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吃饭,喂药

    束和努力压下心中的杂念,为自己的举动找了无数的借口。【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他不是想要做这样亲密的行为。

    只是夕涵受伤了,如今吃饭并不方便……

    然而他往日的伶牙俐齿,现在却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他眼眉低垂,眸中的汹涌全部隐藏到了暗处。面上看着一派平静,心中却是乱成了一团。

    “好啊。”

    夕涵眉眼间都带着笑意,点头应下了。

    她并没有发现束和心中复杂的情绪,许是因为在她心里,眼前这人还是那个喊着她姐姐的小孩。如今的体贴,便全部被她归为乖巧懂事了。

    得了赦令。

    束和的唇角不自觉地勾出一个弧度,就连眸色都温柔了不少。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做足了准备,似乎比第一次御前侍奉还要紧张几分。

    看着束和一板一眼的动作,夕涵笑得眉眼弯弯。

    她还没有把心态调整过来,丝毫没有觉得喂饭是多么亲密的互动。

    完全一副老母亲的心态。

    喂饭活动很快便结束了,吃了一半,夕涵便接了碗,自给自足了。

    一是让束和自己吃些饭

    二是这孩子实在紧张得厉害,虽然喂饭的筷子并不抖,但是手指过于用力都泛起了白色。

    让人觉得等这顿饭吃完,估计筷子也被他撅折了。

    方七他们把碗筷都收拾下去了,又送上来一碗汤药。

    夕涵似乎有所察觉一般,在中药的味道弥漫开来前,快速地躺倒,装成正在睡觉的样子。

    于是,束和接过药碗,再转头的时候,发现夕涵似乎已经睡着了。

    然而,束和从宫斗中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她这样的演技完全不够看的。

    “夕涵……”

    束和看着正在装睡的人,笑得有些无奈。

    他几步走到床边,嗓音透出些性感来。

    床上的人呼吸平缓,似是自然地往被子里缩了缩,离那碗黑乎乎的药远一些。

    她可是知道那碗药有多难喝。

    就像是泡了十斤苦丁又加了五斤柠檬的味道,又苦又酸。

    第一次喝药,她怀着壮士扼腕的心态喝了,接下来的三顿饭都吃不下去了。

    反正,她是打定主意,坚决不喝……

    至少是今天晚上是不打算喝的!

    刚吃了那么多好吃的,她可不想一会喝了药,想吐出来。

    “这不是你之前喝的那种药,我让太医重新配了方子。这碗药没那么难喝的。我们喝完再睡,好不好?”束和极有耐心,他坐到床边,把声音放柔了许多,带着几分笑意哄道。

    其实,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的。

    能说出这样的软语温存,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的。

    不过看着夕涵耍赖不想喝药时,这些话就自然地说出来了。

    这样哄人的方式,其实和当年夕涵哄他时的语气相似。束和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眼神更加温柔了几分。

    他弯下身子,抬手摩挲着夕涵的头发,以极具诱惑的嗓音道:“喝完再睡,乖。”

    他摸头的动作本就十分温柔了。

    手指穿过发丝时,夕涵都能够想象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微动的画面,心脏似乎被什么扫了一下,莫名有些痒。

    她还没有等到整理好心情,束和具有磁性的声音便一下子拍了过了。

    束和的嗓音并不尖锐,意外地带着几分温软的味道。

    他平时总是冷冰冰的,话也比较少,所以并不明显。

    而,他面对夕涵时,本就会下意识将声音放柔一些,这会更是有意为之。

    那声音里的温软性感,瞬间表现的淋漓尽致。

    直接受到这声音冲击的夕涵,反应更是强烈。

    束和尾音的一个“乖”字,简直炸得她头皮发麻。

    她下意识睁开了眼睛,却正好撞上束和笑意盈盈的眸子后。夕涵更是觉得窘迫,忙扯过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上。

    她深呼吸了几次,在心中不停催眠自己。

    那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不能这么禽兽。

    不能有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把这段话念叨了好几遍,才终于把那阵的酥麻感压了下去。

    夕涵认真地做好心理建设,情绪终于平静了,只是对于刚才自己不淡定的行为还是觉得丢脸,闷闷地开口道:“束和,你下次别这么说话。”

    尽管夕涵用了最一本正经的语气。

    然而闷头藏在被子里的人,并没有任何权威感可言。

    她似乎也注意道了,自己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便扯开被子,瞪圆了眼睛,拧眉道:“还有,你怎么能直接叫我名字那!你应该叫我姐姐的!”

    其实在与束和视线相接的时候,夕涵便想起刚才自己被美色迷惑的情景,暗暗有些心虚。

    只是这个时候,还是要把姐姐的权威建立起来。

    不然……

    所以,夕涵还是梗着脖子,把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殊不知,她这幅强撑气势的样子,只会让束和更想揉揉她的头发,把她抱进怀里。

    束和努力压下唇角的弧度,配合夕涵做出严肃的样子,顺着她的话,道:“是,姐姐。”

    夕涵的目光,在束和的眉眼间转了一圈。

    看着他唇瓣微动,吐出“姐姐”两个字。

    心中却没有觉得舒畅,反而觉得违和极了。

    她想起刚才那个“乖”字,面上不由隐隐泛红,撑着坐起来,不自然地开口:“算了,随便你叫吧……”

    她的声音稍稍一顿,似乎十分害怕束和再说出什么话来,又接口道:“把药给我吧。”

    在夕涵动作的瞬间,他便跨步上前,小心地扶住。

    束和轻声应了话,弯腰将手中的药碗递到夕涵的嘴边。

    夕涵垂下眼睑,将心情抚平,伸手将药碗接了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她能够尝出来,确实是换了方子,这药只有一股浓烈的苦味。她皱紧了眉,苦得五官都都皱成一团。

    一只沾了糖渍的果脯递到夕涵的嘴边,她张嘴便吞了进去。

    香甜的味道将那阵苦盖了过去,夕涵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侧头看过去,却只看到束和一个侧影。

    “束和?”

    夕涵察觉到他情绪的异常,开口轻唤了一句。

    “我去给你取热水洗漱。”

    束和的声音有些沙哑,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步速极快。

    看背影,几乎是落荒而逃。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