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不见踪影的束和

    “夕涵姑姑,现在传膳吗?”

    安子站在一边,开口询问道。【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嗯?”

    夕涵将目光转回安子身上,摇摇头道,“等会再吃吧,我先睡一会。”

    说着话,她便打了一个哈欠。

    其实玉儿来之前,她便想要睡觉了。只不过难得见了熟人,来了精神,这才等到了现在。

    “是。”

    安子点头应了,上前扶着夕涵躺好,又给她盖好了被子,才几步退了下去。

    他将窗户一一关了,轻手轻脚地退下。

    夕涵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因着她前一天没有吃饭,安子给她准备的早膳极为丰盛。

    晃晃悠悠待了一个上午,下午玉儿便又来报道了。

    讲起围棋来,玉儿更为认真。就像一个小老师,将围棋的方方面面都讲得十分详细。

    夕涵本就是会下的,伪装一个好学生自然不难。

    因着围棋中变化繁多,这次夕涵倒是没有大杀四方。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围棋中让子,更不容易被发现。

    于是两人其乐融融地下了半下午的棋,玉儿便算着时间离开了。

    为了不被华悦发现,她也算是煞费苦心。

    玉儿一连来了好几天,两人每天就是下下棋、吃吃糕点,有时还会一起听小太监说书。

    夕涵也学聪明了,玉儿每次来的时候,她都会让安子回自己的屋子休息。

    果然安子一离开,不管是玉儿,还是小太监都放松了许多。

    后来玉儿的乱跑,似乎还是被华悦发现了。只能可怜兮兮地叫人来传话,说最近是来不了了。

    一连修养了半个月,夕涵的伤口才算是好了大半。

    不过相较于玉儿的常常出现,束和真算是没影了。

    夕涵明明住的是他的屋子,却很难见到他。

    束和同时掌管一府一司,平日里便是事务繁忙的,如今临近佳节更是忙得脚不沾地。

    夕涵只以为他忙,某次问了安子才知道,其实束和每天都会回来。

    等到深夜,公事没有那么急了。

    他便会赶回来,看上那么几眼。

    有的时候就是站在床边看着,有时会立在门外从安子的口中听听她今日都做了什么。

    只不过那个时候,夕涵总是熟睡的,所以并不知晓。

    得知了这个消息,夕涵决定晚上来捕捉一下这个‘田螺姑娘’。

    这天她白天认真地补了觉,做好了熬夜的准备。

    结果一直等到四更天,外面都没有动静。

    她做出睡觉的样子,是想等束和进来时,吓他一跳的。

    但是躺在床上实在是有些无聊,等得时间长了,她都开始困了。在打了无数个哈欠后,夕涵扯过一边的被子,准备今晚就洗洗睡觉了。

    夕涵刚闭上眼睛,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她一惊,面上露出欣喜,赶忙摆出睡觉的姿势。

    脚步声越来越近,但是声音却放轻了很多。

    除了开门的瞬间,那一声“知啦”声,夕涵甚至听不到他靠近的声音。

    她在心里默数了几声,突然睁开了眼睛。

    “呀!”

    然而被吓到的人却是她,她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就站在床边,离她只有两步远。

    “怎么……怎么还没有睡觉。”

    束和也有一瞬间的停滞,愣愣地开口。

    屋子里没有掌灯,光线有些昏暗,夕涵的视线落在束和脸上,动作一顿,皱紧了眉跨步下了床:“你怎么……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束和想起自己的面色,下意识往后错了一步。

    侧过身子,低声道:“没事,只是这两天没有睡好。”

    “骗人!”

    夕涵冷了脸,伸手把束和的脸掰过来,声音中带上了怒气。

    他们其实只有四五天没有见到,束和却消瘦了很多,眼下的黑色在昏暗的光线下都极为明显。

    夕涵的手指划过他的眼角,虽然正是气愤,但动作还是温柔的。

    她抿紧了唇,冷冷地开口:“晚饭吃了吗?”

    听出她话里的愤怒,束和下意识想要说吃了,话到嘴边,转了一圈住,还是说了实话:“没……我一会回去就吃。”

    他错开视线,不敢看她,语气明显是心虚。

    “安子,去准备晚膳!”

    夕涵面若冰霜,大声喊了一句。

    外面的人低声应了,快步离开。

    夕涵定定地看着束和,压了压心里的火气,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都,都可以……”

    束和抿抿唇,声音压得很低。

    夕涵更气了几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扯着他,将他摁在床上,语气硬邦邦:“闭眼,睡觉。”

    束和这会自然是不敢惹她,顺着她的力道躺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夕涵脱了鞋上床,盘腿坐到一边。

    她的目光落到束和憔悴的面色上,心中终究是软了。

    伸手覆在束和的眼上,放缓了声音:“你有时间来看我,怎么就不知道吃些东西那!这么糟蹋自己,是不是不想活了……”

    她心中的火气消了大半,眼中满满都是心疼,只是话里还带着些刺。

    掌心突然感到些湿润,夕涵明显愣住了。

    心下更是一酸,动动唇,语气软了下来:“我不是想骂你,只是你这么不爱惜自己,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我留在这里,就是因为你。我现在也不能天天跟着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行。你别……”别哭了。

    她的声音一顿,后面的几个字没有说出来,生怕伤了束和的自尊。

    其实她也没有想到束和会哭。

    她的话……

    也不重啊……

    夕涵开始努力回忆起,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错话,才会把束和逼成这样。

    饶是她也不知道,束和其实是高兴。

    他这两天确实是很忙。不过自从接手了内务府,每到节日,他都是这么忙的。连着几天不睡觉,是常有的事,手下的人也总会劝他休息。

    但是他们看到的都是手握权力的司公,只有夕涵是在关心束和这个人。

    这些年从下面爬上来,他每次受伤或者累得不行的时候,总是会想,如果夕涵在会怎么样。

    会不会抱抱他?

    会不会软言细语地安慰他?

    会不会……

    这样无边的想象,却让他从无数次生死边缘走了回来。

    朝思暮想的事情,却猝不及防得到了答案。

    他也没想哭的,只是眼睛根本不受控制,眼泪就那样落了下来。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