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夜血屠·少年初入剑道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萧殊打开绢帛,娟秀小楷密密麻麻,配有人体图案,经脉X道一一标注,便如亲眼所见,此曰紫阳真解,乃内外兼修之法,第一条便注释着要点,修行者需勤学,欲速则不达,循序渐进,心平气和尤为紧要,抛开一切,没有杂念。

    内修乃柔劲,行气入膜,以充全身,初虽不能制人,但若到炉火纯青时,全身经脉贯通,内力收放自如,运气充体,如筑壁垒,便是刀劈剑刺也难伤分毫,念念皆在自保。外修乃硬功,劈、击、点、刺,念念皆在制人,两者无所谓轻重之分,乃是互补之道。

    萧殊看了一会,直看的两眼发昏,而且肚子饿的不行,便收起了绢帛,去到另一间竹屋内寻些吃的,才进屋就发现黑使已经做好了饭食,只是完全没有荤腥,有的只是馒头,青菜,清汤,萧殊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暗道,这两人莫不是穷的开不了荤。

    “去把方堇也叫来,想学有所成怎可如此怠惰。”一身素衣的黑使此刻像个私塾先生,就差手里拿把戒尺,他其实也很头痛,从小到大完全没有授徒经验,何况是两个未经世事的少年,什么该教,什么不该教,怎么教,都是个问题。

    萧殊应了一声,回房把还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方堇给叫醒,两人从昨天起就几乎没吃什么东西,现在也是饿的两眼发昏,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方堇一进房间,便苦了脸色,这菜色也太过清淡,在家里娘亲几乎是当个宝贝一样供着他,不爱读书,好,那么就不读,想吃什么,好,买给你,都依着他,虽然如此但到底不是富贵人家,方堇也没有那些个公子哥的习气,只是比较任性娇气。

    小嘴一瘪,两眼一红又想起了娘亲,眼看就要哭出来,萧殊连忙抓起一个馒头就着青菜啃了起来“嗯,很好吃啊,小堇你尝尝,真的还不错。”

    方堇到底还是个孩子,肚子又实在饿得不行,见萧殊吃的那么香,还是忍不住拿起一个吃了起来,肚子饿吃什么都好吃,还真就越吃越香。

    黑使见此不由扶额,昨日还不觉得,今天才知道自己收了个娇气的弟子,却也没有办法,将一开始就放在桌上的一本书扔给方堇。

    方堇接过书一看连个书名都没有,但里面却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还有一些绘图,不过字迹潦草,看得出来写的人有些颇为不耐。

    “这是为师昨天写的,关于内功,招式,轻功之类的一些基础修习,你可以照上面学,实在遇到瓶颈再来找我,待你融会贯通再说其他。”黑使知道让自己手把手教,基本是天方夜谭,倒不如当个甩手掌柜,秘籍是吧,我给你,但你自个去学,别来打扰我。

    方堇倒也没多想,本来他在家也被放养惯了,在私塾也是气的先生把他赶回家,自己想怎么学就怎么学,反倒更合他的想法。

    然武道之难,哪里是两个小孩子自己琢磨便能学成,三天一个小问题,五天一个大问题,时不时还钻牛角尖,着实烦透了黑使,他每天晚上外出,白天归来还要教这两个人如何修习,虽说是个高手,但一两个月下来也深感疲惫,若非每月初午时需萧殊帮助,他真是想找个山头把他俩给扔了。

    白使那才是真正的甩手掌柜,万事不管,对此黑使颇有微辞,你自己的弟子总也不能老是扔给我吧,教一个已经麻烦够了,还都甩给我算怎么回事。

    五个月后。

    “邀你我前去?”白使有些讶异的问道。

    “论武乃是盛事,各家门派相互交流,年轻弟子一较高低,无分正邪均一视同仁,此次办在沐州,只是……”黑使似笑非笑。

    “什么?”

    “传言不少门派说要与你我清算”

    “我不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反倒找上我了?”白使脸色冷然,虽然在笑却笑的萧殊心里发毛,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自己这个漂亮师父是真的生气了。

    “我不会论武,我只会杀人……”

    今夜无风无晴,Y恻恻的天,但沐州却热闹非凡,各大门派均派出得意弟子,此次盛会没有人不重视,年轻一辈想搏出名声,老一辈则忙着和其他派别一争高下,清算恩怨,顺便宣传己派,以招收几个天资优秀的弟子,便是平时标榜自己隐于山水不争世事的派别也都纷沓而至。

    这次论武是沐州青霄所办,且有朝堂支持,青霄门坐落沐州青城山地界,靠近主城,山上一片灯火通明,山脚下全是武林人士,原本地处偏僻生意不好的客栈店铺,今天挣了个盆满钵满,房间供不应求,不少人都暂居农村人家,还有些则干脆找了个破庙,道观也能将就一晚。

    悦来客栈内,今天店老板算是忙坏了,但看着那一锭锭的银子再累也笑得出来,热情的招呼客人,毕竟都是名门大派,钱那是不缺的,也有出手阔绰的富家弟子来凑热闹,鱼龙混杂,嘈杂纷扰。

    然而,喧闹在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踏入客栈的下一刻,消失了,唯剩压抑随着他们的步子越来越重,一步两步,像是踩在每个人的心头,打乱了他们的呼吸,心跳。

    有人能忍就有人忍不了,仗着周围人多,一位粗犷的男子拍桌而起,震得杯中酒洒了一地“哟,这不是黑白双使吗,都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没想到是两个小白脸。”

    “你找死啊,知道他俩是谁还这么说话,你可知他们手上有多少高手亡魂,却无人奈何得了……”边上的同伴小心翼翼的在他耳边说道,他可不想惹上这两个煞星。

    “怎么,他们再厉害难道敌得过整个江湖?各大派高手齐聚,可不仅仅是论武罢了,还要好好和他俩清算一番。”一位翩翩公子也应和道,他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

    “龙虎门,封刀门,崆峒派,就这么点人?”那白衣人环顾四周百无聊赖的说道

    “莫要浪费时间,杀!”黑衣人有些不耐。

    那一夜,青城山下,十里血染,除临宿荒野草庙和入住青霄之人,但凡是武林人士或者朝堂之人,无一生还,活下来的店小二,掌柜,疯的疯,傻的傻,只是叫嚷着“恶鬼……有恶鬼……白色的……黑色的……嘿嘿……”

    次日清晨,整个沐州都沸腾了,原本各大门派就对黑白使恨之入骨,但苦于这两个人找寻不得,这一次得知他们所居之处在北莽山,本想将其邀来,毕竟是名门正派,反正是公敌,不如大家一起对付,未曾想这两人竟在一夜间连屠数百人,其中不乏大派子弟,长老。

    “踏平北莽,誓杀黑白!”

    有仇的想去报仇,没仇的也顶着大义想出一份力,这也就是三成,其余七成多是看个热闹,顺便见识见识那杀人如麻的魔头到底什么三头六臂,值得这沐州半个江湖前去讨伐。

    天色冷硬如铁,头顶晨霭如山峰辽阔,没有一丝空隙,压迫的人无法呼吸。

    竹屋后。

    “差远了,出剑莫要犹豫。”白使一剑点出,萧殊依旧来不及招架,剑锋已经触及眉心。

    “师父今天怎么不外出,倒有空教我剑法?”萧殊感到很诧异,每每这个时间,白使都是不在的,但不知为何今天却没有外出。

    “前三式剑法你已熟知,无非缺了火候,今日我将剩余四剑也授于你。”白使没有回答,只是静默的看着Y沉的天空,今日他没有露出过笑容。

    “注意了,我只演一次,第四剑,秋纷,为师以此式初窥剑道,顺势而为便是此剑精髓,再烈的风也斩不断随风落叶。”

    “第五剑,秋雪,为师早年杀戮过盛,此剑为悔,非是杀招,中剑初不觉,然余劲不消,一月而亡,若悔之,可散。”

    “第六剑,秋伤,剑未出,意先行,心无所挂方能出剑,若心有垢,出剑必弱,反伤己身,切记。”

    萧殊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其舞剑,但依旧觉得晦涩非常,如果说前三剑如夜月璀璨,那么后三剑便如同烈阳当空不可同日而语,对于仅仅练剑五个多月的萧殊来说,勉强记住这些动作已经十分吃力,更别说要体会其中意境。

    “你年纪还小,莫说要窥得剑道,便是练其形也难矣,再厉害的剑道高手,一观之下也不可能学会,苦练还在其次,需体悟其中意境方能成就。”白使他当然知道萧殊不可能记得住,早些时候已经将自己剑法绘上绢帛交给了萧殊。

    “师父,你不是说有七剑吗?可是……只有六剑?”萧殊犹豫了一会才问道。

    白使不由的扬起了一抹微笑,反而将手中剑收了起来“的确,我只演了六剑,因为第七剑,我无法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给你,此剑我也不过一知半解,但比起之前六剑,却是我最希望你能学会。”

    才说完这句话,白使一指点在萧殊眉心,这一瞬间,萧殊只觉天旋地转,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顺着那根手指冲入了自己的脑海。

    恍惚间,萧殊只看见自己手执长剑,冲入人群之中,二三十人在一个瞬息就被利剑没入咽喉,横死当场,但萧殊也被三人刺中,虽伤口不深,但若这样下去,即便再强也难以支撑。

    气劲肆虐,白色身影时隐时现,杀戮在继续,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不敢有丝毫停留,这个时候停下,就等于死,鲜血喷溅,尸横遍野,唯有疯狂不止。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殊突然惊醒,冷汗泠泠,那疯狂的杀意让他忘了自我的存在,沉浸其中,惊恐之余只看到白使此刻也是疲惫非常。

    “第七剑,非是剑招,而是心境,需在生死罔顾之间的疯狂中才能体悟,我与黑使虽杀人无数,但亦没有真正领悟此境界,不然那心魔如何奈何得了我。”白使有些喘息,方才将意境灌入萧殊脑海,着实耗去了他不少精力。

    :
推荐阅读: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