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三章 得知真相的纠结

    目睹了这一切的夕涵,可以说是目瞪口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她蹲在地上半天,都没有捡起来一粒珠子。

    等到屋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才赶忙动了起来,小束和还在外面,怕是要等急了。

    她快速地捡了地上的珠子,简单清点一下,确定没有遗落,便把东西往书包里袋子里一塞,快步离开了屋子。

    一路出来,果然看见小束的背影。

    他正往院落的方向走着,只不过那动作比蜗牛快不了多少。

    夕涵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一脸严肃的太监,明白小束和不能在这么门口多待,便快步跟上了小束和。

    她弯腰拉了一下束和的小手,小声道:“我回来了。”

    她温软的声音,一下子把小束和心中的浮躁抚平了。

    小束和轻轻应了,嘴角多了些微小的弧度。

    两人一并走着,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询问道:“姐姐,没事吧。”

    夕涵脑子里都是刚才看到的事情,听到束和说话,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没事,手链断了而已。”

    “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小束和在宫里摸爬滚打了几年,最会谗言观色。

    他听出夕涵语气中的低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询问了。

    “啊?”

    夕涵被这个问题问得一怔,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明白小束和是感觉到了自己心情不好。

    她轻叹一口气,摸摸束和的小脑袋,开口道,“是我哥哥送我的,也算是重要吧。如果让哥哥知道我把手链弄坏了,肯定要骂死了我了。”

    这手链是哥哥送给她的十八岁成年礼物。

    当时哥哥还没有工作,却硬是打了两个月的工,攒下钱给她买了最好的玉石手链。

    夕涵本来是不喜欢带什么首饰的,但是因为哥哥的这份心意,这串手链便一直带着了。

    她想起自家哥哥假装凶狠的样子,嘴边多了几分笑意。

    “尚衣局会有很多丝线,就算是一些极为珍贵的,也可能会有。我与那里的管事认识,可以偷带出来一些。”束和始终低着头,声音一直低低的。

    夕涵知道他的心意,只觉得这个孩子很是乖巧极了。

    她心下不由一软,开口道:“没关系,只是接口断开了,一会我尝试着修理一下……”

    她察觉到束和的情绪低落,便话头一转道,“如果修不好,再麻烦我们小束和帮忙找替代的线,好不好?”

    “嗯。”

    束和虽然仍垂着头,但是情绪似乎高涨了很多。

    夕涵摸摸他的发顶,到底还是孩子啊。

    虽然她也不怎么明白这宫里的弯弯绕,但小束和若真的有人护着,就不会被这么多人欺负了。

    所以他嘴里的认识,夕涵并没有太相信,如果真的让这个孩子帮忙了,还不知道那个尚衣局的要让他付出什么代价。

    而且只是从中间断开,一会把珠子重新穿上,再把线打一个结就可以了。

    只不过她手不巧,估计勉强修复的手链,会比以前短一些,她大概是带不上了。

    夕涵想到这里,下意识捏了捏束和的手腕。

    如果是这个孩子,应该是可以的吧。

    “姐姐,怎么了?”

    这会已经走到了人多的地方,小束和只能把头垂得更低了一些,动动嘴唇声音很小。

    “没事啦,就是在想怎么把你养胖一些。这小手腕感觉一使劲就要折了。”

    夕涵把小束和的手腕握在手里,话里满是温柔。

    小束和的脚步一顿,耳尖悄悄红了,过了好久,才闷闷地回了一声嗯。

    他害羞的小样子,让夕涵的嘴角弯了又弯。

    她很想伸手捏捏束和通红的小耳朵,但是又怕逗狠了,便暂时放弃了。

    两人一路回了休息的屋子,小束和颠颠地跑进去复命。

    夕涵靠在墙上,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心情低落下来。

    听那个秋华说的话,她怕是对于公公一丝真情都没有的,而且……

    夕涵抓抓头发有些烦躁。

    这于公公对于秋华的喜欢都写在眼睛里了。这样伤害一个真心实意的人,真的很过分!

    没等她理出了个头绪来,小束和就从里面出来。

    他装作不经意地四处看了看,才抬脚向着后院去了。

    夕涵亦步亦趋地跟上,心情却愈发沉重。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今天晚上于公公就要为了秋华去死了。

    可是,怎么能这样那!

    “于公公今天高兴,我今天下午只要把后院的柴都劈了,就可以休息了。后院阴凉处有桌子板凳,姐姐可以坐在那里等我。”小束和转弯进了僻静处,才小心地开口。

    “嗯。”

    夕涵强撑起精神,点头应了,跟着小束和进了后院。

    这里的环境还是非常僻静的,院子的一边种了些花,正是花开好看极了。

    夕涵这会却没有精神去看周围的美景,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后,整个人趴到了桌子上,心里一阵阵烦躁。

    小束和察觉到了她的情绪,却以为是因为手链的事情,便努力思考起怎么拿到一些好的丝线。

    他之前说的,与尚衣局的管事认识,其实是骗人的。

    他曾经是在尚衣局做过,只不过那个时候的管事还是另一个。

    而且他正在最底层的泥潭挣扎,在这些有些权利的人面前并没有情面,所以只能用钱。但是他的月俸大多孝敬给上面的几位公公了,剩下的并不多,不过……

    夕涵不知道小束和在想什么,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纠结不已。

    她真的没法眼睁睁看着于公公为情赴死,而且那个人就是为了利用他。

    但是她又能怎么阻止那?

    以一个外人的身份,怎么看都是挑拨离间吧。

    再说其他人还听不到她的声音,只能通过小束和传达,虽然她也知道如果她开口,这孩子多半会答应。

    但是她又怎么忍心给这个乖巧的小孩再招惹什么麻烦那?

    心里的天平,自然是倾向于小束和的。

    所以这也是不能的。

    至于能够使用的二级权限……

    过了好久,小束和突然走了过来,试探着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院子有些偏远,周围甚至不会有人经过,他说话也方便了很多:“姐姐,还在难过吗?我知道尚衣局有一种特殊的线,是番邦进贡上来的,极为坚韧……”
推荐阅读: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太上宝篆
  • 明鹿鼎记
  • 三个人的末世
  • 我的领域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