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 幽会?

    这一折腾便到了晚上。【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临近宴会开场,殿中已经坐满了朝臣家属,准备和陛下一同共度佳节。

    束和打起十二分精神,正在做最后的检查,方七也跟在他身边忙前忙后。

    突然一个小太监赶来,与方七耳语了几句。

    他脸色大变,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出了什么事?”

    束和见他似是受到了惊吓,也以为是出了大事,几步走过来,开口询问道。

    “司……司公……高煜,高煜高大人,用了平西王在宫中的暗线,要约夕涵姑姑一聚。”

    方七的声音颤抖得厉害,磕磕绊绊才将事情讲了出来。

    束和只以为是宴会出了事,完全没有往那个方向想。一时间愣在原处,半天没有反应。

    “司公……”

    方七见他如此,不由小声地喊了一句。

    许是冲击太大,束和至今没有回过神来。他茫然地顺着声音看过去,那表情显然是在发呆。

    “司公!”

    方七吓了一跳,上前一步,扶住束和的胳膊,放大了声音。

    束和摁住他的手,扯出一抹笑:“那么慌做什么。这是好事啊。高大人相貌俊美,才高八斗,性子又温和。”

    他的声音很轻,似乎被一阵微风便能吹得支离破碎。

    “方七,这是好事。”

    束和定定地看他,一字一顿地重复着,眸中漆黑一片。

    “司公……”

    方七真的被他吓到了,只喊了一声,便几乎要哭出来:“怎么会是好事!夕涵姑姑是您的人啊!怎么能和高煜大人见面!”

    “我说,是好事,就是好事。”束和的声音冷了下去,他放开手,转过身,手指抚过一边的盆栽,“方七,去办。把这件事告诉她,他们见面时,派人守好,莫让外人瞧了去。”

    嫁着为妻,奔着为妾。他得替她把路铺好了。

    “可是,司公……高煜用的是平西王的暗线,怕是动机不纯。司公三思啊!”

    方七满脸地不可置信,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不受控制的声音尖锐刺耳。

    “有什么不好那。男子多薄情,他既然对我有所求,便不敢朝三暮四。”

    束和淡淡地开口,声线平稳,几乎听不出一点颤抖。

    方七跪在地上,垂着头,不肯开口应答。

    “去通知吧。”

    束和扔下一句话,便抬脚向着宴会主殿走去。

    夕涵即便只在这里待一天,站在她身边,也该是个丰神俊朗的才子。

    “是。”

    方七知道束和的心意已定,咬着牙,艰难地应了一句。

    他从地上爬起来,正要亲自去趟慎刑司。却听到有小太监来回话,司公让他马上过去。

    只一听,方七便明白,司公这是不让他从中捣乱。

    他沉默了许久,叫过旁边的一个小太监,把事情吩咐了出去。

    等小太监把事情带到的时候,夕涵正坐在屋里弹琴。

    “你说,束和说会帮我把事情处理好?”

    夕涵听完小太监的话,不由皱了眉,开口确认了一遍。

    “司……司公……是,说……不是……”

    小太监结结巴巴地不敢应答,才这几个字,便急了一头汗。

    “我明白了。”

    见他如此,夕涵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意味。

    她身边都是束和的人,若是束和不愿意,她甚至不会知道这个消息。

    “去安排吧,我去。”

    她说完话,也不再去看眼前的人,自顾自继续弹琴。

    小太监颤颤巍巍地领了吩咐,脚步不稳地离开。

    “夕涵姑姑应了?”十三立在外面,心急如焚地等着,见他出来,忙迎了上去。

    “是啊!这可怎么办?”小太监也吓坏了,不停摩挲着手,也是慌得不行,“也不知道司公是和夕涵姑姑是闹了什么别扭,非要如此。这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十三的岁数也不大,两个小孩哪有什么办法。

    小太监战战兢兢地回去禀报,得知了结果,方七黑了一整张脸,他语气冰冷地吩咐道:“那就把见面的地方定在慎刑司前院的古井处,高大人不是想要月下幽会美人,便让他浪漫一次。”

    “方公公……”小太监被他的话吓到了,哆嗦着喊了一声,却不敢接下吩咐。

    那古井处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阴森至极,就是白日里宫里的人也是绕着走的。若真是……

    “去做!”方七也是起了火气,声音冷得像带了冰碴子,一句话把小太监吓得,差点当场跪下。

    “是是!奴才就去办!”小太监点头如捣蒜,赶忙行了礼就要去办。

    “方七,去做别的事吧。”

    束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门口。他看向方七,语气平淡地吩咐道。

    他显然听到了方七的阳奉阴违,却没有丝毫没有责罚的意思,只挥手让他下去了。

    方七咬着牙,站了半刻,还是沉默地行礼离开。

    “安排在浮湘殿的后殿吧。把这套衣服送回慎刑司,再提前把那架紫檀木的古筝摆在那处亭子里。还有……”

    束和一点点地吩咐着,他语气平静,小太监却怕得不行。

    “唔。”

    束和的话音刚落,突然闷哼了一声,跪倒到地上。

    “司公!”

    小太监惊呼一声,忙上前搀扶。

    他却推开小太监的手,扶着墙挣扎着站起来。只半刻时间,他便已是面色苍白,满头大汗。似乎是实在是疼极了,身体都不住地颤抖。

    “去办!”

    束和用了极大了力气,控制住声音的颤抖,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巨大的疼痛使他的表情狰狞,小太监吓得连礼都忘了行,连滚带爬地跑了。

    小太监先去寻了方七,而后找人将事情告诉平西王内线,最后一路跑到慎刑司。

    等到他给夕涵行过礼,夕涵还在望着手中断掉的义甲发呆。

    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太监见她愣神,便小心翼翼地将事情讲了一遍。

    “紫檀木的古筝……”夕涵从他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怔怔地重复了一遍。

    “是,是……”

    小太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小声地应了。

    夕涵手摁在古筝上,突然轻笑了一声,语气凉薄:“束和,这是让我给那人弹琴啊。”

    她抬手拨弄了一下琴弦,许是因为义甲断了一根,琴声听起来居然有些刺耳。

    夕涵虽然从小学古筝,但是听过她弹琴的人,除了她的老师还有至亲的家人,便只有束和了。

    如今,束和竟然想让她给外人弹琴。

    呵。

    好笑。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