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黑白为师·少年意气只为仇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三月雨花   书名:落道剑_落道剑无弹窗_落道剑最新章节
    “你要去哪?别……别走……”不知多少次,小殊的梦中永远是一袭红衣,想要看清楚,却隔纱难窥真容,一遍一遍的呼喊着,她却依旧离去,整个世界就像顷刻间被抽离了所有的光,只剩他一个人漂浮于虚无之中,冷寂,空D。

    “啊!”

    突然惊醒,小殊大口喘着气,脑海中就依旧想着那梦中人到底是谁,豆大的冷汗不住往下落,冷风一吹打了个哆嗦,这才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环顾四周不知身处何处,只道是一处竹屋,竹门大开,外面依旧下着鹅毛大雪。

    小堇还昏迷在一旁,不知何时才会醒来,不过气色如常,呼吸虽弱微,想来已经无事,只是不知到底是何人将自己二人带来此处,娘亲如何了,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哈哈,你输咯,我就说是这个小子先醒。”白使摇着羽扇,笑嘻嘻的自竹门外走进来,雪地上竟无半分足迹。

    “我是根据两人体魄根骨而做出的判断,并无错误,罢了,你胜了便先选。”低沉的声音自竹屋内传出,语气淡然,和当初那个冷漠嗜杀的黑使截然不同。

    “小子,我先问你,这串珠子可是你的东西?”白使弯下身子,手中拿着那串红色的佛珠不断的在小殊眼前晃。

    “是……是我的。”小殊不敢多数什么,唯恐这两个性情古怪的人一言不合就将自己二人打杀,那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是谁给你的?”

    “娘亲说是当时把我寄养在她那的人留给我的。”小殊低着头偷偷摸摸的瞄着白使的脸色。

    “这……那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去哪找她?”白使有些不甘心,即便他已经知道了这两个问题基本是白问。

    “我……我不知道。”

    “呵,罢了,你和他全名叫什么”白使虽失望,但却也不甚在意,将那佛珠抛还给了他。

    “我叫萧殊,他叫方堇。”萧殊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知道,眼前人还是不惹为妙。

    “好,现在你向我磕三个头,拜我为师,我当传你一身武艺,当然不是没有条件的,时机成熟之时,自会告知与你,怎么样?”

    “你先告诉我,娘亲呢?”萧殊憋了半天,总算找到个机会问出了自己心里的问题,虽然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但仍是不信。

    “你若是说那个妇人,自是死了……”说到这,白使沉默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我杀的,她太过碍手碍脚,你要报仇,我自当奉陪,但是……凭现在的你,再来一万个,怕也是难伤我分毫。”

    萧殊顿时怒目圆睁,悲伤和愤怒一齐涌上,直让他有些眩目,报仇?冲昏头脑的恨意让萧殊几乎就要冲上去和白使拼命,但他到底还是忍下来了。

    咚!咚!咚!

    三声响头磕在地上,留下触目惊心的一抹血痕。

    “师父在上,受弟子叩首”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殷红的血顺着指甲缝,一滴一滴。

    白使看着面前的少年,轻笑着道“少年人有骨气是好事,但这么恨着一张脸,为师实在不悦,不如笑一笑如何,哈哈哈!”

    这时一边的小堇晃晃悠悠的醒了过来,小殊顾不得白使的调笑,忙将小堇扶起身子。

    “小殊这是哪?我娘呢?”小堇还有些迷糊。

    小殊沉默了一会说道“娘……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我们长大她就会来接我们,要听他们的话。”

    “他们是谁?!”小堇转头看到那一脸笑意的白使,忙不迭的躲在了小殊的身后,凑在他耳边“那个很冷的怪人!”

    “醒了就进来吧。”

    “去吧,听话。”面对小堇求救的眼神,他只能选择无视,这种时候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

    在这个世界上,要说小堇最相信的人,莫过于娘亲和小殊,两人自小玩到大,相互最了解不过,小殊这时的语气口吻便是在明确的告诉他,现在他也没法子。

    “好徒儿,咱们也走吧。”白使羽扇一挥,一股劲风卷着萧殊就朝外飞去。

    结结实实的摔在了雪地上,本以为如此积雪必然柔软,未曾想竟如那坚实地面毫无区别,只有表面上一层薄薄积雪,底下是玄色冰晶,直摔得萧殊耳鸣眼花,一时爬不起来。

    “此乃吾寻到的一处奇地,玄冰数丈,久年不化,坚如磐石。”

    萧殊心下暗道“你明知如此,还这般摔我,万一将我摔死,我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心里骂为师也是不可”白使冷笑着再一挥羽扇又将萧殊摔了出去,只是平常略有锻炼,还不至于被摔晕,但想要反抗却是万万不能。

    “四肢无力,根骨亦属下等,身体还未长开,我若现在教你,怕十年也难学一成。”白使早就看出萧殊体质,若是寻常,如此体质便是万金让他教授亦不可能,但今日他却真有心好好教一教这个捡来的便宜徒弟。

    “身体是练武的基础,这个可以后天成就,悟性才是武学的门槛,那些只知道苦练的愚人,虽有一身蛮力,但招式粗糙,落了下乘,而只求技巧招式亦不可取,长久也不过是花架子,也是下乘,唯有二者结合,方入了武道,你可知如何才是上乘?”白使虽然讲的头头是道,奈何萧殊对此根本是一窍不通。

    “我不知道。”萧殊冷言以对,木着一张脸,活像个雪雕。

    “在为师面前,你需自称弟子,知道了吗。”白使冷笑两声,他自然知道萧殊虽能忍,但心中对自己只有恨意,莫说听自己讲解,怕是给他一把刀,都能冲上来拼命。

    但他自己也是专横的主,从小黑使处处就让着他,心中已然决定要磨一磨这个小子的性子。

    “……弟子知道。”萧殊强忍着怒气,憋得脸通红。

    “你知道什么,不如说与为师听听。”

    “师父说入武道需苦练与技巧相结合,但师父花容月貌,似那娇弱姑娘,弟子愚钝,莫非武学上乘乃是红妆花容,不费手脚,便将那对手魂也勾了去,师父勾魄之名莫不是如此而来?”萧殊眼珠一转,反唇相讥。

    白使闻此却丝毫没有动怒,反而宛然一笑,弯下身子,右手轻轻抚着萧殊的脸颊,直视着他的眼睛柔声问道“徒儿?你觉得师父美吗?”

    萧殊只觉得身子像是被白使的眼神被定住了一样,魂魄都要被吸进那双眸子里去,脑子里一团浆糊,眼里只剩下了面前这娇俏的容颜。

    他刚要不由自主张口回应之时,只闻竹屋内“啪”的一声,似那空谷炸雷,顿时惊醒了萧殊,他急忙将眼睛撇向了别处,连退三四步,跌坐在了雪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为师既有勾魄之称,你自当小心,莫要丢了魂儿还不自知。”白使收起了笑容冷言道,若非黑使阻止,萧殊怕是还有的难受。

    “武学之道,天资,悟性,苦修,机遇皆可成就,故此世上高手多如牛毛,但真正让为师看得上的,寥寥无几,便如那幽州青子剑,桐州天绝琴,便是为师遇到亦无多少胜算,至于项左权之流,莫看他掌教门主,一合之敌罢了。”

    ……

    萧殊被白使整治了一番老实了不少,时不时还能问几个问题,俨然一副好弟子的模样,对白使的要求也是尽力去做。

    白使盘坐一旁,似睡非睡,但只要萧殊偷懒,翻手就是一颗雪珠砸过去。

    转瞬入夜,皓月当空,子时将至。

    白使起身拂去衣服上的雪转身离去“今天就到这吧,你去对面竹屋休息。”

    “知道了…………弟子知道了。”萧殊喘着粗气,这一天的锻炼着实有些吃不消,虽然没有酸痛之感,但全身都透着无力,一仰头倒在雪地上,望着那满天星斗,一时间思绪万千。

    “你这佛珠且借我一用,明日自会还你。”

    白使又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萧殊面前,饶是他长得绝美,还是把萧殊吓得够呛。

    “拿去拿去,记得明日要还我。”萧殊没好气的把手腕上的佛珠摘了下来,犹豫了一会还是递了过去,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此刻的白使和白天的不太一样。

    白使接过佛珠,飞一样的离开了,完全没有在雪地上留下一丝痕迹,甚至没有带起一丝风,活像个鬼飘过。

    “这么急,干什么去?”萧殊见此却不由被激起了好奇心,远远的看着白使离去的方向,蹑手蹑脚的也跟了过去。

    还好这个地方也不大,且白使去的方向只有一条路可行,不然萧殊百分百是要跟丢的,莫约走了三百米左右,便见到前方五十米处热气升腾,竟是一口温泉,而黑使早就等待在一旁,萧殊连忙弯腰躲在一块岩石之后。

    “你真的要尝试?万一它没能帮你压制住,即便我出手也有很大变数。”黑使有些迟疑,他对白使这种大胆的行为不是很赞同。

    “我决定的,你放心就是了。”

    白使盘膝坐下,戴上佛珠,静待子时到来,黑使紧了紧握着长镰的手。

    萧殊在一旁却什么也听不清,但他不敢再继续靠近,万一被发现说不得就要被灭口。

    就在那皓月升至顶点,白使面色一青,额头青筋毕露,寒意自体内升腾而出,将那温泉热气一扫而空,嗜血杀意,冲击着白使的脑海,告诉他,只要有血,就可以缓解这种冰寒的苦痛,只要有足够多的血!

    :
推荐阅读:神座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神煌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惑乱君心:废材王妃要翻墙 重生美国做灵媒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