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小插曲

    高煜的眸色幽深了许多,嘴边带出了些许弧度。【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他喜欢聪明的女孩。

    那么紧急的情况,这女子能有这样的谋略,可以说是很聪明了。

    而且没有在众人面前弄假成真,接着幽会的名义直接嫁入高府。是个聪明的……

    既可爱,又聪明,真是让人喜欢。

    高煜应酬着周围的官员,心中却想着其他的事情。

    一群人愈行愈远,最后听不到了交谈的声音。

    夕涵微微侧头用余光瞄了一眼,确定了周围已经没有人了,不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拍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宫内幽会,这可是大罪!

    幸好她机智,这才躲过一劫。

    夕涵几步走到椅子上坐下,喘着粗气,还没有从刚才的剧烈运动中缓过来。

    “夕涵姑姑,是有什么事吗?”十三不知道什么出现在亭子外,见夕涵发髻有些散乱,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由吓了一跳,带着些急切地开口询问。

    “咦?你回来了,还挺快的。玉儿怎么样?”夕涵还在捯气儿,气息不稳。见十三回来,心情更是放松了几分。

    “钱玉姑姑并无大碍,奴才根据您的吩咐,将事情禀明了华悦姑姑。夕涵姑姑,您这边可是有事?”十三恭谨地回答了,抬脚迈进亭子,站在不远处,眼神中带着询问。

    “我,我没事。刚才出了个小插曲。”夕涵开口讲事情一句话带过,取出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一转头突然想起了那个食盒还有披风,忙站起身几步走到亭边。她弯腰趴在栏杆处,准备伸手去够。

    “夕涵姑姑,奴才来吧。”十三自然不会让她做这样的粗事,他快步上前,接替了夕涵的位置。

    十三果然比夕涵的手脚灵活一些,片刻便将东西拽了上来。

    食盒中的盘盘碗碗倒是没什么事,只那件素色的披风被枯木枝条划出一条半寸的口子。

    夕涵捧着披风,盯着那道口子有些难过。

    她才穿了一小会……

    “夕涵姑姑,不必担心。尚衣局的绣娘技艺精湛,定然是可以修复的。”十三看出她的心情,忙上前宽慰。

    “嗯。”夕涵低声应了,心里却仍是自责。

    她刚才应该更加小心些的!

    这刚做的新衣服就被划坏了,才穿了那么一小会。

    简直是白费了束和的一片心意……

    “我们回去吧。”

    夕涵将披风抱在怀里,声音低低的。

    “是。”

    十三也没有再劝什么,只低头应了。他提着食盒,退后半步跟在夕涵的身后。

    一路无言,回了慎刑司。

    夕涵心情低落,也没有和安子多言,要了热水洗漱,便睡觉了。

    那件破了口子的披风,就挂在床边的架子上。

    十三送她回去后,转身便回了内务府。

    “司公,十三回来了。”方七立在一旁,看见门口出现一个身影,思念一转,转头向束和禀报道。

    束和正在处理手头的折子,听见他的话,动作不由一滞。

    “让他进来。”

    “是。”方七点头应了,侧头看向门外,眼神示意了一下。

    十三接收到方七的指示,快步走了过来,向着束和行了一礼:“见过司公。”

    束和将手中的笔放到一边,把视线投注到十三的身上。

    “司公,夕涵姑姑已经送回住处了。奴才送钱玉回去的时候,夕涵姑姑似乎遇到了一些事情,发髻略见散乱,额头也有汗迹。食盒与披风被藏在亭子后面。披风被枯枝划破,夕涵姑姑心情十分低落。”

    十三先将事情简单地讲述了一遍,他抬眼偷偷瞧了瞧束和,见他似乎陷入沉思,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奴才询问了宴上服侍的,说是有几位大人听到那边有萧声,寻过去发现是高煜大人。”

    他只把打听到的事实说了一遍,没敢说自己的猜测。

    “下去吧。”束和没有看他,视线落在手边的折子上,眸色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十三下意识应了,行了礼,退下前迟疑地开口:“司公,夕涵姑姑早早睡下了,看上去心情很差……”您看是不是,晚点去关心一下。

    十三没敢把后面的话出来。他跟着束和的时间不长,之前说错的那个太监和他同岁,如今他也不敢随便说话了。

    “辛苦了。”束和说着话,侧头看了方七一眼。

    方七立即会意,上前给了十三一个小荷包:“还不谢司公赏。”

    十三被弄得一怔,在方七提醒下,才连忙行礼谢恩,快步退下。

    束和垂着眼睑,旁边烛火摇动,光影交错下,看不清他的神情。他揉了揉发痛的眉心,重新处理起折子来。

    等桌上的折子处理了大半,束和才停下了动作。他将手中的笔放下,侧头看向窗外:“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司公,已经是子时了。”

    “回去休息吧。”束和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奴才伺候您洗漱了再走。”

    忙了一天,这才得了赦令,方七也是松了一口气。

    “不必了,我去看看她。”束和隆了衣服站起身来,抬脚向着门口去了。

    听束和这么说,方七眉眼间都带上些喜意,笑着开口道:“是!司公慢走!奴才这就回去休息了!”

    束和没有答话,抬脚便出了屋子。

    因为这会儿已经是深夜,路上已经看不见什么人了。

    繁华的宫中,一片安静。

    穿过小路,走在宫中的僻静处。

    这条路,他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了。

    在夕涵养伤的那段时间,他每晚处理完公事,总是要穿过这条路,去住处看她。

    即便已经累得手指都不想抬,但只要是走这条路,他都是有力气的。

    束和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抬头却已经到了慎刑司的门口。

    看着院里漆黑一片,束和抬手吹了声短短的口哨。

    周围仍是一片安静,他也不着急,只垂手站着。

    半刻后,门内传来响动。

    门开了,一身蓝袍的安子站在里面,向着束和行了一礼。

    束和点头,放轻了脚步向着夕涵住的屋子去了。

    他的动作极轻,丝毫没有惊动到夕涵。

    夕涵额头出了一层汗,眉头紧皱着,睡得似乎不安稳。

    束和心中一紧,取出一条干净的帕子,小心翼翼地给她擦了擦汗,眼中的心疼愈发明显。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