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二十七、琴技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高涵样貌极好,与生俱来的贵气让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只听他道:“季夫子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比试开始后,两位琴童负责点评,由我决定获胜者是谁,你们可还有疑问?”

    为显矜贵,女学子们只听不说,默认了季夫子临行那番言语。

    男学不一样,见女学子都在看高涵,不免都有些失落。李修倒是高兴,因为崔凌霜的视线至始至终只在他身上停留过。

    忽闻男学一人道:“季夫子可曾留有点评标准?若两人旗鼓相当又该如何?”

    高涵道:“季夫子确实留有标准,我暂时不能言明,谁愿意第一个演奏?”

    男学那边问完便陷入了沉默。崔凌霜稍一琢磨就想通了原委。

    季家是皇亲国戚,季夫子手上的古琴珍贵无比。这样一个物件儿人人想要,也因如此,稍微有点儿脑筋的男子都不会参赛。

    赢,同女子争抢古琴;输,居然不如女子。

    这般两面不讨好的事情,谁愿意尝试?倒不如大方地把机会让给女学,看姑娘们比试才艺岂不有趣?

    再说了,秋日祭还有琴技比试,考校者更多,要赢也得在那种时候赢。

    “我来试试。”

    说话的人是姚溪怡,琴技一般,绝无获胜的可能。选择第一个演奏,其目的是引起男学那边的注意。

    她六岁被母亲送来崔氏,只说跟祖母学习规矩。

    那时年纪小,瞧着吃穿用度与崔氏嫡女一样,祖母又是族长夫人,她天真的以为这辈子都能过的和崔氏嫡女一样。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该定亲的年纪,门当户对四个字就像当头棒喝,彻底结束了她的美梦。

    她是嫡女,却不姓崔。姚家穷,姚笙只是个举人,她即便顶着崔氏外孙女的名头也嫁不到好人家。

    眼见崔凌月要入宫,崔凌霜在京城有侯府表亲,崔凌雪根本不愁嫁……她唯有强颜欢笑,暗自期盼能借崔氏表小姐的身份找到如意郎君。

    正如崔凌霜猜测那样,她真的在族学里瞧上了一人。

    郡守幼子,未婚妻还未过门就死于恶疾。这样的身份娶她当正妻不算委屈,只不过得男方主动。

    今儿琴课,难得朝前坐了两个位置,得了个露脸的机会,却被姗姗来迟的崔凌霜给毁了。

    好在老天爷对她不薄,把那该死屏风给撤了。可惜姑娘太多,想要引起郡守之子的注意非得出奇招才行……

    眼见男学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她信心满满的拨动了琴弦。几乎在同一时间,琴童的点评与琴声一起传出。

    “梅花三弄。”

    “人家刚拨弦,你凭什么说是梅花三弄?”

    说话这两人一个唤阿鸾,一个唤阿凤,正是季夫子留下的琴童。平素甚少见她们言语,只知她们跟了季夫子近二十年,琴技非凡。

    姚溪怡确实选曲《梅花三弄》,刚拨弦就听到琴童点评。一时有些心慌,只想着如何不出错,完全忘了要投入感情才能弹好。

    曲子过半,阿鸾和阿凤的点评从未停止。

    阿鸾道:“指法尚可,好歹知道这首曲目该怎么弹。”

    阿凤说:“指法不过是基础,第一个站出来的人莫非还会弹错?”

    阿鸾,“她就只剩指法了,不点评这个还能说什么?”

    阿凤,“瞧你这话说的,我相信她后半段还是有希望弹奏出梅花不畏寒霜、迎风斗雪的顽强品质。”

    阿鸾:“但愿吧!”

    姚溪怡强撑着弹完曲子,巨大的压力让她整个人都虚脱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弹得如何。

    琴童也不落井下石,耐心地等着下一个人演奏。

    自打见识了两个琴童对操琴者苛刻的点评,原本跃跃欲试的姑娘们全都偃旗息鼓,歇了争胜的心思。

    在她们看来,第一个演奏的姚溪怡实属不易。若让她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一边弹琴,一边被点评,她们只怕还不如姚溪怡。

    高涵对两个琴童的行为并不意外,发觉女学这边一片死寂,不禁满怀期待的问:“还有谁要演奏?”

    崔凌霜来上课的目的已经达到,完全没有参与比试的想法。见她如此沉默,第二个站出来的是崔凌雪。

    这里是崔氏族学,崔凌雪自觉在这种时刻就该挺身而出,用行为向众人宣告——崔氏有人!

    她的选曲很特殊,宫廷小调《晚钟》。这首曲子只限在京城流行,稍微偏远的地方根本就没人听过。为避免被阿鸾,阿凤干扰,她刻意不去听两人在说什么,很快进入了演奏状态。

    不多时,她惊讶的发现高涵熟悉这首曲子,并用手指轻敲琴台帮她合拍,一时间心情愉悦。

    美好的情绪加上娴熟的指法,让这曲《晚钟》完成度非常之高,几近于完美。

    一曲结束,阿鸾道:“选曲不错,完成的也不错,《晚钟》胜过《梅花三弄》。”

    阿凤却说,“意境不错,相较《梅花三弄》这种经典名曲,其技法实在简单。我觉得两者水平差不多,不分高下。”

    “你故意抬杠,不分高下如何点评?”

    “我不过就事论事,怎么算跟你抬杠,难道我说的有错?”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辩起来,约莫一盏茶时间,阿鸾才说服阿凤,崔凌雪的琴技胜于姚溪怡。

    第三个站出来的姑娘姓王,珠宝商之女。这个常被奚落一身铜臭味的姑娘琴技不错,选了首季夫子早年自编的曲目。

    她以为这番取巧能胜过崔凌雪,怎知阿鸾,阿凤十分公正。多方分析之后,她们还是认为崔凌雪的《晚钟》更胜一筹。

    众人见两个琴童的点评虽然犀利,胜在有理有据,毫不偏颇,原本不打算比试的心又被撩拨了起来。只是每次长达一盏茶的争吵式点评,着实让人无可奈何。

    几曲之后,又一个姑娘站出来说想要比试。不等她开始演奏,以崔凌雪为首的嫡女们不知谁说了句,“族学只让你们上课,没让你们说话。”

    姚溪怡看了眼站出来的姑娘,补充道:“也不知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儿,没规矩好像会传染一样。”

    崔凌雪什么都没说,“噗嗤”一笑,用轻蔑的笑声表明了态度。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