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 剑成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余记   书名:天地孤隐_天地孤隐无弹窗_天地孤隐最新章节
    最后一道天雷如龙,秋千索气喘吁吁。【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孤胆成,迎上雷龙,真力全力运转,內府空空如也,雷龙咬住孤胆剑身,窜动的电流瞬间布满秋千索全身。

    秋千索从高空落下,落入碧波湖,谢玄将秋千索捞起,放在岸边,秋千索皮肤层层剥落,露出新生的皮肤,呼出一口黑烟,其中夹杂着烤肉的气味。秋千索看着谢玄,蠕动一下嘴角,颇为吃力,发不出声音。谢玄抱起秋千索,走进自家家门。

    对于此,谢玄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失望。谢玄和孔贞擦肩而过:“好自为之。”

    这算是孔贞给谢玄的警告,谢玄不为所动,也不回答。孔贞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但是孔贞却不会亲自出手,因为他是圣人,这等下作的事自然要让谢玄来做,就算以后穿出去,也不会损害他圣人之名。

    看着谢玄的背影,孔贞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但是此时孔贞还不想和谢玄翻脸,毕竟短时间可培养不出一个和谢玄一样的打手,虽然谢玄已经开始反抗孔贞,但是孔贞自认谢玄不会做那天下大不违之事。况且,孔贞手里还握着谢玄的命脉,谢玄一时也不敢妄动。

    谢玄推开房门,房中有一女子,约么三十上下,充满成shú nǚ人的气质。

    “这是我一个朋友,受了伤,需要留下一段时间。我不在的时候,望你在老祖面前多担待一点,无比保住他性命。”始终谢玄没有看女子一眼。

    “哼,你这种人什么时候也能有朋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认识一天时间不到。”女子愤愤不平,这愤不知又是来自何处。

    谢玄走出屋外,孔贞正等着谢玄。

    “老祖,可还有事?”孔贞双手背在背后。

    谢玄隐约看见孔贞脸色不太好,知道孔贞在碧波湖上不止是败于邢俊山这么简单,应该还受了伤。

    “这十余年来,你还是第一次走进这间屋子,还是要不住一个外人的性命,谢玄,你很好。”孔贞语气飘然,当真是那世外高人。

    “老祖,身体不好还是早些休息,如果只是这些不重要的话,找个下人传话便是。”说完谢玄就转身离开。

    孔贞也不阻拦,回到他独立的院落。

    谢玄来到书房,书桌上放着翻开的论语。谢玄关上书页,摸着粗糙的封面,将这一本论语放在书架上。一本论语,谢玄读了一百年,却没有读完。谢玄从一排排书架前走过,加上放在书架上的论语,正好三千册。

    书架显然才清理过,角落的灰尘也已经清理干净,看来清扫的人对谢玄的习惯很清楚,清理过后,每本书都放回原处,丝毫不差。

    谢玄护住书架。“你这是何必。”

    你,不知道谢玄指的是谁。或许这个‘你’就是谢玄还留在书院唯一的原因。谢玄取出道经,区区数千言,谢玄早就烂熟于心。谢玄落座,翻开封面,不是正文却是扉页。

    大元十年四月手书,赠于谢玄。

    字迹工整,却也止于工整。谢玄翻过扉页,有了正文。

    谢玄一页一页翻过,将每个字留在心中,三十年,谢玄用三十年将书写之人当时的抄写没一笔一划都推算出来,留在心底。已经是最后一张书页,谢玄已经道经读完,合上书,东方的天已经泛白,数千言的道经,谢玄用了一整夜。

    谢玄将道经放回,来到女子房间。发现秋千索已经恢复不少,而那女子却不在房里。谢玄搭上秋千索的手腕,发现秋千索体内的雷电之力已经消失大半,说不定在有一天时间,秋千索就可以将体内的雷电之力化尽。此时谢玄有点后悔,如果他早知道秋千索能够自己化解体内的雷电之力,也就不用来求那个女人。

    秋千索看着谢玄,其实一整晚秋千索并没有睡。一来,秋千索还从来没有躺在陌生女人的床榻之上;二来,秋千索要抓紧时间吸收雷电之力。邢俊山下一个要去的地方,秋千索已经猜到,所以他要赶紧恢复,一应对接下来的变故。

    “谢兄,多谢昨晚你及时出手。”秋千索说的是,谢玄将他从湖底捞出的事。

    “哪里话,昨天要不是你替我接下天罚,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扛过。”

    秋千索知道谢玄是谦虚,以谢玄的修为说不定比自己还轻松,是自己多此一举。

    秋千索想让谢玄帮个忙,将自己送往荆州天火教。谢玄立即猜出秋千索的用意,但是根据昨天孔贞和邢俊山交手的情况看来,秋千索无疑是螳臂当车。

    谢玄安排一辆马车,借着清晨的凉意,赶车上路。

    天大亮时,那女子回来,已不见秋千索身影,书房中也没有找到谢玄。女子坐在书桌前,像是泄了全身力气,靠在椅子上,头偏向一边,窗外葱绿的芭蕉叶上结满露珠,尤其是那叶尖上挂着的那一粒,倒映着女子面容。

    不得不说,谢玄的车技很好,秋千索躺在车中很是舒服,但是秋千索心中却是不太安稳,但是有说不出口。

    驾车赶路三日,秋千索已经好了大半,赶路自然不成问题。

    所以秋千索就有单独上路的意思,不过谢玄却执意要和秋千索一起去。两人弃了车,换上快马,争取早日赶到天火教。

    荆州地势平坦,少山区,更没有大山名山。不过天火教却是在一条峡谷中,名叫烈火谷。天火教依山而建,多数建筑一半在山崖上,一半悬于山崖外。站在下面向上望去,给人一种空中楼阁的感觉。如果站在山顶往下看,好似有位于地底。

    一道水流从悬崖中间穿出,落下的水流击起的水汽,将整个天火教都笼罩在内,朦朦胧胧,隐隐约约。所以这里有一个名字叫落水崖,意味崖上出水的意思。

    邢俊山站在崖底,水流击起的水花落在邢俊山的布袍上。

    这是天火教已经有弟子发现线面出现了一个怪人,之所以在天火教看来邢俊山是一个怪人,因为这里对天火教之外的人呢来说就是禁地。邢俊山到了这里还没有人发出警报,所以不是一般人,而且谷底一般不会到那里去。

    一群弟子从楼阁里放下绳索,从绳索上下谷底,将邢俊山围起来。

    “来者何人,为何私闯烈火谷落水崖,快快离开。”说话那人还比较克制,没有拔出钢刀。

    “什么火呀水的,叫原随云出来见我。”邢俊山颇不为意,眼前这些人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拦路石子而已,一脚就可以踢开。

    “大胆,竟敢直呼教主名讳。”说罢抽出刀来,欲将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毙于刀下,尸体丢进水里喂鱼。刀身窜出丝丝火苗,将刀身裹住。

    邢俊山单手一引,数条水流从水面飞起,将那些天火教弟子一一定住。

    “原随云,你在不出来。小心我将你这些徒子徒孙一一杀尽。”邢俊山用上真力,声音一直传到天火教深处。

    在音波震荡下,不少弟子软身倒地,失去意识。

    “邢俊山,你闭关几十年,除了涨了一点修为,这养身功夫倒是一点也没有进步。我在熔岩洞,要找我进来便是,何必为难后辈。”一道声音从崖中传出,那些还有意识的弟子知道这正是教主原随云的声音,假不了。

    邢俊山盯着半山腰的阁楼,冲天而起,落在阁楼的通道里。穿过通道,直接奔向熔岩洞。邢俊山不是第一次来天火教,所以对于天火教内部结构比较熟悉。

    越到深处,气温越高,空气潮湿燥热。

    甬道尽头,是一片火红色,邢俊山低头进去。原随云盘坐在石台之上,石台漂浮在涌动的岩浆之上。原随云睁开眼睛,看着邢俊山。

    邢俊山看着原随云,率先开口。“原随云,这些年你也没有白费,这天火心经怕是已经鼓捣成了。”

    “哪里,哪里。天火心经早就残缺不全,这些年我用地火打磨,也只是小成。”原随云笑着说道,却依旧坐在石台之上,没有起身的意思。

    邢俊山抄着手:“这里你占尽天时、地利,要胜你确实不易,但是若要杀你确实在简单不过。”

    原随云用手支着下巴,看着邢俊山被火照耀成红色的脸。“邢俊山,当年那人可比你厉害多了,最后还不是落个身死道消,不值当。在说,和你打多我并没有好处,你还可以以站养气,我却是不行。”

    “原随云,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当年那人只身杀进天火教,将你们所有的高手长老全数杀尽,若不是我暗中出手,你和你师弟任千行只怕也难以逃脱,天火教只怕早就消失。”

    原随云听邢俊山提起旧事,不经叹然。“邢俊山,当年你竟然已经出手相助,此时何必在咄咄逼人。而且今日天火教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天火教,以往还有十大长老坐镇,此时也只有我和师弟勉强支撑。”

    显然原随云不会和邢俊山交手。

    “原随云,不打也行,但是天山派的事,只怕你要给个说法。”邢俊山知道天山派几斤覆灭,是幽冥宗幽冥鬼和天火教任千行做的。

    原随云见邢俊山问天山派的事,暗道自己真实走了一步昏招。

    
推荐阅读:
  • 深圳,我把魂丢了
  • 总裁强势宠:老婆,甜甜哒!
  • 权婚蜜爱:顾少强势宠
  • 西风杀
  • 特工皇后:庶女步步高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