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失而复得

    “好好照顾她。【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束和看见自己的亲信属下,整个人便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他扔下一句话,便抬脚离开了慎刑司。

    只是那嗓音,怎么听都有几分发哑。

    “是。”

    方七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认真地应了。

    夕涵缩在被子里,听到束和的离开,更觉得委屈。

    这人难道不知道解释两句吗?!

    就这么离开了,看来真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

    自己真是犯贱极了!

    这样的话回来做什么那!

    她将所有的哭声都闷在被子里,怎么也不肯真的哭出声,让别人瞧了笑话。

    不知过了多久,夕涵才哭累了,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她再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晌午。

    夕涵感觉自己的嗓子干得要冒烟了,她皱紧了眉头,仍觉得心情不好。

    “夕涵姑姑,奴才送午膳过来了。”

    随着几声敲门的响动,门外传来少年的声音。

    夕涵知道,这是昨天出现过的方七。

    她抿了嘴,却耍了性子不想回话,只侧头看着门的方向。

    门被敲过三遍,方七迟疑了一下,还是推门进来了。他一抬头,便对上了夕涵的视线。

    夕涵还在生气,当即转了头,不再去看他。

    “夕涵姑姑,该用午膳了。”

    方七不知道这位在司公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便万般小心地对待着,他斟酌了话语,极为恭谨地开口。

    夕涵觉得胸口气闷,并不想要吃东西,闭上眼睛不去看他。

    “您还伤着,若是真的生气,便打奴才几下都是不要紧的,万不可和自己的身子不过去啊。”

    方七往前几步,语气极为诚恳。

    然而夕涵还是没有回话。

    方七有些着急,但转悠了两圈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他呆站了半晌,咬咬牙,又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道:“夕涵姑姑,您不要气司公。三年前,九王为了拉拢司公,送给了司公一个女子,那个女子……”

    他的话头一顿,抬眼想偷瞧了下夕涵的反应。但夕涵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什么都看不见。

    只是话已经说到这里,已经没有停止的可能。

    方七咬咬牙,还是说了下去:“那女子自称夕涵,说是司公的姐姐。当然现在看来,那必然是个假货。”

    方七仔细斟酌了语气,才继续说下去:“当时司公被蒙骗了,对那女子视若珍宝。不过假的终究是假的,司公在发现以后便转投了当今圣上。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司公并没有处死那名女子,甚至仍旧精心地对待。想来是因为司公用情太深,所以哪怕是假的都狠不下心来。”

    夕涵仍旧没有回话,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后来在圣上即位的前夕,那名女子给司公下了毒,使司公落到了九王手里。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九王,把失败的原因归结到司公身上,将司公关在地牢里折磨了三天三夜……”

    方七说到这里,似乎不忍心说下去,声音颤抖得厉害。

    “没有人数的清,司公受了多少刑罚。只是司公被救回来时,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五六位太医联手救了快一个月,才把他的命保下来。司公的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疤痕,还有司公的右腿虽然看着无恙,但是现在稍有阴天下雨,必是疼痛难忍。”

    方七说着话,几乎都要落下泪来。

    想起那个时候的场景,他也难受得紧。

    那个时候他便是在司公面前服侍,所以当时的情况他是最了解不过的。

    “夕涵姑姑入宫也有三年了,如今突然被圣上指派过来,司公自然……”

    方七的话说到一半,便没有说下去。他一撩衣袍,噗通就跪了下去,“奴才能看出,司公对姑姑不是没有心的。只求夕涵姑姑能够怜司公几分,不要与司公置气!”

    “把他叫来。”

    夕涵的声音带着几分喑哑,语气听似平静,却似是极力克制。

    “这……夕涵姑姑,司公这会子正在处理公事,怕是一时……”方七还想再劝上几句,但是夕涵根本不理他,不看他也没有再说话。

    方七犹豫了片刻,还是快步离开了屋子。

    听见方七离开,夕涵才睁开眼睛。

    她抬手摁在自己的心脏处,只觉得胸膛中满是酸涩。

    她咬住下唇,忍住翻腾的情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方七说的事情,她确实丝毫不知情。不过结合这些事情的话,她也就明白了束和昨天猜忌她的原因。

    但是心中的烦躁不仅没有消减,甚至更加厉害起来。

    过了好一会,门再次被打开了。

    束和走进屋里,他扫了眼桌子上丝毫未动的饭菜,语气平静地开口:“你该吃些东西的。”

    夕涵侧头看向他,束和似乎比昨天憔悴一些,眼下也明显的发黑。

    她不由更气了几分,冷冷地开口:“过来。”

    束和被她命令的语气,弄得有半刻的发愣。却莫名觉得眼前的人,并不是在发脾气。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手指躲在宽大的袖子中,一下下地摩挲着微凉的手串。

    夕涵没有再说话,只瞪着一双眼睛瞧他。

    “不管如何,你都该吃东西的。”

    束和终究是妥协了,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床前,语气仿佛是劝告。

    夕涵气愤异常,猛地起身抓住束和的左手,一把将那串手链扯了下来。

    动作太大伤口又开始疼起来,她愈发心烦意乱,本想抬手就把那手串扔了。

    但是目光触及到束和的瞬间,还是改变得了主意。

    把手串狠狠地拍在床头,冷哼一声躺回到床上,转过头不去看束和。

    束和如今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在女子坚定的目光下走了过去,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下一刻自己视为生命的手串就被人扯了下来。

    一个让他心颤的猜测涌上心头,那震动一点点扩大,那种酸涩充盈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束和却没有精力去在意自己的心情,他紧紧地盯着夕涵,生怕下一刻她又要消失不见了。

    “你说话啊,昨天不是挺厉……”

    久久没有等到束和开口,夕涵更加烦躁了几分,拧着眉,恶狠狠地瞪过去。

    但是等她看到束和的一瞬间,声音却戛然而止。

    这人,居然哭了……

    现在不是已经很厉害的总管了吗?

    哭什么!

    她还记得玉儿嘴里束和的凶名,还有昨天那个淡定冷静的表情……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