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北莽一役·苍鹰何惧燕雀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黑白魔头在何处?”

    “杀了他们,以祭亡魂!”

    “踏平北莽,誓杀黑白!”

    嘈杂的叫喝声已经穿上山顶,但北莽到底不小,要找到此处也还要一段时间。

    “有人要致你我于死地,便等他们来就是了。”白使抽出软剑,屈指一弹,剑鸣之声不绝于耳,如泣如呖。

    “你真要如此?”黑使昨夜探查之时,告知白使有人冒充他二人肆意屠杀,其实很早时候就有人假借他二人之名行杀人之事,虽然一直在查,但始终无果,杀人者不留痕迹,即便留下活口也是疯的疯,傻的傻,死者均是一刀致命,看不出所用招式武功。

    “一人一剑,何惧之有?”白使瞥了他一眼,耳闻山中喧闹,杀意更甚三分。

    “好,便让这沐州宗门为当年血债偿还。”黑使知他心有决断,不再多说。

    “剑鸣是此处传来!”

    片刻功夫,原本犹如无头苍蝇的一群人,密密麻麻的朝这涌来,看这个架势还真是不死不休。

    “徒儿,你就在一边好好看着。”说罢,白使一步一步朝外走去,只见竹屋前所来者服饰各异,黑压压的站成一片,少说也有七八百人,但北莽之大,这些人站在此处也不过小小一点罢了。

    “踏入北莽,就留下吧。”

    一袭白影,携剑而立,没有人看到他是何时来的,肃杀在这一刻吞没了所有人,好似有一柄剑悬在头顶,呼吸不由得急促。

    “施主,我们此番到来,无非是想问,昨夜那……”一名老态龙钟的僧人向白使施了个礼,只是,话还未完,眼前突然多出了一段染满血的弯刃,那弯刃朝上一划,僧人顿时被劈成了两半,鲜血像潮水一样不断侵染着地面的玄冰。

    众人大惊,这黑使却不知什么时候混在了众人背后,无声无息之间已经连斩十余人,回头才发现满地的尸体,一时间群情激愤,再不想多说什么。

    “少林和我们对付黑使,白使就交给各位了!”青霄派掌门怒喝一声。

    但毕竟是前来参加论武之人,虽然绝顶高手称不上,但到底还是有些份量的人物,青霄派掌门和一众长老,出剑列阵登时把黑使围在当中,而少林派见自己僧老被杀,也忍将不住,哪管什么戒律清规,罗汉拳,盘龙G齐朝黑使招呼。

    黑使丝毫不惧,长镰舞过,瞬间便折断十多把利刃,一掌落下,中掌者眼耳口鼻鲜血喷溅,同时一个侧步强行从剑阵空门穿出,众人避让不及,顷刻被长镰腰斩而过,瞬息间便又是三十余人倒地。

    黑使身上却一丝伤痕也没有,这种程度的杀戮对他来说早就习以为常,所谓的剑阵,对于他来说就像薄纸,翻手可破。

    越是慌乱,越是难以抵抗,黑使更是杀得兴起,全身弥漫玄色的气劲,真若一个勾魂使者,镰过之处,无人能活,玄冰都难挡这肆虐的气劲,片片冰屑飘落,混着鲜血,却是那么美丽。

    而另一边,白使携剑,闲庭信步。

    “魔头休要张狂!”

    一位中年长须的道人挥剑而上,正是崆峒派的长老,他本来想让弟子一起留在青霄派,奈何来人太多,留下的只有掌教长老之流,只好让弟子们暂宿山下客栈,怎知今早便是如此噩耗,此刻仇人就在眼前,如何忍得了!

    但是……

    白使身子微微一曲,就在那剑刃几乎触碰到脖颈之时,没有人看清,只是听到一声微爆,那崆峒派长老握剑的手却再也挥不下去,脖子处出现一道血线,自下颚朝两边蔓延,噗呲一声,鲜血将整个头颅冲飞足有一丈之高。

    飞溅的血花,点点落在面颊,恍若女子上妆一般绝美。

    甚至连白使如何出的手都无人看清,只觉他莫不是使了什么妖术,一众门派气焰顿消,一步退,步步退,面面相觑,一时间无人再敢上前。

    萧殊带着方堇站在竹屋内,打开一道门缝偷偷看着,方堇虽然很害怕,紧紧抓着萧殊的衣袖,但还是忍不住眯缝着眼偷看,虽然萧殊也没有看清,但他知道这一剑,一式秋月,关键在速度,剑招未开,对手已亡,无怪乎白使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苍鹰何惧燕雀,屠戮罢了。

    疲惫突然涌上白使心头,看着眼前这些人的嘴脸,他们的害怕,愤怒,厌倦了,他懒得再杀,望着手中的剑,只有一股荒缪的感觉,自己在寻人报仇,他们寻自己报仇,若自己在杀了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一群人来找自己报仇。

    “想走的就走吧,莫要再来扰我们。”

    这句话来的正是应了这些人的想法,本来早就想跑了,但碍于面子,却不好一走了之,这下放几句狠话,来日方长,此刻死战不过白白丢了性命。

    顿时围攻黑使的人也停了手,黑使看到白使落寞的眼神便知,他乏了,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对杀的厌倦,叹息一声,也收了手。

    “一群废物,就你们这样妄称论武,莫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一声废物,声虽不大,但却清楚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一时间所有人都环顾四周,想看看是谁敢说出如此狂妄之语。

    却见到一道细线自西向东而来,近了才发现,那居然是一柄剑,以雷霆之势朝白使而去,白使全然不闪不避。

    “砰”

    剑落冰碎,直直的挡在白使身前,入地足有半尺之深,隐约间还有丝丝剑气逸散,顺着冰面扩散成一片圆形花纹,剑长三尺半,剑身朱红若火,布满暗纹,远远看去仿佛岩浆流动,寒刃如霜吹毛可断,这种看似矛盾的感觉却在这把剑上融为一体,让人丝毫不觉违和。

    “江湖上的名剑,我虽未全部见得,但也均有所耳闻,这柄剑绝非其中,却来者不知是谁?”崆峒派掌教看此剑便知来者绝非等闲,本来他已有退意,莫说报仇,就这一会他已经明白,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黑白双使的对手,再战下去也不过徒劳送死,但此刻却有了转机,若来者愿意相助,自己再施些暗手,虽说不够光明正大,但大义面前,哪里还讲究这些。

    白使单足一踏,白色气劲如浪潮汹涌,呈环形四散开来,震得竹屋都晃了三晃,那长剑被气劲一震,刚要弹起之际,却见一人从天落下,立于剑柄,似有泰山之势,剑身受力,再落一尺。

    “怎么,连你也要杀我?”白使笑道,清冷不失媚态,一颦一笑勾人心神,恍惚间周围众人都忘了前一刻的杀戮,似乎面前所站的非是魔头,而是自己相思已久的恋人。

    来者身穿黑色斗篷,面戴黑纱,丝毫看不清是谁,只是从身材判断应该是一名高大的男子,且功力极高。

    “我不杀你,但你活不了。”那男子轻声道,丝毫不受白使魅惑,只是白使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剑意遥遥锁住了自己,越来越重,自己若有一丝异动,露出空门,对方便会出剑,而且这一剑绝不好挡。

    这反而激起了白使的杀性,再次握紧了手中之剑,心中再无涟漪,眼中只有面前的敌人,一式秋月,剑出惊雷,再现瞬杀之象。

    但是……

    那名男子,身子忽的一退,竟避开了这如此之快的一剑,但白使心知,这一避,非是他出剑之后被避开,而是对方D悉了他杀意爆发,剑将出未出之际,已经退了一分,在极限距离闪过了这一剑。

    “小心!”

    就在这一愣神的时间,耳边传来黑使呼声,但再反应已经来之不及,三枚毛细长针,直直的刺中了白使右肩,本来若是寻常状态,白使不可能被这种程度暗算到,但此刻所面对的人不得不让他全神贯注,加之先手被避,顾此失彼之下中了暗算。

    “我这针上之药,便是野象也要倒地三日,莫说你白使,就是大罗神仙一时半刻也如软虾。”崆峒派一位长老见掌教一击得手,心知此事有些下三滥,若传出去必然坏了名声,连忙站了出来。

    才说完,只觉劲风扫面,黑色长镰直击面门,但却被蒙面人一剑拦下,只吓得这个长老肝胆俱裂,险些瘫软在地。

    “你要拦我?”黑使有些愠怒。

    “你身不由己,我也身不由己,看着吧。”那蒙面人有些落寞的说道,甩了甩被震麻的右手。

    “你……!?”黑使心知不妙,但却无可奈何,他知道面前人若真要牵制自己,他根本无暇脱身去救白使,但为什么?他不明白为什么?

    “大家一起上,有这位高手相助,必然能让这两魔头血债血偿!”青霄派掌门反应也是很快,立刻让众弟子围上白使,此刻黑使被此人牵制,而自己这些人要做的只不过是拿下一个中毒的白使,有何难?

    萧殊见情况急转而下,不由的也焦急起来,但此刻的他又能做些什么,白使是他的仇人,但此刻见他身处险境为什么反倒担心起来了?

    “师父他们不会有事吧?”方堇死死抓着萧殊的手,这种血腥的场面对于他来说,从未见过,但即便如此,他依旧看着,那个仅仅教了他三个月的甩手师父。

    :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最终进化 宠魅 火爆天王 唐砖 官术 光明纪元 全职高手 重生之温婉 修真老师生活录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