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 夜半惊醒

    “哥……哥哥……你别气,我错了……”

    夕涵突然说起梦话来,声音含糊,几乎要哭出声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束和的动作一滞,看她如此更是心疼。

    他探身轻轻拍拍夕涵,将声音放得轻柔:“没事了,没事了。只是个梦,醒了就好了。”

    也不知是不是他叫醒的方式太过温柔,夕涵仍沉浸在梦里,并没有清醒过来。

    正在束和狠狠心,准备把声音放大一些的时候。

    夕涵不知是梦到了什么,惊叫出声:“哥哥!”

    她猛地坐起身,眸中写满了惊慌。

    刚清醒过来,夕涵还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的鼻子红红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砸。

    看她哭了,束和更是手足无措起来。

    “夕涵,只是个梦。”

    束和上前两步,像是害怕惊动了夕涵,语气格外温柔。

    “束……束和……你怎么来了?”

    夕涵动作迟缓地转头看过去,她努力想露出一个笑,但最后只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看她这样,束和都要急得落下泪来。

    他紧紧皱着眉,脸上满是焦急,站起想要抱抱她,却生怕唐突。

    只这么一会,束和的额头便见了汗。

    他这边挣扎无比,夕涵却仰头看他,汹涌的泪水停住了。

    夕涵伸出手,嗓音还有些喑哑:“我抱抱你,好不好?”

    束和自然不可能说不好,忙上前坐到床边。

    他伸出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动作。

    还是夕涵探身,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腹,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束和身体先是一僵,而后努力放松了肌肉,任她抱着。

    屋里一片安静,束和听到自己的心跳,一声大过一声。

    “我刚才梦到哥哥、姑姑还有爷爷奶奶了,他们在一个桌子上吃着饭。任我怎么叫他们,他们都看不到我……”

    夕涵本来已经平静的情绪,又喧腾起来。她抱着束和的力道越来越大,似乎想从他的身上汲取些力量。

    “后来,哥哥问我……问我,为什么不回去?”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束和能够感觉到,有滚烫的泪水滴在他身上,每一滴都在他身上烫出一个窟窿,瞬间血肉模糊。

    “束和,我从来……从来没和哥哥分开过这么久……”夕涵声音颤抖,咬着唇没办法再说下去。

    她从有记忆起,便是和哥哥一起生活的。从那时,爸妈离婚,都说要带哥哥走。年仅十岁的哥哥,却抱着她,说只要和妹妹在一起。

    后来几分周折,爸妈各自组建了家庭,将他们彻底抛到脑后。只有哥哥,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身边。

    哥哥是哥哥,也是爸爸,也是妈妈。

    虽然哥哥结婚以后,她态度强硬地搬了出去,自己租房子住。但是每个礼拜都会见上几面,有时哥哥没有时间,嫂子也会带着小孩来看她。

    而哥哥的家里,甚至给她留了一个单独的卧室。

    夕涵哭得眼睛都疼了,才终于平复了情绪。

    “束和,我记得这里有古筝对不对?”夕涵深吸一口气坐直了身子,许是刚才哭得厉害了,嗓音发哑。

    “有有!”听到问话,束和连连点头,他转头看向门外,“安子,去取古筝来!”

    门外传来安子低低的回话,束和转头看向夕涵,那动作神情显出几分小心来。

    他偷偷地瞧着夕涵的表情,想要看出她如今的心情,而自己心里也是乱得厉害。

    束和自小便没有了父母,被姑父二两银子卖进宫里做了太监。其实他对家人没有什么记忆,七岁以前还会偶尔还会想想。但是后来,便满心满眼都是那一个人了。

    以前,他觉得不记得父母的模样也没有什么。如今却遗憾万分,如果他还有小时候的记忆,或许也会思念。

    那么,至少他能体会几分夕涵如今的心情。

    他坐在一边,急得不行,却也不敢随意开口。

    夕涵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束和手足无措地待着,不多时额头便见了汗。

    安子的动作很快,他和一个小太监抬着古筝进来,手脚利落地摆好,便行礼退下来了。

    夕涵披了外衣坐到古筝前,将义甲带好,手搭在弦上,拨出几个音来。

    “妈妈很喜欢古筝……”

    她突然开口,声音平缓,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束和立在一边,站得笔直,他小声地应了,却没敢往下说话。

    夕涵并不在意他的反应,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扯出一抹笑,继续说道:

    “我小时候拼命地练古筝,总想着……如果我古筝弹得好,说不定妈妈也就喜欢我了……”

    她轻笑一声,便没有再说了。

    说下滑出一串音符,却是欢快的调子。

    初时还有些生疏,半刻后手下的动作愈发娴熟。

    夕涵的视线落在古筝上,却似乎在透过琴思念另外一个人。

    小时候她像是疯了一样练古筝,谁也劝不了她,就算把琴藏起来,她也会去离家几十里的琴行练。

    哥哥本就少言,也没有劝她,只又买了一架古筝陪她一起练。

    夕涵从来没有见过哥哥那么笨拙狼狈的模样。

    哥哥的学习一直很好,基本稳坐年纪第一的位置,从英语到数学,从政治历史到物理生物,无论是多难的题,哥哥都是手到擒来。就连体育课,哥哥也能称霸球场。

    她没想到,一架古筝却把无所不能的哥哥难住了。

    哥哥似乎天生不是学乐器的料子,他极不适应带着义甲,拨弄琴弦时,手指几乎是僵硬的。

    不过哥哥并没有放弃,她学了多久古筝,哥哥就陪了她多久。

    夕涵想起以前练琴时候的趣事,情绪慢慢平复了,面上也带出了些许笑意。

    一曲告罢,夕涵摘下了手上的义甲套,抬头看向一边的束和,笑着问道:“我弹得怎么样?”

    “自然是极好的!”束和见她心情好了,也不由放松了不少,点头认真地表扬道。

    “一句极好就把我打发了?好歹应该说,技法娴熟,弦音如行云流水……”夕涵熟练地自我表扬了一番,眼中的笑意愈发浓了。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