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宴会前夕

    束和只走了一会神,就抬手拨散了水中的倒影。【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正是如此,他更要恭敬严谨。

    只有他得势,他才能将夕涵想要的,都捧到她面前。

    只有这样,他才能为自己,找到一点点留在夕涵身边的理由。

    至少,他是有用的……

    方七没有等到束和的回话,偷偷抬眼瞧了过去。

    只觉得司公的表情,更加高深莫测起来……

    束和快速地洗漱,又换了衣服,见他还站在原地,便开口道:“随我去御膳房,今日晚宴的菜色要一一确认。”

    说完话,他抬脚便走。

    方七回过神来,回了一声是,快步跟了上去。

    昨天刚大病一场,束和还有些脱力。

    等一路走到御膳房,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虚汗。

    除此之外,却看不出来其他的异常。

    束和揣着手,脸上的疲惫尽数隐去,只嘴唇抿得紧紧的,摆出副严肃谨慎的模样。

    他正要抬脚进去,却听到转角处有宫女在闲聊。

    “你说今天宫宴,高大人会不会出席啊?”女子压低了声音,声音中的期待却是显而易见的。

    “高大人?你是说高煜大人吗?”另一个声音显得娇媚许多,她顿了一下,又道,“你之前不是喜欢于丞相吗?这会怎么又开始念叨高煜大人了?”

    “丞相虽然相貌英俊,位高权重,但是为人实在严肃了些。”女子丝毫没有羞赧的感觉,而是认真地分析道。

    “高煜大人便不一样啦,貌若潘安,丰神俊朗。最难得的是,为人尤其地谦和有礼。莫说是我,便说是这京城所有的女子,有几个不对大人芳心暗许?”

    “哦?那你的那个小太监那?不喜欢了?”女子拖长了尾音,满是调笑的语气。

    “什么我的!会不会说话!”另一个人立即就炸了,拔高的声音尖锐起来。

    “别这么生气嘛?我就开个玩笑。”女子立即讨饶,做了附小来哄。

    “别碰我!如果我把你和一个太监放到一起说事,你不会生气吗!”那人却似乎更气了几分,声音中的愤怒几乎压制不住。

    “会会会。是我说错话了,莫要生气了。我可听说德妃身边的小丫头给高煜大人准备了一根玉萧,你今晚什么打算。”她又哄了一句,便转移了话题。

    “送玉萧?亏那贱蹄子想得出来!”果然,女子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纠结于刚才的事情,“不行,我也得想办法弄个礼物才行!”

    话音未落,一阵脚步声响起。

    “诶,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另一个人赶忙追了上去,脚步声越行越远。

    等两个小宫女走远了,束和才抬脚进了御膳房。

    他的神色似乎更严肃了几分,眸色冷冷淡淡。

    束和进了膳房,将晚上做菜用的食材一一检查了,又嘱咐了御厨几句,就离开了,对于刚才听到的事一言不提。

    方七大气不敢喘地跟着他。

    主子总是忍耐,就是平日生气,都是一副冷静样子,真是吓人极了。

    他绯腹着,脚下的速度却并不慢,跟着束和巡查了所有的细节。

    等方七闲下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他站在慎刑司的外面,隐隐能够听到里面女子的欢声笑语。

    方七扣了门,没多会门便开了。

    穿着蓝袍的安子站在门里,挑眼瞧了瞧他,点点头算是行礼了。

    看到安子,方七的眸色突然幽深了许多。

    昨天来取毽子的小太监,在出门后拉住他,和他说了那处疑惑。

    夕涵姑姑用的毽子,为什么没有收进库房,而是放在了安子的住处?

    方七心念转了又转,最终只开口说了句似是而非的话:“若是没有司公,你我四年前便死了。”

    话点到而止,方七皱着眉,抬脚向着主屋去了。

    安子没有回话,垂着眼睑,静静地站着。

    他的身影隐藏在昏暗的光线中,面上的神色让人看不真切。

    “给夕涵姑姑请安。”

    进屋前,方七便收敛了面上的深沉,换了一张笑模样。

    “你怎么这个点来了?束和那边不忙吗?”

    夕涵正嗑着瓜子,和玉儿聊天,见方七打帘进来也是一愣。

    “奴才得了司公的吩咐,来接了夕涵姑姑去宴会的。”

    方七连眼睛里都带着笑意,他弓着身子,态度恭谨极了。

    “咦?去宴会我也可以去吗?”夕涵还没有说话,坐在一边的玉儿却惊喜地开口。

    夕涵也不知道情况,便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方七。

    “钱玉姑姑自然是可以去的。”

    方七垂着头,低声回答了。

    “太好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玉儿高兴得几乎要蹦起来。

    “玉儿,你这两天不是……”相比她的兴奋,夕涵到显露出些担忧来,“刚才还喊着难受,能过去吗?”

    玉儿忙拉住夕涵的袖子,连连点头:“可以去的!我已经不难受了!”

    她生怕夕涵不让她去,甚至起身蹦跶了几下。

    不过正是每月最虚弱的时候,她这一动面色便更苍白了几分。

    夕涵忙拉住她,还是应允了她的要求。只说难受了,一会便派人送她回来。

    安抚了玉儿,夕涵转头看向方七,挑眉道:“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束和真的给安排了……”

    毕竟,昨天还闹了不愉快。

    “夕涵姑姑的要求,司公怎么会不允。”

    方七放缓了声音,顿了一下,低声道,“司公一直念叨着这事,想着夕涵姑姑恐不喜规矩繁多,若真入了宴,怕也会不尽兴。便在湖边的亭子里……”

    方七将束和的安排都说了一遍,顺便将束和的辛苦着重强调了一番。

    “好。替我谢谢束和,他费心了。”

    夕涵认真地听完,眉眼间也带了笑意。

    “这……”方七拉长了尾音,脸上的笑意真切了几分,“夕涵姑姑还是亲自与司公说吧……”

    今日这么忙,司公都硬是腾出了半个时辰,来安排这件事。

    司公虽是不说,但心里定盼着这句‘谢谢’那。

    方七心里明白,自然不会就这样接下了这话。

    夕涵思索了一下,还是接受了方七的提议。

    毕竟束和为这事做了那么多吩咐,她的谢谢也该有诚意一些才是。

    方七又将注意的事情说了一遍,便带着夕涵和玉儿向着御花园去了。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