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六十八、鸳鸯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崔凌霜对发生在上栗县的事儿一无所知,她每日醒过来就去与庵堂众尼一起听早课,之后的时间全部用来练字。【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短短几日,带来的宣纸就已所剩无几。她让白芷下山去买,老夫人却说不急,会有人给她们送来。

    眼见天气渐冷,一干女眷已经在山上待了十日有余。老夫人不曾携带冬衣,又不说何时下山,这让崔凌霜很是纠结。

    她好几次想出口询问崔氏那边有没有事儿发生,又觉得老夫人不提肯定有不提的道理。倒不如将此事当成锻炼心性的契机,任由疑问塞满心口,也要强迫自己把到嘴的问话咽回肚中。

    第十三日,老夫人的胞弟来了。从侧门入,身后带着的小厮挑着整整两担账簿。

    老夫人并未让崔凌霜出来请安,若不是白芷说起,她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

    第十四日,老夫人面朝杨家方向焚香烧纸,撒水米祭拜先祖。之后闭门不出,丫鬟送进屋的饭食纹丝不动。

    第十七日,不等崔凌霜去请安,老夫人那儿早已收拾好行囊,早膳过后便启程回家。

    她把崔凌霜喊到院子里,轻描淡写的说,“你三叔公外出遇刺,至今还昏迷不醒,我得赶回去参与宗族事物。”

    崔凌霜心知事情办成了,吴公公派人传来了消息。她抬眼看着老夫人,十分想知道吴公公是怎么下的手,整件事儿的走向是否同先前猜测那样?

    老夫人并未给她答复,只道:“这几日表现的不错,长此以往,你肯定会有出息。”

    眼见祖母说完就走,她膝盖一软,面朝其背影跪下,道:“孙女不孝,让祖母操心了,还请一路珍重。”

    老夫人头也不回的说,“进去吧,山里冷,别惹了风寒。下午会有人给你送宣纸,好好练字。碧云寺那边我已过问过了,莲池大师见与不见,端看你造化如何。”

    山上黑得很快,午膳刚过不久,天色看起来就像傍晚。听到有人轻轻扣响侧门,白芷和蓝黛都有些害怕,总担心会是山上的精怪幻化成人过来敲门。

    青桑跑去开门,就见个花枝招展的中年妇人牵着头小毛驴站在门外。毛驴上驮了个人,两侧各挂着一摞高高的宣纸。

    妇人道:“你可以叫我七婆,你们主子在吗?”

    这人说着就往里走,青桑想拦又觉得七婆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当毛驴经过她身旁时,被绑的人脸面朝下,瞧不清模样,背影却给她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奴婢这就去喊姑娘,您稍后!”

    片刻后,崔凌霜恭恭敬敬的将吴公公迎进院子。一面儿吩咐素秋泡壶好茶,一面儿让青桑找个房间把青木妥善安置。

    听说毛驴背上的黑衣人是自家哥哥,青桑“嗷”地一声就朝人扑了去,慌乱地忘了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崔凌霜显然比她镇定,一直等到素秋将茶端到屋里,才问:“公公,青木怎么会和你一路?”

    吴公公端起茶呷了一口,满足的说,“这问题你问他,要不是咱家碰巧出现,他只怕早成了洛川江里的浮尸。”

    崔凌霜笑着问:“请问公公碰巧在哪儿遇见的他?”

    “上栗县衙,他扮作贼人绑架了李修。接着又随流匪冲入官仓,抢劫了官粮。”

    崔凌霜被这消息惊得一愣一愣,半晌才问:“他绑李修作甚?”

    吴公公翘起兰花指,轻轻弹走茶水上的浮沫,漫不经心的说,“二姑娘的奴才,咱家怎会知道?”

    崔凌霜最烦和吴公公说话,通常说了半天,却像什么没说的一样。

    她开门见山的问:“听说三叔公病了,公公可否告知什么病,会不会好。”

    吴公公反问:“你问这个干嘛?”

    “祖母说父亲会成为族长,她的心思都得用在父亲身上,照顾不了我了。”

    吴公公瞥了崔凌霜一眼,都说红颜祸水,这姑娘招祸的本事挺强。一旦没有家人和宗族的照拂,她确实该好好思考一下未来。

    “二姑娘希望二老爷成为族长吗?”

    崔凌霜点点头。

    吴公公放下茶杯,摆出一副“那不就得了,你不能好事占尽的”表情。

    接着解释说:族长名曰遇刺,真实情况却是与女子行房时乐极生悲陷入昏迷,俗称:马上风。

    族长被送回三房后,张氏隐藏消息只说身体不适养几日就好,直到瞒不住了才让通知族老开会商讨个章程。

    大儿子崔哲已经写信通知了崔鹄和崔颢,洪灾刚过,道路不通,书信估计未到京城。但有一点吴公公肯定,书信送达那日,弹劾崔鹄的折子也会放在圣上案前。

    崔鹄自顾不暇,无法分身处理宗族事物。崔颢官小言轻,指挥不了祖宗决议。

    吴公公的办事手段让崔凌霜十分惊讶。三叔公是个非常自律的人,对族规一向以身作则,怎么可能会发生马上风这种事?

    她忍不住问:“那个与三叔公在一起的女子是何人?”

    “鸳鸯。”

    闻言,崔凌霜觉得自己的小心肝有些不堪负荷。嘟囔道:“鸳鸯是三叔公的人?这怎么可能,她跟在祖母身边那么多年,哪有时间与三叔公私会?”

    吴公公很是得意的说,鸳鸯最早是族长的人,后来转投老夫人。族长对此并不知情……他不曾把话说完,就见崔凌霜一脸不信的表情。

    能让族长全心信任,并且只身赴约,鸳鸯肯定还是他的人,并未真心投靠祖母!想必吴公公也知晓这一点儿,这才能计谋得逞。

    有一点她十分想知道,鸳鸯伺候了老夫人近十年,期间基本不与族长联系,为什么依旧能那么忠诚?

    吴公公说,鸳鸯当年并没有被卖到崔氏,她去了更为不堪的地方……族长对她来说就是再生父母!

    听了这个,崔凌霜更好奇了,问道:“公公,你既知三叔公就好似鸳鸯的再生父母,两人之间的关系经得住考验,请问你是如何说服她的?”

    吴公公翘起的兰花指放了下来,问:“二姑娘,你对咱家的手段很好奇?”

    崔凌霜瞧着吴公公皮笑肉不笑的的模样,突然很感谢卫柏证据确凿,直接送她去刑场,并未经过天章阁秘审。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