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春秋一梦·不知今朝几何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若我不动手岂非永无离去之日,若我顷刻将其毙命,那你留我又有何意义?”萧殊没有接疯道人扔过来的剑,任凭其掉在身前。

    “你不动手,我会动手,顷刻杀我?大可试试。”少年淡然说道,接过长剑,反手便朝萧殊刺去。

    萧殊不想这个泥偶却也如真人一样有思想,一脚将剑挑起,恰好挡住贯胸一剑,伸手握住剑柄,一式秋月顺势而出,直取那少年心口。

    “铛”

    原本志在必得的一剑被挡了下来,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出剑手法,萧殊没有认错,这少年正是用相同的剑法将自己挡下。

    萧殊却不信邪,剑出如风,他虽还无法做到如白使那般一剑万式,但道道剑光也不是作假,直朝那少年人周身招呼,然而相同的,每一剑都被挡下,乃至更甚一筹,原本的攻势在剑势交接之后逐渐转为守势。

    “一切法空,万般虚相,唯我法真,余法妄语。”那疯道人也不管,盘坐蒲团之上闭目养神去了。

    两个相同的少年,在这道观之中不知争斗了多久,手中剑断了不知多少把,萧殊饿了吃那供台上的水果,累了修习紫阳真解,这便是唯一清静的时光,一旦他休息完了,那少年人便再次寻衅于他,不知疲惫。

    唯一的好处就是,白使的传他的剑法已经练的滚瓜烂熟,而且因为长期高强度的打斗,身子比原来强健了不止一点半点,最为短板内劲修为也不再能限制于他,此时的他内息深长,全身经脉贯通,将那紫阳真解也练到了**分。

    但即便萧殊如此进步,也根本无法取胜面前这个和自己一般无二的少年,六剑翻来覆去施展了个遍,不过他发现了一点,最初时自己的剑法不纯熟,而那这个少年施展出来也不纯熟,完全和自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此刻,两人的剑法均是施展自如,衔接行云流水,变化由心。

    观中无日月,春秋不知年。

    敌不过面前少年,萧殊一开始还有些心急,但随着时间流逝,反而不再焦躁,沉心静气的应对,忘我之下,心无挂碍,他不再记得白使,不再记得方堇,不记得自己因何而来,为何在此,甚至快要忘了自己是谁,这些记忆越来越模糊,不知为何出剑,纯粹由心。

    那疯道人在蒲团上盘坐下再也没起来过,仿佛成了个雕塑,若非萧殊还能感受到他的气息,还以为这个人是不是坐化了。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也不知盘坐了多久,疯道人突然开口,着实吓了萧殊一跳,差点被面前少年人所伤,他一停剑,那少年人也收剑而立,这少年人从一开始到现在只说过一句话,疯道人更是死人一样,坐的衣服头发上都积灰了,若非萧殊心入忘我,寂寞孤独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感觉,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已发了疯。

    “你是……谁?”萧殊盯着疯道人,他有些记不起这个人是谁了,只知道这个人一直坐在那一动不动。

    “你是谁?”疯道人似笑非笑的反问萧殊,他自然可以看出来,忘我境界已然稳固,这便是他想要的,若是当初那般不稳定的心境,一旦差错便会坠入魔障难以自拔,最终自毁,毕竟,汪越还有一劫在此子身上。

    “我?我是……我是萧殊。”那些记忆像是被积压在了脑海深处,萧殊低头想了半天才想起了自己叫什么。

    “你可知为何还无法胜他?咳咳……”疯道人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蒙蒙灰尘掉落下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就是我,我胜不了自己,自然无法胜他。”萧殊很清楚问题在哪,但知道问题所在不代表能解决。

    “非也,你不是胜不了自己,你只是没有下决心杀了他,杀了你自己,你有很多机会击杀于他,只因面前的人非是别人,是你自己,你自以为出剑无所挂碍,实则不然,忘我最终需要斩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萧殊沉默,他虽然想反驳,但仔细回想确实如此,若自己真正下定决心要杀他,那最简单的一个方法便是不守只攻,因为两人招式功法相同,露出的破绽也一般无二,自己可寻到,对方也是一样,但如此做法便是同归于尽。

    “还在犹豫!出剑!”疯道人一声爆喝,如惊雷乍响。

    萧殊身子一震,再无杂念,忘了自己的名字,起风了,日月不显,雨雪不沾的道观此刻一抹凉风拂过,那不是风,而是无形的剑意,便是疯道人都感受到了陡增的压力。

    疯道人注意着萧殊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每一个表情,乃至发丝的颤动,一个人心诚苦练入剑道易,但若无人指点,无激发之事终究难以破茧大成,心境也是同样,若放任萧殊,那忘我也非忘我,不过是绝情忘道罢了。

    这一刻的萧殊没有弱点,因为忘记了自我,只有手中的剑寄托着他的全部,胜则生,败则亡,剑意升至极点时再无选择的余地。

    两柄剑同时刺出。

    剑势不快,但再还未触及之时,两柄剑已然开始不断变化,他们彼此之间寻找着对方的破绽,反制,再反制,一招未出,心中已经交手无数个回合。

    在不懂剑道之人看来,不精彩,也不激烈。

    但若纯以剑道论之,他们的每一个变化都是必杀之剑,只因面前非是他人,而是自己,所以剑势才如此变化无常。

    剑越来越近,萧殊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清晰的看到了对面少年的破绽所在,而然若就此落剑,在自己剑刺入他咽喉的同时,他的剑也会把自己贯穿而过。

    熟悉的一幕,若是往常他必然会取守势,但今日,他想起了白使当初传他剑法时说的一句话“心无所挂,方可出剑,若心有垢,出剑必弱,反伤己身。”

    生与死之间,在这一刻再无距离。

    冰冷的剑锋,瞬间贯穿了对面少年的咽喉,他甚至能清晰看到鲜血喷溅在自己脸上,然而最后一瞬间,那个少年不知为何,剑却慢了半分。

    这不就是自己吗?

    “剑出无悔,你就是我,但我不是你。”面前少年望着萧殊,眸中似有欣慰。

    心口的剑仅刺入半寸,那少年白皙的面容寸寸开裂,手中剑颓然落下,最终化作香灰散落一地。

    萧殊摸了摸脸颊,那原本滚烫的鲜血,此刻也成了一抹淡淡的香灰印,胸前的伤口也再无痛感,低头一看半点血迹也无,至此他才真正明白了何为忘我境界,而非当初被白使强行带入意境时的懵懵懂懂,也是到现在他才拥有了自己的剑道,被尘封在脑海身处的记忆一一涌现。

    近三尺长的头发和满地剑痕铭刻着他的成长,萧殊拿起剑将自己头发削下一尺,将长发束在身后。

    “我可以走了吧?”萧殊冷声的问道。

    “这个自然,我不会阻你,只需记住老道一句话,莫忘初心。”疯道人一挥手,萧殊眼前雾霭升腾,原本的道观如烟散去,周遭再次化为乱坟岗,和当初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站在此地的只余萧殊一人,昏黄夕阳下,独自离去。

    :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仙府之缘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