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儒.兵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余记   书名:天地孤隐_天地孤隐无弹窗_天地孤隐最新章节
    秋千索还是晚了一步,等其赶到碧波湖时。【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邢俊山和儒家的老祖孔贞在碧波湖上已经开打,秋千索知道儒家一向以礼仪为重,所能洞口就觉不动手。但是兵家却是反其道行之,能动手觉不动嘴。

    碧波湖边围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其中儒家门人更是群情激奋,按说两人见面不应该这么快动手,就算邢俊山想要动手,孔贞也有办法拉着邢俊山先舌辩一夜才是。

    其实秋千索也不确定,站在湖心亭上的两人就是邢俊山和孔贞,毕竟两人秋千索都只是闻名而没有见面。经过旁人讲解,秋千索才知道,邢俊山并没有直接找孔贞,而是摸到儒家祠堂里放了一把火。所以孔贞知道后立刻炸毛,结果放了火的邢俊山并没有走,反是在碧波湖上等着怒气冲冲的孔贞。

    原来两人还没有开打,不过此时秋千索已经不能阻止两人。湖心亭有八角,邢俊山立在一脚飞檐上,孔贞站在邢俊山的对立面。两人气势不断攀升,邢俊山是君山标志性的红色真气杀伐之意。稍微离得近一些的人,定力不够就会收到影响,迷了心智。

    孔贞身上升起白气,正是浩然正气,温润平和却又寸土不让。浩然正气散开,将那些不小心的人从杀伐之意中解救出来。那些人咬着脑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也明白站近了未必好,纷纷后退,只要能远远看见,以后多一些谈资就行。

    谢玄依旧拿着折扇,走到秋千索身边。

    “这位兄台,还请离远一些,面受那池鱼之灾。”谢玄当然是好意,所以提醒秋千索稍微走远一点,谢玄知道自家老祖今日只怕要和邢俊山拼命,这碧波湖恐怕还盛不下两人。

    不过秋千索并没有离开,但是还是谢谢谢玄的好意。秋千索已经猜到谢玄是儒家门生,因为谢玄身上有一种儒家特有的气质,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其独特的光彩。

    “在下秋千索,阁下怎么称呼?”

    “谢玄。”谢玄将手背在身后,看着湖中的二人。

    谢玄,秋千索本以为身边的儒生至少姓孔,就算不是正方,也是一个偏方。但偏偏却是一个外姓,而一个外姓有如此修为,实在不简单。秋千索知道谢玄并没有说谎,但是也不准备细究谢玄的身份,毕竟这是儒家内部的事,秋千索在有兴趣也不能犯忌。

    谢玄也已经看出来秋千索修为不低,但身形依旧比秋千索微微靠前。

    此时湖心亭上的两人,气势已到巅峰。邢俊山身后的湖水如沸腾一般,水中的游鱼纷纷翻白。孔贞身后的水面,一浪接一浪后滚,一浪高过一浪。并不像邢俊山身后那样煞风景。

    秋千索心里明白,七娘子败得不冤,就算自己也得好生应对,才能输得好看些。

    四章相对,百年湖心亭就此消失。两人落在水面上,稳稳站住。

    碧波湖一分为二,两人之间出现一道丈宽的沟壑,随即有被水填满。两边的水流相击,升起一道水墙,将两人分开。巨大的浪头向谢玄、秋千索二人涌来。

    谢玄将折扇收拢,向前一指,一道气墙将浪头挡住,保住两人的衣衫。那些退开的人显然退得不够远,被浪头打中,卷回了湖中。

    谢玄、秋千索一人一边,将落水的人捞了回来。

    水墙轰然倒下,有击起无数水流。邢俊山和孔贞已经纠缠在一起,难分高下。

    秋千索为了看清楚些,自然不会远离碧波湖,谢玄走到秋千索身后。“秋兄,之前是我多此一举,忘不要见怪。”

    谢玄说的是先前出手帮秋千索挡住浪头一事,开始谢玄并没有看出秋千索的身手,但是谢玄见秋千索出手救人的身形并不比自己底,才确定秋千索也非常人。

    “哪里话,我应该到谢才是。”两人虽你一言我一语,但是眼睛却没有脱离战场。

    孔贞和邢俊山不停的分开,靠近。靠近,分开。能打你一拳,绝不打一章。兵家一杀伐著称,但是儒家修自身,并不以攻击见长,此时孔贞竟可和邢俊山平分秋色,实在厉害。秋千索看着两人在湖面上的身影,不知两人要打到何时,也许真气枯竭才会停下。

    突然两人停下,不在出手。秋千索、谢玄同时暗道不好,一起后撤。

    邢俊山五指微张,抓起一湖秋水,一杆长枪在手成型。孔贞也不落后,真气凝聚,一部论语赫然成型,落在孔贞的手中。邢俊山枪尖横扫,一道水墙扑向孔贞。

    孔贞也不慌乱,翻开书页。“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三‘乎’掷地有声,水墙三连降,最后一个乎字落地,水墙归于湖面。

    既然有第一枪,自然还有第二枪,头一枪为一帘秋水,这二回头就是铺天盖地。碧波湖水面硬生生抬高十丈,邢俊山站在浪头,此时这碧波湖的水就是他的兵。

    面对天上的水,孔贞已然不乱,有一句论语念出:“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

    一字一词铿锵有力,一道水柱将孔贞托起,大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

    巨浪无论如何拍打,如巨石击水,只留下水花朵朵。

    邢俊山第三枪,大浪淘沙,管你千古风流,也得一一沉寂于海底。面对八方风流,孔贞连翻数页。“四海穷困,天禄永终。”八字说出,瞬间四海归寂,八方太平。

    邢俊山看着孔贞。“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你这千年老王八倒也开窍了。”

    邢俊山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要气死人,孔贞听到邢俊山的言语,越是怒火中烧,先前烧了圣人祠堂,此处有有意侮辱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邢俊山本来是赞许之意,只是老王八是在有点刺耳。

    这一句,不但孔贞听得明白,在远处观战的人也听得清楚。

    此时孔贞知道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将邢俊山打败,压下其嚣张的气焰。手中论语转变为一把戒尺,戒尺本为先生教育学生的手段,所以在孔贞手中,戒尺不只是兵刃,更是象征。学生真能忤逆先生超越先生,是为大不敬。

    所以此时,孔贞已经是邢俊山的师傅,天地君亲师,没人可以忤逆。

    在孔贞手握戒尺时,邢俊山明显感觉自己真气运行受阻,天地间也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加在自己身上,要让自己屈服。

    手中水枪重了许多,但这并不影响邢俊山将长枪对象孔贞。孔贞则不在意:“师之道,古从之,今从之,后从之。余不从,是为忤逆。”

    戒尺落下,宛如真的落在邢俊山的头顶,加在邢俊山身上的压力有强了几分,邢俊山挺拔的身躯开始倾斜。

    “三戒醒余身。”说罢,二戒、三戒依次落下,邢俊山单膝着地,看起来邢俊山已经没有还手的余力。但是孔贞反而觉得邢俊山还有余力,因为孔贞并没有感到邢俊山有反抗之意。这说明邢俊山本就尊师重道,孔贞一师道压制,只能一时不能长久。

    眼下天、地、君、亲不可逾越,这是规矩,不能因为孔贞是圣人就会改变。不过孔贞可以借用,但是代价不小。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等时刻,孔贞也并不担心代价的大小,孔贞看了一眼选出的谢玄,谢玄知道孔贞的意思,暗地做好准备。

    天三尺,地三尺,君三尺,亲三尺。共十二尺,家上先前的师三尺,总计一十又五。

    但是孔贞最终也没有按下邢俊山高傲的头颅,第十五尺落下,戒尺破裂,但是天地之力还在。孔贞将戒尺抛向谢玄,口吐天雷引。

    秋千索感觉那戒尺来者不善,孤单出鞘,接住戒尺。

    戒尺化作流管消散于空中,但是天威不可欺。孔贞用天雷引将自己借用天地君亲力量的惩罚转嫁给谢玄,期间秋千索察觉不对,便私自接下戒尺,同时也接下天雷引。所以天威就降临到秋千索的身上。秋千索暗道孔贞也太不是东西,让后背替自己接受天罚,还自称圣人,忒不要脸。

    消散于天地间的浩然正气,钻入秋千索体内。谢玄抓起秋千索的说,欲用秘法将那股孔贞的气息给吸引到自己身上,谢玄不可能让秋千索来替自己。

    反而孔贞倒是愿意,谢玄已经受了多次天罚,在多几次肉身就会消散,既然有旁人代劳,以后她孔贞有多了一次机会。

    秋千索挣脱谢玄手腕,踏上独胆,独自上天迎接天罚,如能回来,比让孔贞老匹夫吃尽苦头,秋千索心里想着,速度一点也不慢。

    看着秋千索御剑而去,谢玄之希望秋千索能大度一些,以后不要找儒家麻烦才是。孔贞见谢玄身边的年轻人飞天而起,略微失神。却不是邢俊山已经摆脱天地禁锢,一个拳头将孔贞打入湖底,之余下一串水花。

    然后邢俊山大笑着离开,留下一群吓呆的人。也不知是谁最先喊出来。“儒圣败了,兵圣打败了儒圣。”

    一时间十传百,百传千。

    高空之上,秋千索指挥孤胆碎片迎击天雷,但天雷何奇多,在说转嫁后天雷会感到受了欺骗,所以威力也会增强。雷光只是擦身而过,秋千索就感到半身麻痹,身体不受支配。

    孔贞钻出湖面时,发现邢俊山已经离去,一张老脸今日算是丢进,自己多年未失手的天雷引竟然有人认出来,这种感觉孔贞很是不舒服。

    孔贞不觉得谢玄有出卖自己的胆子,和谢玄擦身而过。

    谢玄知道秋千索此时仍在独敌天罚,虽然谢玄也可以上去,但是两人的天罚家在一起,后果只有一种,谢玄后悔在天山自己为何要走出那半步,有或者为何不早点走出那一步。无论哪一种,今日结果必然大不相同。

    
推荐阅读:
  • 深圳,我把魂丢了
  • 总裁强势宠:老婆,甜甜哒!
  • 权婚蜜爱:顾少强势宠
  • 西风杀
  • 特工皇后:庶女步步高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