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八章 再回,已是沧海桑田

    男子却又摆手打断了她的话,一脸严肃地问道:“时间不多了,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想要留一段时间?”

    “是,我想要再留一段时间!”

    夕涵也收起了脸上的随意,极为郑重的回答道。【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你的身体不能长时间留在这个朝代,所以想要留下来,我只能帮你借尸还魂。但是你要知道,这个朝代的下一个时间节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也就是说你留下来,会孤立无援。”

    男子低头看着腕表,皱着眉,语速快了几分。

    “我明白,但我不能就这样离开。”

    夕涵认真地点头,表示男子说的自己都听进去了,并且依然坚持之前的决定。

    “好,剩下的我帮你。但是相关的技术还处于实验中,所以中间也可能会出现问题。不过,不用害怕,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去的。”

    男子注视着夕涵,声音低沉而郑重。

    “嗯。”

    夕涵点头应了,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应该是她能够想到最好的解决方式了。

    见正事说完了,男子也放松了不少。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得有些无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喃喃道:“只是希望那丫头能少骂我两句了。”

    腕表再一次发出警示的声音。

    男子收了笑容,看向夕涵,又嘱咐了两句:“万事小心,却也不用害怕,你在这里不论发生了什么,都有补救的机会。”

    他的话音未落,夕涵就感到眼前一黑,坠入一片混沌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夕涵才重新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

    脑袋很晕,腹部有伤口一阵阵地抽疼,难受得让人恨不得再昏死过去。

    她挣扎想要起身,但是胳膊根本使不上力气。

    “夕涵姐姐,你醒了?”

    旁边响起一个少女的声音,随后有脚步声走进。

    夕涵很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自己旁边的人是谁,但是眼皮就像是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一阵疼痛突然涌了过来,让她又重新坠入黑暗中。

    “玉儿,是夕涵醒了吗?”

    随着门开,一个穿着浅蓝色裙子的女子走了进来。

    眉目如画,气质温婉,看上去大概二十上下。

    “华悦姐姐,”

    被称作玉儿的少女,起身福了一礼。

    她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圆脸杏眼,清纯可爱。

    玉儿似是苦恼地嘟起嘴,开口道,“刚才瞧着是醒了,但是这会好像又睡过去了。”

    华悦几步走到床前,探头看了一眼正在昏睡的夕涵,轻叹了一口气道:“夕涵为了救主子,九死一生,能活过来就是好的。”

    玉儿想起那天的情景,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再看向夕涵的时候,眼中明显多了同情:“那个疯子就应该扔到冷宫去,真是吓死人了,还好夕涵姐姐反应快。”

    “好了不说了,回前殿吧。这会主子该用晚膳了。”

    华悦抿唇露出一个笑,而后招呼着玉儿离开了。

    两人刚出了巧杺殿,便迎面撞上了一队太监。

    为首的男子穿着深青色的宫袍,见门里突然窜出来两个宫女,也丝毫不惊讶。

    只用那双狭长的眸子瞥了她们一眼,视线中的寒意几乎要把人冰冻上。

    不过,男子很快收回了视线,从她们的面前走了过去。

    “见过束司公。”

    华悦反应显然更快一些,连忙行礼。

    见旁边的玉儿还傻乎乎地站着,华悦有些着急地扯了扯她的袖子。

    玉儿不明所以,但还是顺着她的动作行了礼。

    然而玉儿行过礼,那队太监早就走出去很远了。

    她有些奇怪地拽拽华悦,开口询问道:“华悦姐姐,那人是谁……”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华悦用手捂住了嘴。

    华悦往那队人离开的方向张望了一眼,心有余悸地开口:“那是掌管内务府和慎刑司的束司公。我与你说过的,你忘了吗?”

    “是那个煞……”

    玉儿做出恍然大悟状,嘴里‘煞神’两个字还没有说完,就又被华悦用手堵住了。

    “玉儿,不要乱说话!你太冒失了!”

    华悦脸上多了些气恼,拧着眉,语气严厉起来,“你以为每天死在慎刑司里的人还少吗?”

    “我……我不乱说了……华悦姐姐,你不要生气……”

    玉儿意识到自己惹了祸,声音小了几分,扯扯华悦的衣袖,隐隐有撒娇之意。

    见她做伏小,华悦心中的气恼也少了几分。

    她伸手点点玉儿的额头,俯身到玉儿的耳边,小声道:“这位束司公在那件事里没少出力,如今正是得宠。因为同时掌管内务府和慎刑司,所以权利极大,宫中到处都是他的眼线。若惹了他不高兴,可能下一刻就会被拖入慎刑司,再也出不来。”

    “啊。”

    玉儿惊呼一声,又赶忙用手堵了自己的嘴。她瞪着圆圆的眼睛,明显是惊魂未定。

    “现在知道怕了?我说过多少次要谨言慎行……”

    华悦眼看时间也不早了,便拽着玉儿往前殿的方向去了。

    而在另外一边,那行太监已经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带走。”

    刚才把两个小姑娘吓得不轻的煞神,这会正面无表情地站在浮湘殿门口。

    他看着跪了一院的丫鬟太监,只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话,也没有等后面人反应,便抬脚走向主殿。

    有一个圆脸矮鼻的小太监快步跟上,先一步帮他推开了主殿的门。

    他抬脚走进屋中,视线扫过里面的两个人,声音仍旧平静没有起伏:“娘娘,请吧。”

    这话音未落,就有太监举了托盘进来。

    盘子上端正地摆着一条白绫和一杯毒酒。

    穿着华服的女子满目苍凉,她似是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大笑出声:“陛下竟然如此,本嫔侍奉过先帝,陛下怎能如此……”

    她笑着笑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束司公,能否再给娘娘一点时间。”

    屋中那个一直沉默的蓝袍女子猛地跪下身,她似是上了些年岁,眼角已经隐隐有了细纹。

    此时伏在地上在,声音中满是哀求。

    束司公却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开口却已经拒绝。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