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无心之言

    话已出口,夕涵便顺着将刚才的事情一并解释了:“还有这些屋里的物件,都是我搬过来以后,束和才为我添置的。【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面连一件花哨的东西都没有的……”

    “我知道,那人对你不错。”绮文姑姑开口打断了她的话,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就是因为这个,才没有直接想法将你带走……”

    绮文姑姑谈了一口气,声音中带了些无奈:“那阉人万般不好,如今也算是权势滔天,现在看来对你,还算是有几分真心……”

    正说到这时,就听到远远有脚步声传来。绮文姑姑的面容一肃,话风突转:“与那等阉人为伍,你便不要再叫我姑姑了!”

    她抬手一挥,桌上的茶盏尽数砸到了地上。

    “啪”的一声脆响,浅蓝色的陶瓷碎片落了一地。

    绮文姑姑的突然变脸,把夕涵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来。

    “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礼义廉耻,再来见我吧!”从声音来听,她确实震怒。但她说着话,却向着夕涵微微摇头示意。

    夕涵没有经历过这些,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不由愣在原处。

    绮文姑姑没有等她反应,便拂袖而去。

    走到门口,迎面遇上回来的玉儿。玉儿见她生气,忙侧身避开。绮文姑姑似乎气急了,快步离开,都没有看上她一眼。

    两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绮文姑姑离开,一句话都不敢说。

    “夕涵姐姐,你没事吧。”玉儿小心地探步进来,绕开碎片站到夕涵面前,继续劝道,“叶女傅,她就是这个脾气。”

    “啊?”夕涵茫然地转头看向她,脸上带残留着些许错愕。

    玉儿只当她是受得刺激大了,给她倒了杯茶,将声音放缓了几分,道:“姐姐,你别难过。叶女傅最是厌恶太监的,知道了那事,发火也是正常的……”

    “嗯。”夕涵接过她手里的茶,低头喝了一口,闷闷地应了,似乎还是有些失神。

    玉儿见状,叹了口气,继续小声劝着。

    屋外有人影一闪而过,向着内务府去了。

    在另外一边,束和正处理完手中的公事,得了半刻喘息的机会。他抬手揉揉眉心,喝了口半冷的茶,面上显出些疲惫来。

    “司公,要不要休息一下?”站在旁边的方七,侧头看过来,语气谨慎地开口。

    “不必了,等折子到了,便送过来吧。”束和摇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他还想和夕涵共用晚膳,若是休息了,怕是会耽误。

    一想起夕涵,他的眼神都温柔了几分,唇角间也不由多了些弧度。

    “那奴才去为司公再泡壶茶。”方七也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便没有再劝,而是取了茶壶快步下去。

    他一出门,一个穿着蓝衣的小太监走进来,立在束和旁边,补上了方七的位置。

    束和听到脚步声,抬眼扫了过去。看到了一张新面孔,思绪在心中一转。

    他倒是对这个小太监有些印象,半月前从延禧宫调过来的,生性活泼,有一张巧嘴,与许多宫女关系都不错。

    束和本来不想多言,但想起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又念着这个小太监最会讨女人欢心,还是开口询问道:“听说,你和你对食的关系很好?”

    小太监正在偷瞧他,被的他突然开口,吓了一跳。

    “回……回司公……还……还可以……”小太监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磕磕巴巴回话,顿了几下才把话说完整。

    “跪什么,起来吧。我只是随便问问。”束和挥挥手,让他起身,将语气的严肃散去,带着好奇开口,“你知不知道,女子一般喜欢什么礼物?”

    “胭脂啊,水粉啊,还有一些糕点零食之类的……”小太监谨慎地回答着,说了两句便抬头去束和的表情。见他听得认真,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其实真的有很多可以送的,基本可以囊括吃的、喝得、用的,就像最近就有十分流行的胭脂,还有啊……”一谈起擅长的事情,他也变得健谈起来,说得头头是道。

    束和坐直了身子,认真地听着。脑中闪过夕涵的面容,神色愈发温柔了。

    小太监说了很多经验,越说着,姿态也慢慢放松下来。他斜斜地站着,继续长篇大论。

    束和突然想起刚才的事情,见他如此经验十足,皱皱眉问出了疑惑:“如果,她没有把我当成男人,我该……”

    他抿抿唇,话就说到这里。

    小太监正说得开心,听到他的问题,都没有过脑子,便随意评论道:“这有什么的,本来也不是……”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声音戛然而止。

    “扑通”一声,小太监一脸惊恐地跪倒在地上,连连磕头:“司公饶命!司公饶命……”

    他磕头的力道极大,只两下,额头便被磕破了。他身体颤抖得厉害,却根本不敢停下来。

    自己疯了吗?居然敢说那样的话!

    只那么一会,他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额头的伤口渗出血来,混杂着汗水,看着可怜极了。

    束和却根本没有去看他,他被小太监那句无心的话,震在当场,一动不动地坐着,半晌没有声音。

    他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分毫。

    而那双总是幽深的眼睛,如今眸色涣散,似乎失了魂魄。也不知道是在愣神,还是陷入了极深的思考。

    正是这时,方七却突然进了屋子。

    他看见眼前的情景,也是吓了一跳。

    满脸血迹的小太监涕泪纵横,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而他苦苦哀求的人,却像是失了生息,没有反应。

    方七往前两步,看着宛如雕像的束和,试探地轻声唤了一句:“司公?”

    束和还是怔怔地坐着,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

    方七一吓,正要上前,门却突然开了。

    快步进来的安子,也看出屋里气氛诡异,却还是恭敬地行了一礼开口道:“见过司公,奴才有关于夕涵姑姑的事情要禀报。”

    他说完话,却半天没有听到束和回应。

    安子微微皱眉,面上带出些疑惑来,正要重复一遍。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