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二十六、琴仙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崔凌霜磨磨唧唧的走到两仪廊,素日空荡荡的廊内早已坐满学子。【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只见南院学子靠左,北院学子靠右。季夫子面朝北院女学居中而坐,后背处摆了个起避嫌之用的屏风。

    她的到来惹得众学子窃窃私语:“不是说在跪宗祠吗?怎么还来上课?”

    “估计没去,你见过谁跪满三日还有力气跑出门抛头露脸?”

    “嘘,你们可别忘了谁在男学?”

    “你是说最近回来参加秋日祭这些个公子?”

    “你居然不知道三房修哥儿的事儿?”

    “那不是庶子吗?快给我说说……”

    结合上辈子惨痛经验,她知道廊内的女学子这一刻全成了朋友。

    论女子间的友谊如何维持?相互吹捧,说同一个人的坏话。

    论女子间的友谊为何决裂?长得比她漂亮……

    很不辛,她是被说坏话那个,也是长得漂亮那个!好在内心足够强大,可以无视众人议论,稳稳地朝季夫子下方的首座走去。

    原本坐那儿的崔凌雪和姚溪怡全都要站起来挪开让她。

    崔凌雪还好,长幼有序的规矩深入心底。即使不喜欢崔凌霜,她也不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姚溪怡就不行了,好容易得了机会在男学众人面前露脸,偏偏有扇屏风将两边隔开。若坐的靠前一些还有希望被男学那边瞧见,如今往后挪了一个位置,刚好在视线死角,她不恨崔凌霜还能恨谁?

    两人擦肩而过时,她道:“我最讨厌你这种人。”

    崔凌霜先是一愣,随即反唇相讥道:“男学那边基本都是亲戚,不知表姐看上了哪位?”

    “关你什么事?”

    “没事儿,反正他们都只会看我。”这话可是轻狂到了极致,姚溪怡恨恨地剜了她一眼,又不得不认怂。

    平心而论,崔凌霜长得真是好看。一条樱色的衣裙衬得她眼若星子,肌映流霞,有种大病初愈后的病态美。这样的美人儿,女子都想多看两眼,更别提男子!

    “天狂有雨,人狂有祸,表妹还是低调些好。”

    “对你,我有低调的必要?”

    姚溪怡克制住想要打崔凌霜耳光的冲动,低语,“你迟早会后悔。”

    崔凌霜根本不在乎姚溪怡的威胁,径自走到季夫子跟前行礼问好,高傲的好似女王。

    季夫子也曾是名动京城的美人,崔凌霜与姚溪怡那点儿小动作并未逃过她的眼睛。

    本以为崔凌霜会因众人的态度有所改变,见其神色平静的落座调弦,完全不在乎他人眼光。不禁收起想要出口的话语,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自古红颜多薄命,美貌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柄双刃剑。

    初见崔凌霜,她觉得此女福薄,命运好坏全系于找了个什么样儿的人家。今儿再见,人还是那个,气质却有了改变。若能一直如此,只怕是大有作为。

    眼见到了上课的时辰,她缓缓告知众人。今儿改课只因家中有事儿,须提前返京,这是她在崔氏最后一堂课。

    话音刚落,讨论声此起彼伏。

    崔凌霜早知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倒是李修与崔元培的对话引起了她的兴趣。

    崔元培是崔凌雪的嫡亲哥哥,替父参加秋日祭,刚从京城回来没几日。只听李修悄悄问他,是不是宫里有事儿发生?

    崔凌霜惊讶于李修的政治敏锐度,想知道崔元培会如何回答,借以推断四叔的手有没有伸到宫中……

    她竖起耳朵认真倾听,怎料高涵打断两人的交谈,插嘴道:“季夫子要走,我们今儿有耳福了!”

    季夫子素有琴仙美誉,授课至今,甚少弹琴,若她肯为大家演奏,想想就令人兴奋不已。

    事情和高涵预料的一样。

    季夫子要走,为弥补秋日祭不能到场的遗憾,她会为大家演奏一段儿,并将手中古琴送给在场琴技最好之人。

    话音刚落,两仪廊内的学子沸腾了。

    今日不但能听琴仙演奏,还能下场竞技获得古琴,争胜的情绪瞬间激荡在很多人心头。

    琴声悠悠响起,听不出什么曲目,应该是季夫子随性演奏,只觉乐音间充满了生机与欢愉。

    崔凌霜放空心思,任由自己沉浸于音乐之中。

    听着听着,只觉天气放晴,春分拂面,缤纷的花瓣随风顽皮的跃入她发间。一叶小舟载着她在江面飘荡,每过一处,原本灰黄色的土地便会长满绿草。

    一眨眼,绿草如茵,宛如大海。金黄色的树种从天而降,落入草地,发芽抽枝,再眨眼就成了苍天巨树。

    随着琴音由高转低,大树周围忽然充满生机,只见蝴蝶穿插,鸟儿筑巢,松鼠抱着果实在枝头跳跃……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崔凌霜从季夫子的琴声中听到其对生命的诠释,正盼着巨树还能开花结果时,琴音戛然而止。

    抚琴的季夫子轻语,“今儿先这样,后面的时间归你们了。

    崔凌霜愕然,好奇季夫子为何不将乐曲演奏完毕。她诠释的生命有荣无枯,有春夏无秋冬,这是为什么?

    因为期盼生命永远欣欣向荣,充满希望?还是内心世界在逃避生老病死这残忍的结局?

    季夫子无视学生的窃窃私语,只道:“接下来的演奏,琴童自会点评,她们跟了我多年,请相信他们。”

    说着朝高涵招招手,轻声对他耳语数句。又道:“为显公平,我把获胜者必须具备的条件告诉了高公子,古琴也交由他保管,待会儿便由他说了算!”

    高涵的身份早已不是秘密,他不愿说,众人假装不知。季夫子把最终评审权交给这位身份高贵又非宗族之人,众人都觉公平。

    绵绵细雨中,季夫子独自撑伞离去,恣意随性的态度很是让人羡慕。

    高涵背着双手坐到季夫子的位置,首要之事便是撤掉屏风。他嫌弃崔氏礼教太过严苛,族学正儿八经的弹琴交流,实在没必要那么刻板。

    屏风一撤,女学这边半数姑娘满面含春的低下脑袋,似乎被男学那边看清容貌是件很不好的事儿。

    高涵暗中撇嘴,总觉江南世家女格局甚小,不如京城贵女大气。崔氏两位嫡女还算不错,崔凌霜低头调弦,崔凌雪骄傲地同他对视了一眼。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