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三章 被掌掴、落水

    束和在重华宫的势力,着实让夕涵吃了一惊。【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不过束和也说,并不是所有的宫他都有那么大的掌控力。不过每一宫都有明线与暗线,消息还是非常灵通的。

    至于重华宫能顺利安插那么多眼线,也是因为柳妃的入宫时几乎与娘家决裂,身边所有服侍的人都是宫里配给的。

    再加上柳依依不是个手段厉害的,这几年也没有成功收复几人。

    束和在宫里沉浮多年,一眼就能看出来什么样的女子能得宠,所以第一时间就把心腹之一宝千安排了过去。

    所以,宝千从柳依依还是一个秀女的时候,就在身边侍奉了,自然极得她的信任。

    有太监总管的加持,当然是想安排什么人,就安排什么人。

    不过因为有华悦的存在,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还是有所收敛的。

    毕竟钉子埋得越深,才越有作用。

    而华悦这人虽说算得上忠心,却也不是一心一意侍奉柳依依的。

    夕涵回忆了一遍束和的嘱咐,一抬眼已经到了御花园。

    玉儿显然是常来的,拉着夕涵一株株观赏起来。

    十三原本不远不近地跟着,见她们玩了起来,便上前将两人的篮子接了过去。

    两人正溜达着,却听到不远处有声音。

    玉儿本打算去凑个热闹,仔细听了声音后,却脸色大变,拉着夕涵便要走:“是徐婕妤,我们快走。”

    “什么?”夕涵被她弄得一怔,还没有来及反应,身后却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那边的,把毽子给我捡回来。”如同银铃般的声音,却因为骄纵的语气,而减色几分。

    玉儿见躲不过,便皱着一张包子脸,率先走了过去。

    “见过徐婕妤。”

    玉儿极为认真地给女子行了礼,动作堪比教科书。

    夕涵被突然的变故弄得一怔,犹豫了一下也上前行了礼。十三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

    徐婕妤却没有说免礼的意思,只眯起眼睛瞧着。

    夕涵只在小说中见过这样的情景,但是对方是妃子,不说免礼,做宫女的自然是不能起身的。

    她没有受过这样的折磨,只一会便蹲不住了。

    服侍在徐婕妤身边的小宫女,看了夕涵一眼,脸色大变,忙凑到女子耳边,小声道:“主子,穿着粉色宫裙的是束司公的对食。束司公如今势大,惹不得啊!”

    “啪!”没想到徐婕妤反手就是一个巴掌,小宫女被扇倒在地,捂着脸半天爬不起来。

    “一个阉人,连人都不算的东西!有什么惹不得的!”

    徐婕妤冷着一张脸,语气刻薄。

    她几步走过来,伸手掐住夕涵的下巴,尖锐的指甲几乎要划破夕涵的皮肤。

    夕涵一直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已经很辛苦了,又受了这么一遭,眼角都溢出些泪花来。

    “呵。也不怎么漂亮嘛,怎么就勾引得那太监死心塌地的。”徐婕妤扯出一抹笑,捏着夕涵的下巴摆弄来摆弄去。

    见夕涵受苦,十三忙跪下身,向前爬了几步,开口道:“徐婕妤,她前些日子刚受过伤,有理数不周到的,奴才在这替她赔罪了。久闻徐婕妤是爱书之人,奴才手中正有些孤本。奴才才疏学浅,拿着也看不懂。还是应该奉给懂书之人。”

    他仰头看向徐婕妤,笑得十分讨好。

    “哦?”徐婕妤果然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松开了手,转头看过来。

    不再被钳制,夕涵一下子摔倒到地上。彭的一声,听着就便很疼。

    十三担心极了,却丝毫不敢分神。

    而玉儿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额头上已经是一层汗了,腿也打着颤。

    徐婕妤低头看向十三,面上的笑容突然一收,抬脚将他踹倒:“一个阉人也敢和本婕妤将条件!”

    她的动作丝毫没有留情,那一脚直直地踹在十三的肩膀上。

    十三被踹倒,又赶忙爬起来变换回跪姿,爬回徐婕妤面前。

    他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开口道:“奴才自然什么都不是,便是司公也只是为陛下做事而已。只是柳妃娘娘常说陛下最喜欢盛开的紫木槿,娘娘也总是提前折了摆好,这会怕是还等着宫女折回去的花那。”

    十三仰头望着徐婕妤,态度恭谨极了。

    “哦?威胁我?”

    徐婕妤冷笑一声,抬脚狠狠踹在十三的心口处。这一脚着实使了些力气,十三趴到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她还觉得不解气,视线扫过夕涵,几步走过去,蹲下身,抓住夕涵的头发,将她拖到自己面前:“本婕妤就欺负她了,如何!”

    她的话音未落,抬手便是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夕涵被巨大的力气带倒,白净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通红的掌印格外显眼。

    夕涵攥紧了拳头,气得身体都微微发抖。

    这是古代!这是古代!

    那是皇上的妃子!

    不能给束和惹麻烦!

    不可以!

    她用了极大的毅力,控制自己,不拔出头上的簪子给面前的人一簪子。

    “好好的人不当,非要与狗为伍,一起做条狗。”徐婕妤扯出一方帕子,细细地擦着手,仿佛刚刚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她又仔细打量了夕涵一遍,从旁边取了一个毽子在手中把玩:“不是狗吗?狗的话应该很擅长捡东西吧。去,捡回来。”

    徐婕妤似是高兴了,抬手便将手中的毽子扔出去。

    白色的毽子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掉进了一边的池塘里。

    “去捡啊。”徐婕妤用脚尖踹着夕涵的腰腹,尾音上扬,像是在逗弄什么宠物。

    夕涵几乎要忍不住心中翻腾的怒气,就在她要爬起身的时候,一边的十三突然有了动作。

    “奴才是狗!奴才去捡!”十三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跑到水边,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夕涵一吓,也顾不得生气了。

    坏了!十三不会水!

    她疯了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奔到水边,“扑通”一声跳进池塘里。

    夕涵下水的时候,十三已经呛了好几口水了。

    她从后面靠近,伸手穿过十三的左肩,抄于右腋,拖着往岸边游。

    见他们都掉进了水里,玉儿也顾不得守礼了,惊慌地跑到岸边来帮忙。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