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八章 神算子(上)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余记   书名:天地孤隐_天地孤隐无弹窗_天地孤隐最新章节
    傅长青向李仪简单交代了几句,就下山去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傅长青自是避开郝春秋,他也担心郝春秋万一死皮赖脸跟着自己到了应天,多添变故。

    夜里,傅长青特意算了一卦,利东方,遇故人。傅长青想着,自己本不久是去见故人的吗,看来这卜卦颇不灵验。

    其实以傅长青的身手,从落霞山到应天城也只需一天时间,但是傅长青自是怕引起麻烦,所以选择徒步而行,虽比常人快一些,但是一路上也有不少赶路的江湖客,所以以傅长青的速度,倒也不惹眼。但是夜里傅长青自然就没有了顾忌,就算有人看见,自也看不清他的模样,就算传出去,谁又能猜到是他傅长青。

    一大早,傅长青已经作为第一批入城的人进入了应天城。傅长青摸着空荡荡的肚子,也就随意找了一个卖早点的摊子坐下。

    一碗稀粥,已经足够傅长青一天的消耗,但是在付钱的时候,让傅长青比较尴尬,倒不是傅长青忘了带钱,只是这一碗粥的价格实在不知道怎么付,半文钱。

    傅长青不可能将一个铜钱分为两瓣,那样的话就已经不是铜钱了。就给一个吧,但是店家偏偏不收。最后店家硬塞了一根油条给傅长青,用油纸包着。

    说来这根油条已经是一文了,所以店家毕竟还是亏了。

    傅长青看着油条,丢了怪可惜,本想找一个乞儿送出去,但是这里毕竟是应天城,朝廷怎么能容得下,傅长青一口下去,味道不耐,觉得回去后是不是让饭堂那几位厨子也尝试做一些。毕竟用的都是菜籽油,不算荤腥,但是神剑门本就不忌荤腥,只是一只比较节俭,节俭到贫穷。

    傅长青油条还没有吃完,却见街边有一个算命的摊子。一个道士装扮的人坐在长桌后面,旁边一个少年拄着一支布幡,上书神算子三字。

    想来傅长青是不是倒也会算上一卦,今日也算遇上了通道。但是傅长青见道人和少年衣服都有尘土,其中少年头发中还有稻草。傅长青知道,这倒是虽自称神算,但是生意并不怎么好。

    傅长青记得当年,自己在山下没有银钱住店吃饭时,倒也摆过摊算过命,虽挣不着大钱,但生活无忧,不至于落魄如此。

    傅长青落座,算上给道士开了第一单生意。

    话说道士在这里已经做了好些天,也用了各种手段,但是就是没有生意shàng mén。道人记得在乡下时,每次出摊都是人山人海,来找到算命解签的都要排队。

    本想着这应天人富裕,但是奈何这里的人似乎都不太信这个,所以知道盘缠用尽,道人也没有等到一单生意。

    此时见有顾客shàng mén,道人自是喜上眉梢。

    “大爷,解签还是解字还是算命。”道人问傅长青。

    “解签怎么说,解字又怎么说。算命怎么说?”傅长青问道。

    虽然道人不太喜欢傅长青的不上道,因为一般人坐下后一定有事要问要求,自然应对起来就要好办的多。但是这毕竟是他第一单生意,而且傅长青看上去虽不像富家翁,但也是一个不缺钱的主,所以道人一定不会让傅长青离开,所以开口向傅长青离开。

    “解签,自然你需从这竹筒里抽初一支来,在问吉凶。解签只要一文钱,化灾另算。”道人将竹筒推到傅长青的面前。接着说道:“解字就是,你随便在自上写一个字,可问吉凶、前程、姻缘,只要是你想问的都行,当然这得两文。”道人伸着两根手指。

    “至于算命,就要复杂一点,你的告诉我你的性命生辰,不过您算是第一个客人,也只要你一文钱。如何。”

    听着道人说完,傅长青知道这道人为何混得如此模样,虽然傅长青听上来,这道人可是三行俱通,一般人都只走一途,所以傅长青知道道人水平一定不高。

    再者这收费完全没有显现出一个神算的水平,再加上装扮的原因,应天城里的人多半是将两人当做了骗子一类,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生意。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求签,在解字,最后在算上一算如何?”傅长青说道。

    “这自然是极好的,只要你愿意,老道我保你满意。”道人一听傅长青解签、解字、算命都要,知道自己和徒弟的早饭算是有了着落。

    一般人求签,都是双手抱着竹筒摇晃,要落那一根便是那一根。

    不过傅长青自是不愿浪费那个时间,虽然也可以用功力抽出一根,但是应天也是藏龙卧虎,就怕有心人的眼睛。

    所以傅长青用手直接在竹筒里选了一根抽出来,当然傅长青也不知道签上写着什么,傅长青也没有看,直接递给了道人。

    道人随即念出签文:“非玄非奥,非浅非深。”

    两句签文,道人知道傅长青来应天应该要找东西。

    不过傅长青知道道人的签文不全,应该还有一句‘一个妙道,着意搜寻’才对。不用道人解释,傅长青已经知道是何意,签文大致意思就是,傅长青此行不太顺利,但是只要凡事多留意,也能办成。

    道人自是不知道,傅长青也懂签文,自然还要解释一番。

    只听道人说道:“大爷,从签文看来,您此行办事可得小心留意才是,虽有些困难,但大事可期,有惊无险。”

    傅长青点头道:“借道兄吉言。”

    才出口,傅长青知道自己在无疑见漏出了身份。道人在听到道兄二字是立马明白,眼前这人就算不懂卦文,但也算是半个同道,所以道人新下有数,知道此人算命求签是假,砸场子是真。

    不过道人也是见过世面的,当即将草纸推到傅长青面前,递上一直沾了墨的笔:“请。”

    傅长青知道,自己算是惹麻烦上升。但还是结果笔,在草纸上留下浓浓的一横,只是一个一字。道人既然已经知道了傅长青的来路,所以傅长青自是也得拿出一点手段。

    解字必须从字本身入手,但是不能留在字的本意上,主要是kàn zì迹的走势,走势显人心,只有道人明白了傅长青的心里,才知道傅长青要干什么,想问什么,也才知道怎样才能让傅长青高高兴兴的将钱留下。

    不过‘一’字比划太少。所以道人见到一字就皱上了眉头,但是道人不会认输。而且道人从方才傅长青运笔的手段已经知道,这个字体不是傅长青常用的,而且在写之前,傅长青可以压下了心中的思绪,用一种空灵状态将这一笔完成。

    不过傅长青也为道人留下了意思痕迹,便是在最后收笔的时候,傅长青可以下压了一下。‘一’字尾巴上就有了大大的一点,斜下。

    道人开始解说:“好,好一个一字,要是一般人,还当真无解。请看,其一字中,有些许空白,虽然您一心想要顺风顺水,一路到底,但是其中仍有不如意之处。是为一大难。左后收官也是差强人意,虽然可能是您有意为之,但是有意俱为无疑。虽然我不知道您到应天到底要干什么,但最好就此打住,不然这一点就会从纸上落到地面,生根发芽。”

    傅长青的手在桌下不停的掐着手指,他知道道人所言非差。昨天傅长青分明算到是利,虽不是吉,但万事可期。怎么今日却得出了一个相反的结果。

    “大爷,这命还算不算。”道人摸着他那稀少的胡须。

    傅长青回过神来来:“算,自然要算。”

    “那就请报上姓名和生辰吧。”

    “傅长青······”傅长青正要将生辰说出。

    道人却一下站了起来,说道:“大爷,不要说了,您这生意道爷我不做了。”

    说罢开始收拾摊子,这是道人的凳子下还站起一个人来。

    傅长青仔细看来,还是一个女子,一头火红的长发,不是无名是谁。此时傅长青已经知道了道人的身份。

    所以也明白青木为何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就要走,连钱也不要了。

    “你走,你快些走。”

    面对青木的催促,傅长青自是归然不懂,一手握住竹筒的下端,青木拿住其上半截。

    “放手。”

    “大师兄,这么些年不见了,来应天也不会山看看,你可知道,小师妹至今还在等你。”

    “你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夜道士,靠算命忽悠人过活,和你们没有半可钱的关系。”

    而无名自是认出了傅长青。

    “嘿,老家伙,原来是你啊,你有不有钱,借我一点,我都几天没吃饭了。”

    其实无名自是没有说真话,青木每次买回的东西大多数都是无名和羊倌吃了的,只不过两人的胃口奇大,自是和没吃一样。

    所以羊倌才一直拄着幡子,因为饿得实在没有精神。

    傅长青自是一把拉住青木的手腕,傅长青知道青木不愿见自己,一定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但是既然已经撞见,虽不一定要将青木带回神剑门,但是师兄弟二人也应当好生徐一叙聊一聊。

    青木见傅长青已经用上了功力,自是不敢下风,在两人同时发力之下,竹筒分作数片,其中的竹签也是撒落一地。

    这时周围已经有了不少人围观,虽然不知道两人为了闹了起来,但是看热闹是所有人都喜欢的。

    竹筒碎裂,但是青木的手腕还被傅长青抓住。

    青木那肯就范,一手按在桌面,就像傅长青推去。两人。青木站着,傅长青坐着,自是坐着的傅长青吃亏。

    傅长青一手抵住长桌,慢慢站起。

    “师兄,这么多年了,看来功夫倒是未曾放下。”

    其实傅长青才用了三分里,但是青木这几十年又何曾放下过,所以也应该和傅长青差不离。

    这长桌木材本就一般,自然也受不住两人的力道,从中间崩裂开来,落了个和竹筒一样的下场。本来周围的人一开始以为有热闹可以看,但是此时两人无疑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一般人哪里可以将一张桌子给崩碎。

    所以自顾散开,生怕满了一步,就做了那池鱼。

    但是这自然的有人管,应天里的消息传得很快。所以人群还没有散尽,就有一群身着铁衣的人向两人跑来。抽出佩刀,将四人围在中间。

    “师傅,不要打了。不然就要蹲大狱了。”羊倌拿着布幡,尤其无力的说着,显然是饿极了。无名自是将青木做的凳子向后拖了一点,坐在那里看两个老头角力。

    不过傅长青肯定比青木年青多了,毕竟一人须发乌黑,一人须发灰白。

    傅长青看向这些将自己围起来的银甲人。一只手握住青木的手腕死死不放松,剩下的一只手和青木的手掌对在一起。看似不分高下绝不分手。

    一手拼内力,青木被握住的手不断应震近,想要破开傅长青的束缚,但是青木会的,傅长青岂会不知道,你又震劲,那傅长青就用绵力,一时间难分胜负。

    不过傅长青也知道,他们这么被人围着也不是一个事。

    傅长青对场外喊道:“叫你们领头人出来见我。”

    听到傅长青的喊声,围着的人分开让出一条通道。一人走了进来,将面甲启开。

    这人正是当年和和秋千索交手的刘宣义,但因为放走秋千索的缘故,就被从铁衣卫统领的位置上扁了下来,说来刘宣义这个巡街的小队长倒也做的有声有色,只是俸禄少了一点,但是油水却多,算是一个肥差,所以上头几次都想将其调回去,虽然不可能在作统领的位置,但是比这个巡逻队队长的实权就打多了。

    毕竟宫里有刘宣义身手的人并不多,但是刘宣义却不干了,就耐在巡逻队不走了。

    “前辈,在下刘宣义,是巡逻队队长。不知前辈有什么吩咐。”刘宣义不傻,虽然两人影响了应天城的秩序,不过罪名到也可大可小。

    往大了说,刘宣义可以直接让两人充军,小了说,也就关上一两天,然后在交一点罚款就行,连案底都不会有。而且刘宣义一眼就已经看出来,两个老头,自己不是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所以能够劝两人收手自然是最好。

    所以一开始,刘宣义根本就没有准备下场,只是手下将两人为了起来,而且圈子也足够大。一来给两人留出了足够的场地,而来业可以防止两人因为失手而伤了周围的平民。

    “小子,我怀里有一件东西,你可能需要,你自己来取。”傅长青说道。

    刘宣义当然知道傅长青不方便,两只手都腾不出来。但是刘宣义知道傅长青一定是要huì lù自己。刘宣义此时已经忘记自己在两rén miàn前犹如蚂蚁,所以放心的上前。

    确实,就算刘宣义今天对两人出手,刘宣义有一身银甲罩着,两人自是拿刘宣义没有办法,更何况傅长青和青木本就不占理。

    刘宣义从傅长青摸出了一袋子银两,份量不小。

    “老爷子,算你识趣。看在银子的份上,我就不抓你们了,如果你们还要打,可以到城外去,到了外边自然没有关你们。”

    虽然傅长青染了发,但是脸上的纹路还在,所以刘宣义自是看出傅长青染了头发,也知道傅长青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所以这钱他就收下了。

    正要离开。

    “站住,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个东西。”傅长青又喊住了刘宣义。

    刘宣义想着,难道这些钱还不够,老家伙要给自己更值钱的东西。但是太过贵重,他一个小小的队长怕是吃不下去。

    但是刘宣义还是伸出了手,倒是如果太过贵重,他在还给老人不也一样。

    在摸,却没有摸到钱袋,只有一张牌子,因为在怀中,却不觉凉手。

    刘宣义将其取了出来,入手温润。刘宣义一看,果然是玉质的,还是最好的和天籽玉。刘宣义的一个念头就是发了,这东西价值可是不菲,他吃一辈子也是够了。

    刘宣义见四周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中的玉牌,自是就要揣入怀中。

    “小子,你不识字。”

    刘宣义将玉牌取出,仔细一看。之间玉牌的正面有一把剑,悬在一座忽隐忽现的山上。翻过来,却只有神剑二字。

    刘宣义突然觉得这玉牌四周的云纹有些扎手。

    刘宣义将玉牌和钱袋都放回傅长青的怀中,向四周道:“兄弟们,收工。”

    这是一人走到刘宣义身边小声说道:“队长,就这样走了,传出去怕是不太好过。”

    “放心,这两人不是我们可以管的了的,那个想管,自己来便是,我绝不拦着。兄弟们,今日城中可有什么是发生。”向那人解释后,刘宣义大声问道。

    “回队长,今日皇城阳光明媚,朗朗乾坤,在皇上的光辉下,自是没人闹事。”十熟人的声音,威势自然不小。

    

    

    
推荐阅读:
  • 深圳,我把魂丢了
  • 总裁强势宠:老婆,甜甜哒!
  • 权婚蜜爱:顾少强势宠
  • 西风杀
  • 特工皇后:庶女步步高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