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人一伞·三剑仙人退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汪越头也不回,只手一招,黑使便如被无形大手抓起,任凭他如何运功挣扎,也难挣脱分毫,反而因为运功过急面色潮红一片,口溢鲜血。

    白使虽也感受到一股束缚之力,但并未被禁锢,正是他向萧殊借来了佛珠,此刻红芒微亮,自生淡淡光圈,不同于气劲真元,另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抵御着汪越的咒法。

    “嗯?这便是那佛珠。”汪越回头见状不由诧异道,此界能与他抗衡者几乎不存,仅仅一件器物更是不可能,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串古拙的佛珠,当初玄非告知他,白使有一串珠子可抑Y灵,他还有些不信,但现在看来,却是大材小用了。

    白使见汪越分神,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挥剑便是数道剑罡,原本受伤的右手将剑抛于空中,左手在剑柄一推,秋水剑顿时化作一道白芒直扑汪越眉心。

    锐利无匹的剑罡才近汪越周身一丈处便似泥牛入海一般消散无踪,秋水剑紧随其后仿佛刺在一层无形墙壁上,剑身猛地弯曲,正要被弹开之际,白使握住了剑柄。

    这时汪越才注意到,那串佛珠不知何时离自己不过一尺,但他依旧不慌不忙,一拂袖将那佛珠甩开,右手抬起就要硬抓那剑锋,一道白色气芒自剑锋延出,直直的刺在汪越的眉心处。

    “你竟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判断出为师的命门所在,着实不易,但可惜了,修为所限,莫说是你,便是那瑜子涵亦不能伤我分毫。”汪越笑道,那道剑罡刺在他眉心处泛起层层波纹,白使全力一剑,仍是毫发未伤。

    汪越一把握住那秋水剑,微微一使劲,剑刃发出一阵刺耳之声,如人悲泣,却也不知是悲自己受损,还是泣白使将亡。

    汪越丝毫不在意,随手将那秋水剑抛在一旁,伸手扼住白使脖颈,慢慢的将他靠近鼎炉,炙热的真火下那如雪白发纷纷蜷曲,白使眼眸依旧空D,他丝毫不在意死亡,在这时他总算知晓了,自己心境的破绽,非是报仇的执念,只是黑使罢了。

    原本被忽略的黑使,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握着镰刀,但不知为何,这一次,这把镰刀竟是如此的沉重,右手止不住的颤抖,是恐惧吗?

    他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是因为看到玄非死状,看到了白使全无抵抗之力,看到了汪越非人般的表现害怕了吗?

    没错,他害怕了,但是,镰刀依旧照着汪越的头顶挥了下去。

    他害怕死,不然也不会因为丹药替汪越办事,但是他更怕,自己唯一的亲人白使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无力的在一旁瑟瑟发抖,对此,他做不到。

    但汪越毫不在意,任由那镰刀斩落,只能在周身激起淡淡波纹,白使看着拼命的黑使,只是笑,即便周身气劲在真火炙烤下越来越黯淡,即便身受重创,即便报仇无望,他依然再笑。

    就在黑使绝望之际,观外忽传一声诗号,虽声音不大,但却仿佛在耳边响起。

    “秋枫伞,红叶剑,霜雪独饮,古今几明月。残红折,芳菲歇,一夕烟水,何处寻故人?”

    伴随诗号而来的是三道宏大的剑罡,先行而来的压力便将那本已残破不堪的道观彻底碾塌,淡红色的剑罡如有实质一般。

    第一剑落下便迫的汪越放开白使,抬手挡去竟被其*退三分,第二剑再落,击在那真火鼎炉之上,“咚”的一声,偌大的鼎炉被一剑压入地面直至没顶,就在汪越想看清来人之时,第三剑落下,锐利的剑罡在汪越身前一划而过,只留下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烟尘中,一道身影飘然来到。

    “瑜子涵?”汪越沉声道。

    “方才听汪师说,我亦不能伤你分毫,剑者虽年迈,却还有些意气。”烟尘散去,唯有一名鹤发白髯的老者手持红枫伞,正是白使赠与萧殊的那伞。

    “天人之境还留于此地,莫非不知那天罚为何物?”汪越微笑道。

    “老朽一生练剑,到头来却因无人可败陷入瓶颈,亏得当初汪师赐教,这才迈入天人之境,只可惜年纪大了,不想客死他乡,便也不走了。”瑜子涵丝毫不在意汪越之言。

    “此间之事,你真要C手不可?”汪越面色沉了下来,脚一踏地面,那没入地下的鼎炉破土而出,炽热之感再次笼罩。

    “我知汪师非此界之人,但依汪师之能破界而去非是难事,何必行此罪孽,徒增业果?”瑜子涵不解道,汪越本身便不会为此界所拘,来去自如,何必非要如此行事。

    “你懂什么!?”汪越却突然激动了起来,但下一秒又恢复了淡然的面色“你生在此界,自是不明白,我又何必与你多言,不如让我看看,你拿什么保他们?”

    瑜子涵面色一变,此刻汪越周身产生一股莫名压力,整座道观,不,整座云虚山都在晃动,地面一一龟裂,原本晴朗的天空顷刻昏暗无光。

    “几年不见,汪师的养气功夫却是大不如前了。”瑜子涵手捏剑诀,原本伞上红枫化虚为实,在空中片片而落,如此诗意之景,在白使看来却满是杀机,此间枫叶,每一片均是剑意所化,锐利无匹,飞舞之间自成阵势,这便是当世剑道第一人的修为。

    汪越冷笑一声,沛然杀意如有实质,手中木尺化作一柄白丝拂尘,原本立于原地的身形如烟散去,下一刻便出现在瑜子涵的身后,拂尘当头挥下,瑜子涵抽剑而出,背身一挡,人剑合一行云流水,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

    那漫天枫叶这一刻撕下面纱,化为澎湃的剑罡直扑汪越。

    面对如此浩大的剑潮,不知道多少年没有采取过守势的汪越,此刻竟然没有找到反制的机会,唯有飞身而退,手中拂尘不断挥舞,打碎那一道道近身的剑罡,这淡红色的剑罡,如海潮一般扩散,看似水般柔弱,实则包含着瑜子涵一世的剑道修为。

    此界自有修为限制,若修为达到一定界限便会破碎虚空飞升而去,若强留此界,必有天罚之,汪越能留在此界,必须压制自身修为,维持在此界所能承受之极限,故此他能轻松拿捏黑白双使,但面对修为相去不多的瑜子涵,一时之间也难以压制。

    “老朽的剑,可让汪师满意?”瑜子涵见汪越飞退,却没有追击的意思,身为当世剑道第一人,他从来不会畏惧,当初败于汪越,让他看清了差距所在,弃剑数十载,潜修心境,终是迈入天人,如今的他,此界无人可败。

    汪越也不多言,手中拂尘一摆,心沉如水。

    “汪师既执意如此,老朽便不客气了。”

    稍纵即逝的剑芒在瑜子涵周身闪烁,他一抬手便有剑芒出现,然后消失,让他的动作快如剑罡一般,刹那,瑜子涵化作了一团模糊的影子,只能看到一团淡红色的光芒围绕着汪越,红叶剑自上而下不停刺出,仿佛有千万把剑同时攻击的汪越。

    而汪越每一次拂尘的挥出,都精准的挡住四面八方飞闪而来的剑影,境界上远超瑜子涵的优势让他挡的从容不迫,但修为上的持平让每一次碰撞都占不到便宜,眨眼间,瑜子涵出了近百剑,没有一剑真正伤到汪越。

    “这么多年过去了,老朽还是无法从汪师手上占到半分便宜。”瑜子涵惊叹道。

    但汪越却不以为然,莫说当年,便是如今他不压制修为的话,区区天人之境的瑜子涵何以能在他手中走出一招。

    “佛珠。”白使一把推开扶着他的黑使,蹒跚的跌坐在地上,他注意到自方才汪越击飞佛珠之后左手便一直隐在袖中,但与瑜子涵缠斗之际还是露了出来,朱红色纹路在其手上蔓延,而源头正是汪越方才挥开佛珠时被击中的地方。

    “佛珠?”见惯了生死的黑使到底还是不比常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只是在这杂乱的废墟之中寻找一串小小的佛珠谈何容易,却也不知掉到了何处。

    另一边汪越依旧作守势,每每挡下一剑,手中拂尘上的白丝便落下一根朝瑜子涵S去,细微拂丝在烟尘遮掩下如何看得清,而且在汪越手中即便是拂丝亦有钢针之尖锐,惊雷之迅捷,瑜子涵全凭本能闪避格挡,一时之间压力骤升。

    那拂丝一击不得也不落下,便如那剑意红枫一般,环绕其周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不停的攻击,力道极大,瑜子涵仅凭手中一剑抵挡片刻,便感双手发麻,而自己的枫叶剑潮在其面前也难以为继,只要被刺中便消散无形。

    “以点破面,汪师好手段。”瑜子涵手中红叶剑舞的密不透风,几乎连成一道剑幕,但即便如此,那无孔不入的拂丝依旧在他的双手,肩膀,腿部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血D,而且一旦刺入也不出来,如同毛发一般长在了上面。

    “你修为虽与我相去不远,但境界却差了许多,你所谓的剑法在我看来,不过稚童舞锤罢了。”汪越沉声道,只要给他时间,此界的招式剑法没有他看不破的,更没有他制不了的。

    :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神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雪中悍刀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一品江山 重生小地主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