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先关进慎刑司

    夏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晚,等到明月高悬时,屋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司公,这是最后一个了。”方七看着脱力的宫女被送出去在心中盘算了一下,侧头小心地提醒道。

    束和坐得笔直,眼眸微垂,似是有些走神。

    听到他的话,束和才将视线投向地上几近昏迷的徐婕妤。

    女子间的打斗真是格外凶残的,还会用很多阴招。

    也不知道徐婕妤平时到底做了多少孽,身边的那些宫女都恨她入骨,没有一个下手留情的。

    束和并没有绑着她,而是仍她们厮打。

    尽管如此,徐婕妤也只有挨打的份,甚至因为反抗,被打得更惨了。

    宫女们的力气,可不是身娇肉贵的她可以比拟的。

    经过几场惨烈的厮打后,徐婕妤的头发乱成一团,完全看不出发髻的模样,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就连外衣都被扯破,露出里面玫红色的肚兜。

    她躺在地上,疼得缩成一团。察觉到束和的视线,徐婕妤惊慌地叫了一声,慌乱地拉扯着外衣,想要把自己外露的皮肤盖起来。

    但是那件衣服早就被宫女们的愤怒撕成了布条,她便是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她紧紧地闭上眼,抱住自己的肩膀,缩成更小的一团,瑟瑟发抖起来。

    然而束和的视线只是一扫而过,甚至没有看第二眼。他转头看向方七,开口吩咐道:“先把她送到慎刑司关起来。”

    “是。”

    听到方七应了,束和本准备离开,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开口道:“给她一件外衣。”

    方七一怔,却还是应了。

    他的话让地上鸵鸟似的人,有了动静。

    徐婕妤的目光投注到束和的背影上,那眼神中竟然有着感激。

    束和很快消失在了门口,屋里恢复了一片安静。

    等到太监将徐婕妤送到慎刑司时,夜已经很深了。

    值班的小太监将伤痕累累的徐婕妤关进牢房,却突然犯了难。

    按照惯例,有新人被送进来,他们要第一时间禀告给安公公的。但是这会都已经是深夜,安公公多半已经睡下了。

    但是,安公公对待公事又是格外认真的。如果没有第一时间去回话,也怕是会……

    小太监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先去安公公的卧房前看看情况。

    一到门口,见里面已经黑了灯,小太监心中一凉,更是挣扎起来。他盘算着这个时间,估计对方已经睡熟了,在门口转悠了两圈,还是决定明早再来。

    正是这时,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何事。”

    安子披了一件外衣,从卧房出来。他语气冷淡,面上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安……安公公!”

    他如同鬼魅一样出现,把小太监吓坏了,他慌乱地下跪行礼,膝盖磕到青石台阶上,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安子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冷淡地看着他。

    疼痛让小太监回过神来,捂着膝盖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开口:“安公公,是……是送来新人了。”

    “谁。”

    安子抬脚便向着牢房的方向走去,扔下一个字。

    “徐婕妤,是徐婕妤。”

    小太监赶忙跟上安子的步伐,他的膝盖还疼得厉害,几乎是一蹦一跳地前进。

    “何事。”

    他的狼狈并没有让安子放慢步伐,不过安子也没有叱责他的失礼。安子不紧不慢地走着,步调平稳。

    徐婕妤的恶名传遍后宫,就连小太监刚刚看到送来的人是,也暗暗骂了一句‘活该’。

    安子听到这个名字却没有丝毫诧异,似乎万事不入心,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徐婕妤使用巫术,谋害皇嗣。”小太监吃力地跟上,听到安子的问话,忙开口回答了。

    “何事。”

    安子重复了问话,甚至连语气都没有变。

    这小太监在他手下做事已久,即便他的话语简洁,小太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又往前蹦了两步,视线扫过周围,压低了声音道:“回安公公,今日下午,徐婕妤在御花园羞辱并掌掴了夕涵姑姑,还……”

    小太监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安子扫过来的视线,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匕首,抵在他的喉咙处,似乎下一秒就会要了他的性命。

    安子停住了步伐,只一瞬便收回了目光,他动动嘴唇,声音似乎冷了几分:“接着说,一字不落。”

    “是……是,安公公……”小太监偷偷喘了一口气,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他的语气更谨慎了几分,斟酌了词句,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安子没有再转头看他,只是那面上的表情愈发地冷了。

    牢房离得并不远,不多时便到了地方。

    “安公公,徐婕妤如今被关在这件牢房,您看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吗?”小太监指了指幽暗的屋子,谨慎地询问道。

    安子没有说话,从一边的墙上取下一把锋利的匕首,抬脚便进了牢房。

    小太监一吓,忙跟了进去。

    牢房里光线昏暗,只能看到角落有着模糊的一团。

    安子提着匕首进来,视线扫过一边的灯台。

    小太监最会察言观色,见他不满意,忙上前将灯点上。

    缩在角落的一团被光线刺激,挣扎着抬手挡住眼睛。

    “哪只手?”

    安子的声音似乎仍旧平静,但是让人听着,却有种被扼住咽喉的窒息感。

    相较于小太监的不安,徐婕妤明显受到了惊吓,一种仿佛被野兽盯上的凉意窜上心头,她本能地恐慌起来。害怕地往角落缩了缩,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瞧着安子。

    经过下午那几位宫女的报复,徐婕妤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绵延不绝的疼,而这浑身上下的疼也把她身上的高傲给磨得差不多了。

    如今的徐婕妤丝毫没有了嚣张的气焰,就像惊弓之鸟。

    安子几步走过去,低头看向她,目光冰冷,动动嘴唇,道:“那只手打的?”

    “没……我没有……我没有!”徐婕妤拼命的摇头,将脸埋进手中,身体颤抖不已。只这两句话,声音便带了哭腔。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