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七十九、难题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戒肉僧人一手抱鸡,一手行礼,自称是莲池大师弟子。【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本该把崔凌霜想见大师的事情告知,无奈大师日日为上栗县百姓诵经祈福,实在抽不出空闲,他唯有辜负老夫人所托……

    说罢,他把芦花鸡夹在腋下,如来时那般飘然而去。

    这下可苦了崔凌霜,莲池大师身份超然,对她是想见就见,不想见就拒绝,这特地派人通知一声是几个意思?

    她问白芷,“戒肉僧这话是什么意思?”

    “奴婢猜测莲池大师想让碧落寺出钱赈济灾民。”

    崔凌霜懂了,莲池大师不想见她,又觉得她身份特殊,或许能帮忙做点儿事情。

    就拿兰考决堤来说,洛川下游哀嚎遍野,碧落寺住持却不为所动。大师心中不喜,又不便干涉,便将这烫手活计扔给了她。

    换言之,崔凌霜若能说服碧落寺主持所有行动,日日诵经祈福的莲池大师肯定能抽空见她。

    懂归懂,她仍旧天真的问了句,“大师也许真的只是不想见我,特地派人来知会一声?”

    “姑娘,以大师的身份,你觉得有必要吗?”

    崔凌霜犯难了,自古只有信徒给庙宇捐钱,要让庙宇主动布施似乎有些困难。

    “你说大师为何不主动跟碧落寺主持提起此事儿?要是没有他,碧落寺哪来的香火?”

    “姑娘,大师只在碧落寺挂单,不方便干涉寺内事物。这种事一旦开头,将来若碧落寺出事儿,大师管还是不管?”

    “世外高僧就是把麻烦推给别人,我想见他就得自认倒霉……你说这碧落寺有什么好?除了冷,还是冷,但愿夏日能好些……”

    崔凌霜絮絮叨叨的抱怨了老半天,等她说够了,白芷才问:“姑娘要不要见大师?”

    “见,肯定要见。”

    “姑娘打算怎么办?”

    崔凌霜叹了口气,无由的怀念起上辈子那些不用动脑的岁月。她道:“这事儿我要好好想想。”

    白芷提醒道:“姑娘,杨家在碧落寺没少花银子,主持或许会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帮你一次。”

    崔凌霜摇摇头,祖母骄傲了一辈子,她可不想为了这点儿小事儿糟践人情。

    某日午后,碧落寺的客堂忽然来了两位女香客,她们进门就四处张望,似乎想要寻找什么。与此同时,客堂负责接待的二知客也在打量她们。

    女主子容貌妍丽,穿着打扮也是时下流行的款式。可在言行举止之间依旧能看出一丝局促,显见其家中虽富,门弟却不高。

    跟在她身后的丫鬟看着举止大方,行走间难免有粗鲁之嫌,这愈发佐证了女主子家庭门第不高的猜测。若是高门大户的丫鬟,自幼就受过严格训练,绝不会出现走路带风的情形。

    江南富庶,土财主遍地,二知客推测这主仆两人应该出自某地主家庭。

    他含笑上前招呼道:“不知二位施主有何需求?”

    丫鬟道:“我家姑娘想做佛事,门头让我们来客堂咨询,不知这里由哪位大师负责。”

    二知客道:“我是这儿的二知客,两位想做什么佛事?”

    丫鬟冒失的问:“二知客是什么?”

    一看她们什么都不懂,二知客介绍道:“知客是客堂的主要负责人,掌管全寺内外日常事务和接待僧俗客人等事宜。二知客是知客的助手,协助知客处理客堂日常事务。”

    闻言,女主子开口道:“先前听大师说佛事好似不止一种?”

    二知客面色如常,心里却微微有些奇怪。也不知道这两人从何而来,居然对佛门事务一点儿不懂。

    他道:“佛事一般有两种,给在生者做消灾延寿,或是给往生者做超度。”

    女主子忽然拿出帕子擦了擦眼角,“我想给往生者做超度,还请大师指点。”

    已知两人的目的,二知客拿出专业态度询问起往生者因何而亡,与她们是何关系等一系列问题。

    女主子想了一会儿回答说:往生者是她父母,意外而亡。

    无父无母,也就是说银钱全都自己握着!二知客眼睛一亮,滔滔不绝地吹嘘起碧落寺,说其是洛川流域香火最旺的庙宇。

    佛事超度,全靠修行者的修为,修行者修为程度越高,超度力量越大。针对横死之人,首先需要一场超度法会,不但要请高僧大德,还需要数十位僧众,只有这样才能达到超度的效果。

    其次讲究时间,如果还在头七,法事自然得办到头七结束。如果已经过了头七,得看四十九日还剩多少天。

    之后是请香,佛事中,香是人与佛的媒介。僧众通过虔心焚香设拜,可以上达天听,下及幽冥,感应道交,故而请一款好香十分有必要。

    “碧落寺有数十位高僧大德,所用香烛与皇家寺院一致,要不又怎会有小皇家寺庙之称……”

    二知客把碧落寺吹得天花乱坠,一旁听着的丫鬟沉不住气,问:“这得花多少银子?”女主子补充说,“我要最好的。”

    二知客见鱼儿上钩,得意地竖起一根手指。

    女主子问:“一百两?”

    二知客道:“一万两。”

    他随口说了个天价,就等着女主子开口与他讨价还价。他见多了这种出身的香客,嘴里喊着不差银子,银子不是问题,真到掏钱的时候,完全没一点世家大族的气魄。

    今日遇着特例,女主子根本不还价,直接问:“这钱该怎么给?”

    二知客喜上眉梢,正准备伸手拿银子,一直在暗中观察的大知客开口了。

    他道:“佛门乃清静之地,所得物资皆要供奉佛祖。我们不经手财物,施主若有心超度家人,不妨将银子记入功德簿,既为家人祈福,也为自己积德。”

    女主子抬眼看着客堂门口那个功德箱,丫鬟及时拿出一叠银票,问:“放银票可以吗?”

    二知客猛然看到那么多银票不禁微微咂舌,真是小瞧了这对主仆,一万两开价实在太少。他不禁瞥了眼身旁的大知客。

    大知客显然早有准备,只道:“女施主,还请细细将往生者的情况说与佛祖听。一日佛事一万两白银,若已超出头七,不知姑娘要做多少日佛事?”

    女主子沉吟片刻,道:“往生者已过了头七,连四十九日都已超过,这该如何是好?”

    大知客摆出一副为难的模样,“这情况就复杂了。”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