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床边的护身符

    “好。【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等到束和把所有的事情细细嘱咐了一边,夕涵便轻轻地应了一句。

    她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手指无意识地扯着被子,唇瓣抿紧。

    听到夕涵的回答,束和的动作一顿。

    夕涵的想法、夕涵的心情,他怎么会不明白。

    束和的手骤然缩紧,又重新放松。他将眼中的失落一一收敛,才重新把目光投注到夕涵身上。

    他努力勾勒出笑容,开口道:“内务府那边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先回去了,晚些再来寻你。”

    “好,那一会见。”

    夕涵没有抬头,声音似是平静。

    “嗯。”

    束和郑重地应了一声,抬脚向着外面去了。

    一出门,面上笑容便再也维持不住。他抿抿唇,眼中显现出些许疲惫来。

    方七本打算跟着束和一同出去,却被夕涵用眼神制止了。

    “夕涵姑姑,可是有什么吩咐?”

    他谨慎地行了一礼,态度恭谨地询问。

    刚才他们气氛诡异,方七也不敢多言。方七有些奇怪,他似乎心事重重,视线一再扫过床边的帷帐。

    夕涵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唇瓣微动,轻声道:“束和大病初愈,你一定要盯着他喝药吃饭……”

    明明是关心的话,她的语气却似乎冷淡。

    方七一一应了下来,得了吩咐,准备退下的时,却再三犹豫后,还是转头问了一个问题:“夕涵姑姑,奴才瞧着这香囊极漂亮,不知是不是钱玉姑姑送的?”

    他的问题莫名奇妙,夕涵却没有精力去思考,她抬头看了一眼帷帐上的香囊,思索了一下,回答道:“不是玉儿送的,我住进来不久,便有了。”

    “我还说这针脚细密怕是出自钱玉姑姑之手那。”方七扯出一个笑,干巴巴地表扬了一句。

    行过礼,他便退下了。临走前,又深深地看了那香囊一眼。

    夕涵没有去想他这么问的原因,等方七走后,便躺下,把自己裹进被子里。

    她有些累了。

    方七出了门,先去给束和回了话,而后在院里转了三四圈,最终进了旁屋。

    再从里面出来时,他手中便多了一盏茶。

    他端着茶,敲了书房的门。

    “进。”

    安子正在处理事务,听到响动,便开口应了。

    “安子,忙着那?”

    方七满脸笑容地推门进来,他将茶盏放到一边的桌子上,给安子到了一杯递过去。

    苦丁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安子看了方七一眼,结果茶杯面不改色地喝了。

    “有事。”

    安子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冷淡平静。

    “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最近一直睡不好,总是做噩梦。安子啊,你的护身符那?我能不能看一眼。”方七先是闲聊的语气,话说到最后,语气骤然冷了下去。

    安子的动作一滞,他抬眼看着方七,明白了他的来意。他放下有种的笔,面无表情地回答:“不可。”

    方七却突然笑了,他眯起眼睛,似是怀念地开口道:“我们刚认识时,各自才六七岁。从那个时候起,你的护身符便是不离身的。入了慎刑司以后,那个护身符,你甚至都不愿意让人看一下。”

    他的声音愈发的冷,终于抿唇停住话茬。方七绕过书桌,几步走到安子面前。

    忍耐的怒火让他的手都颤抖起来,指着安子,运了几次气,才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告诉我,为什么那个护身符现在挂在夕涵姑姑的床边?”

    比起他的激动,安子平静得不可思议,丝毫没有秘密被发现的心虚。

    方七却一下就急了,他上前一步,拽住安子的衣领,将他从椅子上拖起来:“安子!司公那么信任你!把慎刑司交到你手里,平日里都极少过问!甚至打算等到局势稳定了,便让你做慎刑司的司公。司公对你那么好!你是到底是在做什么!”

    安子还是一贯的冷静,他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轻笑了一声。嘴唇微动,扔出两个字:“辟邪。”

    “什么?”

    方七被他弄得一怔,愣了半刻,才意识到他是在回答之前的问题——为什么要把护身符挂在夕涵的床前。

    看着安子表情冷淡,方七有种一拳打进棉花里的感觉。

    他皱紧了眉,重重叹了一口气,还是松开了拽着他衣领的手。

    “安子,你从小就比我聪明能干。但是这事没得商量。司公把她看得比命还重要,你这样做无疑是在剜司公的心。算我求你,把不该有的心思收一收吧。”

    方七低下头,看着面前无动于衷的人,顿了一下,继续道:“夕涵姑姑不日便回重华宫当差,到时司公会派人跟随照顾。既然如此,以后夕涵姑姑在慎刑司的日常,也一并交给小太监吧。你不必插手了。”

    安子整理衣领的动作一滞,微眯的眼眸更幽深了几分。他抿了唇,没有回答。

    方七见他油盐不进,不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拂袖而去。

    “啪”的一声,门被离开的人摔得一震。

    安子却没有给予一个眼神,他笔直地坐着,看着手边的茶杯,不知在想什么。

    半晌后,安子抬手把杯子里剩下的茶倒进嘴里。

    凉了的苦丁茶,入口更加苦涩。

    夕涵这次的病缠绵了许久,一直到八月节当天才算终于好了。

    束和许是被她的这次生病吓到了,一直待在慎刑司,甚至在侧殿收拾了一间屋子用来办公休息。

    听说夕涵病了,玉儿也赶来探望过。

    只是在发现束和住回了慎刑司,便吓得再也不敢来了。

    在方七的暗中安排下,照顾夕涵的工作被十三接手。

    慎刑司似乎事务繁忙起来,安子一连几日没有透过面。

    方七见他如此,便认为安子是想明白了。感叹了几声后,终于放下心来。

    转眼已经是八月节,宫里变得热闹起来。

    从早晨便能听到小宫女叽叽喳喳地讨论,一向压抑的宫闱居然也染上了些生气。

    为了晚上的宴会,束和早早地回了内务府坐镇,把晚上要用的东西,一项项检查,一点点核实。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