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五十七、相送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高涵前脚离开,老夫人带着崔凌霜就要回府。【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张氏这期间始终保持沉默,似乎在琢磨老夫人为何要如此。

    听说要走,崔凌霜恳求老夫人让她与三房姐妹道别。

    “祖母,能让孙女同姐妹们说上两句话吗?今日一别,再见面不知何日,我给大姑娘准备的礼物至今还不曾送出……”

    老夫人默许了她的请求,只见她从白芷手中接过书箱,慢慢走到崔凌月面前。

    前几日蓝黛要看徐派作品,她让李修帮忙去找,今日挂在枝头的“画帘”正是她要的那些画作。

    李修思虑周全,让她拿了这些画作去找崔凌月,用以弥补双手空空的遗憾。

    她道:“姐姐,琴课换了新夫子,画课正在讲渲染……这些画作是我特地从书局搜罗来的徐派作品,给姐姐留着鉴赏最好不过……”

    闻言,崔凌月微微一愣。

    琴棋书画,崔凌霜就琴技还行。这人根本不喜书画,又怎么会花心思去书局找徐派作品当回礼送来?

    想到今日发生的事情,她压下心头疑惑,含泪接过书箱。动情地说,“我一会儿送你出去,若得了空闲,定去水月庵找你说话……”

    “谢谢姐姐,”说罢,崔凌霜朝崔凌雪走去。

    崔凌雪对崔凌霜没什么好感,也谈不上多讨厌。想到崔凌霜会因莫须有的罪名去庵堂清修,她隐隐有几分内疚。眼见这人走来,她别扭的侧过身体,佯装什么都没看见。

    崔凌霜识趣的止步不前,问道:“还记得跪祠堂那日的誓言吗?今日我并未违誓,妹妹却如此对我!今日之后,望妹妹一路走好!”

    堂上众人皆不知崔凌霜对崔凌雪说过什么誓言。

    姚溪怡记得清楚,崔凌霜说过不会同三房几个姑娘争抢夫婿,难道她今日所为皆因守誓?

    如果真是这样……

    姚溪怡偷偷瞥了崔凌雪一眼,后者果然想起了这一茬,小脸红了又白,可见心情十分矛盾。既不想领情,又不得不承认崔凌霜的确遵守誓言,并未同她争抢夫婿。

    偷鸡不成蚀把米,姚溪怡成功让两房关系跌入冰点。她也因此暴露了内心深处对崔府的怨恨,成为整件事的罪魁祸首。

    一旦崔凌雪想到这个,定会将所有情绪宣泄在她身上才会罢休!

    崔凌霜说完就走,崔凌月不管众人目光,紧随她离开了容华堂。

    当两人离去的背影彻底消失时,崔凌雪的目光落在了姚溪怡身上。

    姚溪怡眼观鼻鼻观心,装出无辜的模样,心里却清楚这是三房关起门处理“家事”的时间。

    以她对张氏的了解,回姚家是不可能了,三房不会如此便宜她。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来说,最差的结果是被逼着嫁人。

    嫁给那种崔氏女看不上,却又需要笼络的人。某个行将就木的老头,某个得势的奴才,或者有特殊嗜好的权贵……

    不管什么人,她肯定会在未来受尽屈辱与折磨,这就是得罪世家大族的下场。

    老夫人不喜欢待在三房,刚出门就加快了脚步,留出时间让崔凌霜与崔凌月慢慢叙话。

    崔凌霜道:“今日多谢姐姐伸出援手,若不是你把祖母请来,我肯定会挨板子。”

    崔凌月一脸严肃的问:“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为何宁愿去庵堂清修也不愿把事情讲清楚?”

    崔凌霜叹了口气,将事情仔细说了。

    崔凌月听后十分憋闷,“姚溪怡疯了?真是养不家的白眼狼,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崔凌霜道:“正因为损人不利已,我们才对她失了戒心,让这种计划得逞。”

    崔凌月想想也是,若众人都防着姚溪怡,四叔府上的恶犬又怎会被她轻易偷走。

    “霜妹妹,世子一表人才,将来还能继承王位。以你的身份入府,好一点是王妃,差一点也能封个侧妃,你真不动心?”

    “姐姐,明眼人都能看出凌雪对世子的心思,我又岂会不知?既已发誓不会跟你们姐妹相争,我自当遵守誓言。”

    崔凌霜说谎就跟真的一样,这话听在崔凌月心中简直比蜜还甜。只听后者再次说道:“妹妹,日后若有事相求,姐姐定会鼎力相帮。”

    “姐姐,三年不算太长,我们京城见。”

    京城见面?崔凌月自以为捕捉到什么信息,试探性地问:“妹妹今日全靠修哥儿才得以脱身,倘若他对你起了心思怎么办?妹妹原本的衣裙可还落在他那儿。”

    崔凌霜反问:“姐姐觉得修哥儿如何?”

    “我与他交往不多,只晓得姚溪怡私下喊他黑鱼精,说他滑不溜丢。”

    “黑鱼精?”崔凌霜重复了一遍,觉得这绰号很是贴切。

    她道:“我看修哥儿前途无量,姐姐若是进京,大可住在李大人府邸,省得瞧见四婶就心烦。”

    崔凌霜知道李修高中榜眼,对他的评价自然很高。

    崔凌月以为两人暗生情愫,笑着说,“秋日祭之后我便上京,到时候喊了修哥儿同行……住进李府倒也清静。对了,衣裙要我帮你讨回来吗?”

    崔凌霜抿嘴一笑,“他是端方君子,自然会想办法还我衣裙。姐姐若是去讨,倒让他难堪了。”

    听见崔凌霜帮李修说话,崔凌月玩心大发,又问:“若是不还呢?妹妹嫁给他?”

    “不过是套衣裙,我若不认他又能如何……实在不行我就待在庙里不嫁。”

    “哎……”崔凌月瞧着近在咫尺的长房大门,道:“三年清修,妹妹珍重,若有妙法度日,还望来信告知。”

    崔凌月以为,庙中清修与她入宫后的生活有着几分相似。说来都是一个“苦”字,一个熬身,一个熬心。

    崔凌霜拍拍崔凌月的手,“姐姐掌心厚,福泽厚,熬不了几年就能嫁入王府。至于那熬日子的妙法,自打铁了心破罐子破摔,这世界对我而言豁然开朗。”

    破罐子破摔,崔凌月觉得这话妙极。想到崔凌霜今日在容华堂的表现,昔日那个软糯的妹妹似乎真的不见了。

    她含泪目送崔凌霜入府,今日一别,又有谁知晓三年之后将会如何!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