无名冷风,让人毛骨悚然,那人转过身来,全然看不见面容,长长的黑发下只露出猩红的嘴唇,厉鬼一般。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无一人敢搭话,皆被面前景象所震慑,这满桌的尸块,血腥味刺激着每个人的鼻子,不少人都捂着嘴巴面色发青,但却迫于面前这个狐仙身上所散发的压力,一动也不敢动,强忍着胃的翻腾。

    “那日为何不来上贡?”

    还是沉默,无人应声,也没人敢回答这个问题,总不能说,我们找了个高人来对付你,高人第二天说你跑路了。

    “既然你们不来上贡,本仙也只好亲自来取,奈何你等还要扰我兴致,却是谁带的头?”萧殊沉浸忘我之中,暂时忘却了身体的伤痛,语气异常冷漠。

    “这……小老儿不知狐仙大人在此进食,扰了兴致,实乃罪不可恕。”何老站了出来,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既不恐惧,也不反胃,盯着萧殊紧皱眉头。

    “既是如此,你们给我杀了他,不然莫说保佑你等,今夜本仙就血洗此地。”萧殊舔舐了一下满是鲜血的手指。

    这个时候何老终于淡定不住了,厉声道“大家别怕,这个人不是狐仙,小老儿见过狐仙,绝非他这个样子!”

    “这个人必然与王朗有恩怨,趁着夜色杀人烹尸,被我们发现还装作狐仙故弄玄虚,企图吓走我们,不信大家看,若真是狐仙何须短剑来杀人。”何老捡起地上那柄沾满血迹的短剑,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句句在理。

    此刻萧殊和何老均是心知肚明,也明白对方是如何想的,此间看似人多,实则不过是二人搏弈的棋盘罢了,萧殊要揭开何老的人皮,何老则要拔下萧殊的狐毛。

    何老见萧殊不答,冷哼一声,抱起被萧殊震晕的王涵,掐了掐他的人中,片刻之后王涵幽幽转醒,一脸迷惘的看着四周的人,好像全然不记得方才发生了什么。

    “好孩子,来,你告诉大家,刚才发生了什么,别怕,我们会保护你。”何老说道,两眼紧盯着王涵。

    王涵看向一旁的桌子,又看了看背朝自己的萧殊,顿时想起了一切,极度的惊恐感再次涌上心头,濒临崩溃之际,何老摸了摸他的头,强行让王涵看向自己的眼睛“好孩子,说吧,告诉我们,是不是他杀了你的父母。”

    王涵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也不哭,也不笑,平静的让人害怕,就像何老手中的牵线木偶一般,伸出手指了指萧殊道“是他。”

    :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将夜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傲世九重天 唐砖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