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七十一、不识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秦元山三个字好似一句神奇咒语,青木听到这个名字就忘了自己是谁。【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脑子里只有多年来父亲始终不曾舒展的眉头,还有母亲听到响动就缩成一团的举止。

    他激动地紧抓崔凌霜,问:“你知道秦元山在哪儿?”

    吴公公说了和青木交手那个人是秦元山,青木却问秦元山在哪儿?这不是见鬼吗?这世上该不会有两个秦元山吧?

    崔凌霜心中打鼓,实在猜不透吴公公与青木唱的哪一出?究竟是吴公公查错人,还是青木在撒谎。

    为报仇雪恨,青木多年来都在寻找秦元山。好容易有了这人的消息,不禁再次问:“秦元山在哪儿?”

    “你捏痛我了!”

    崔凌霜叫着甩开青木的钳制,从这一系列反应感觉不出他在撒谎,他是真的不知道那夜交手的人是秦元山。

    青木松开手,局促的说,“对不起,我太着急了,你是怎么知道秦元山的?”

    崔凌霜没好气的问:“你可记得秦元山是何模样?”

    青木怎么会忘记,秦元山是虎啸镖局功夫最好的镖师,也是虎啸镖局最与众不同的人。

    镖局里人人都是短打扮,唯有他喜欢穿长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谁家公子。

    每次走镖归来,有家的归家,没家的去窑子里发泄多余的精力。他还是与众不同,非得去最好的地方找小姐。据说那些地方的小姐就给客人唱唱曲,弹个琴,连手都不能碰……

    青木这么一说,秦元山的形象一下子丰满起来。崔凌霜又问:“具体容貌你可记得清楚?”

    “记得,烧成灰我都记得。”

    “真的,你能画下来吗?”

    青木迟疑了,越是亲近之人,越想不起模样。他道:“我画不出来,但只要他站在我面前,我就知道是他。”

    崔凌霜笑了,瞬间想通了整件事儿。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话其实是骗人的。对不同阶层的人来说,管你读书多少,在下等人眼中都是气质有才华的。

    对于同一阶层的人来讲,气质这种玩意,外貌和打扮占了很多因素。

    记得初见京城第一才女王卉,由于其效仿魏晋名士,打扮上以舒适为主,通身素雅,连支发簪都懒得插。

    很多人,包括她在内,都误把王卉这模样当成了丫鬟。她甚至问别人哪个府邸的丫鬟穷的连发簪都没有……

    吴公公没有认错人,青木认不出秦元山有部分原因和她认不出王卉一样。

    青木记忆中的秦元山一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这会给他造成一种印象,觉得秦元山出卖一切是为了财富和地位。当看到紧跟卫柏的长随时,他怎么也无法把两种身份联系到一个人身上。

    从刀口舔血的镖师变成身不由己的奴才,这绝不是青木为秦元山假定的生活。无论怎么想,他都猜不到秦元山会给侯府当奴才……想不到,自然人在面前也认不出。

    崔凌霜很快就想通了其中关节,嘴里说的还是那句话,“答应我,三年不动秦元山!”

    青木恨不得立即冲出去手刃仇人,同崔凌霜对视了半晌后,被其眼中的坚决说服。最终低声道:“我答应你。”

    崔凌霜又说:“我要你以青桑的性命立誓。”

    青木毫不犹豫地的立下誓言,随后说,“二姑娘既不信任我,又何苦让我替你办事?”

    崔凌霜不想同他掰扯那么多,开门见山地告诉他,秦元山就是一个跟在卫柏身边的长随。

    青木跟踪李成思时,无数次瞧见卫柏身边的长随,实在想不通那个憨厚汉子怎么就成了秦元山?

    记忆中的秦元山又瘦又高,在一堆镖师里特别出众,如今怎会变成个那么普通的长随?

    他不信,不断地质问崔凌霜为何要撒谎?

    崔凌霜神色坦然的问他,最后见着秦元山的时候年约几岁?虎啸镖局的镖师大多是什么模样?

    并肯定的说,吴公公不会查错人。若那人不是秦元山,又何苦将后背上能证明他是虎啸镖局镖师的纹身割掉?

    青木最后见着秦元山的时候不到五岁,任何一个成年男子在他眼中都是高大威武的。他觉得秦元山出众,那是因为每个人都在说秦元山与众不同,他那个年纪又怎能分辨一个人是否出众。

    一番自省之后,他有些无颜面对崔凌霜,更无颜面对死去的父母。仇人近在眼前,而他却陷入思维误区,错以为秦元山会躲在某处大富大贵……

    “我出去静静!”

    崔凌霜没拦着,所有背负命运的人都会在挫折与苦难中成长,她希望青木能想明白。

    两日后,青木回来了。手里提着只野兔,背上还背着很大一捆野草。他翻墙而入,却被早起的崔凌霜撞个正着。

    两人尴尬地对视了片刻,崔凌霜主动说,“你这是负荆请罪?兔子是拿来吃的吗?”

    他道:“吴公公留下的毛驴要草料,兔子顺手捉的,姑娘不是吃素吗?”

    崔凌霜冲他嫣然一笑,转身回屋练字,好似不记得他把事情屡屡办砸一样。

    青木实在搞不懂崔凌霜到底怎么想,喃喃道:笑的挺好看,为什么我会心里发慌。

    喂了毛驴,烤了兔子,又帮几个丫鬟解决了院子里所有体力活,甚至修缮了一下屋顶,他才主动去崔凌霜房间辞行。

    “二姑娘,我今夜赶去兰考,探明情况再回来禀告。”

    崔凌霜摇摇头,又一次将他的卖身契递出,“写信告知即可。”

    青木有些受伤的问:“这是对我办事不力的责罚?”

    崔凌霜有心试探他,不禁叹息道:“我既把事情对你如实说出,你就该知晓归宁侯府动不得。你杀了秦元山,等于断了吴公公查案的线索,你觉得他会如何对你?”

    青木着急的说,“我已发誓,自然会遵守誓言,莫非你不信我?”

    崔凌霜不为所动,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问:“你是个有野心的人,甘愿为奴不过因青桑之故。如今知道仇人在何处,青桑也有了安身之所,你怎么不走了?跟癞皮狗似地,放你走还要问个究竟?”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