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亡命天涯(1)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余记   书名:天地孤隐_天地孤隐无弹窗_天地孤隐最新章节
    秋霁睁开眼睛,头还是昏昏沉沉。【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秋霁从床上爬了起来,她不知道那人为何不杀了自己。出了房门,冷二正在门外候着。秋霁觉得冷二的举止有些奇怪,以前冷二是会敲门的,不会像今日静静站在门外。

    “xiǎo jiě,季长风已经逃走。大人下令,让xiǎo jiě务必将此人抓回来,并且大人已经提前回应天,这里的事也做了详细安排。”冷二真是冷冷说道,冷二虽姓冷,但是却不是冷性子的人。

    冷二将一张檄文递给秋霁,秋霁觉得双耳不太舒适,伸手却摸到耳坠。“冷二,我记得以前我就不喜欢耳坠,这东西哪来的。”

    秋霁看着檄文,却正是那季长风的通缉令。不但有画像,还有案子的细节,以及追捕的悬赏银。“一万两白银,蛮值钱的吗。你先回去告诉义父,霁儿一定完成任务。”秋霁始终觉得霁儿不太顺口,说罢就要取下耳坠。

    冷二赶忙阻止。“xiǎo jiě,不可。这可是xiǎo jiě娘亲留下的唯一物件,xiǎo jiě从小一直戴着,xiǎo jiě不记得了。”

    听冷二这么一说,秋霁发觉还真是。自从自己那不负责的爹在一次追捕犯人的时候死在外面,自己娘亲也就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也丢下自己走了,然后自己一直和义父生活在一起。知道自己十六岁的时候才单独出来执行任务,不过一次也没有失过手。

    秋霁发觉头还是有点昏沉,心想可能是伤风还没好全。将季长风的模样记住,便出门追去。冷二收拾一番也准备起身回应天。

    等秋霁离开,三号才从暗处显出身影,作为一个shā shǒu,涡轮身在何处也能将自己藏起来,藏起来到简单,但是要瞒过比自己厉害的人的感知才是出色。三号明显是出色一类,所以才会被主人留下来监视二人。

    如今见二人并没有发现异样,三号将情况及时传给已经上路的主人,自己则是远远跟在秋霁身后。

    

    季长风一路算是慌不择路,此时他自己身在何处已是全然不知。那老家伙实在厉害,只怕和那邢无命、邢无意两兄弟还厉害。季长风还记那一夜,他和冷二等秋霁出来吃饭,可是始终不见秋霁出来,便一起去找秋霁。

    却发现房门并没有反锁,两人觉得有异。因为之前秋霁每次都要讲门关牢实,冷二匆忙推开门,声音还没有发出,门缝里伸出一只手掌,冷二直接落在院中不醒人事。好在季长风反应够快,转身就跑,但是才跃上墙头,就吃结实一掌。

    季长风也借着一掌之力,才堪堪逃脱。之所以没死,也全靠背上的铁剑够大够结实。季长风看着掌印,比邢无命留下的深了不少。而且还只是掌劲外放的结果,所以季长风觉得冷二和秋霁活下来的机会很渺茫。

    所以接下来几天,季长风几乎没有一直歇息。此时季长风正在一处密林中,说来季长风和树林也是有缘,每次逃命都会跑进树林。但是季长风不知道这次秋千索能否及时出现,在救自己一回。季长风摘下几片树叶放在嘴里咀嚼起来,这味道实在不咋的。这是季长风最想的便是从天上落下一个馒头,那滋味肯定比鸡腿还香。

    不过天上还真落下一个馒头,‘啪’的落在季长风双腿间的落叶上面。季长风也不管是不是老天听到了自己的苦苦哀求,捡起来就往嘴里塞。香是香,不过就是少了一些,这时一张纸从树上飘落下来,正好落在季长风头上。

    “谁这么没有公德心,随手乱丢垃圾。”季长风随口一句,象是忘了自己是在逃命。纸张入手,质地还不错。季长风觉得用来作草纸还不错,想起草纸季长风觉得菊花还在发痛,前夜季长风实在忍不住,就在一颗树下解决,随后摘下几片树叶,那只夜里看不清,那叶子背上有很多绒毛,但是季长风没忍住,自然也暴露了位置,所以又是一段疯狂逃跑。

    最后实在跑不动,身后也没有人影才停下来。季长风将纸一层一层折好,揣入怀中。能用上这么好的草纸,皇帝也会羡慕。

    想着,季长风闭上眼睛,靠着树干,虽然没有吃跑,但也恢复不少力气,但是没有精神也不行。季长风才闭上眼睛,树上又落下一颗碎石子,落在季长风眉心。

    季长风开眼就要骂人,却见树上坐着一个紫衣少女,穿着一双漂亮的紫色花鞋子,双腿不停的摆动。最勾人的还是那一双漂亮的眼睛,虽然比不得无名的奇异,但也是少有。

    少女还带着一副漂亮的耳坠,季长风想着下次回三羊观也要给无名买上一对儿才行。不过季长风却觉得少女面容自己在哪里见过。

    “姑娘,我们俩之前是不是见过,我觉得你好面熟。”季长风将双手枕在头下,换个舒服的姿势。

    没想到少女噗呲一笑。“你这人好奇怪,搭讪的方式却太老套了。你应该问。měi nǚ,你从哪里来,你和我那梦中人怎么一模一样啊。”

    季长风没想到少女反倒打笑自己方式太过老套,却是和少女的说法想必起来,却是有点过时,季长风觉得自己下次见到漂亮的女子就这么说。

    “měi nǚ,你看我是不是和你情哥哥一个模样,还是我们以前也一直这样打情骂俏来着。”季长风从少女眨眨眼睛。

    少女低下头,脸颊侨红,却不想季长风看得更清楚。“你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你真是我那死去多年的情郎。”少女说完,脸更红,双手摆弄着紫色裙带。

    “对啊,我转世又来找你了,我的情mèi mèi,快到哥哥怀里来。”季长风丝毫不介意少女咒自己早死,反倒是又占少女的便宜。

    “真的吗。”少女显然更害羞,其中还有高兴。“那我下来了。”

    说罢紫衣少女身子一偏,从树枝上落下,七分大意三分故意。季长风也伸开双手,要将少女搂入怀中,看着季长风邓君入怀的样子,少女的脸更红。

    眼看少女就要落入怀中,季长风一翻身,提起长剑连连后退。虽然落叶厚实,但是少女也摔疼了。眼中泪水犹如泉涌,季长风发觉自己的心老疼了,是不是自己太过分。

    季长风看着紫衣少女,无论少女是女何伤心,季长风移动也不动。

    “哥哥,你好过分,怎么可以如此对待霁儿,霁儿以后在也不理你了。”但是少女却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少女见季长风不为所动。

    “哥哥,霁儿脚扭了,你也不来扶上一扶。”说完一手抹眼泪,一手将紫色的鞋子和白娟袜子一并脱下,落处乖巧的脚来,脚踝处果然微红,是扭伤无疑。

    季长风在想,这女子打算演到何时,真当自己是哪好色不要命的二百五。不过女子不动,季长风也不敢转身离开,季长风不敢将后背留给女子,倒着走也不行。一来季长风要密切注视女子的一举一动,以后应对。这样必然就留心不到脚下,若是出点意外,自己一分神,那就是万劫不复。

    少女双手揉着脚踝,是不是用黑亮的眼眸看季长风一眼,是那么楚楚可怜。少女没看季长风一次,季长风就发觉心里软了一分。

    此时两人就看是少女先坚持不住,还是季长风的心先彻底软下来。

    不过季长风心里很清楚,眼前紫衣少女只怕修习某种迷惑人心的秘术,而季长风并没有真气用来抵挡,好在少女不知季长风底细,只能循序渐进,不敢全力施展,不然季长风早就拜倒在女子紫色罗裙只下。

    但是女子也不好过,虽然落叶厚实,到也比不了蚕丝软被舒坦,紫衣女子以前那受过这种罪过。偏偏还不能随意移动,虽然女子看上去每一个动作都很随意,但是姿势都是一定的,一个动作不当,就可能出现空隙,让季长风有机会脱离出去,也就功亏一篑。

    季长风动了,虽然只是手指动了一下,但表明季长风已经快控制不了自己内心的冲动。少女看着季长风终于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知道自己种成功,脸颊红晕更盛,但是眼睛却看着季长风的眼睛不再离开,女子要一鼓作气将季长风拿下。

    还差一步,女子从季长风眼里可以看出季长风仍在挣扎,但是女子知道自己的瞳术和媚术合二为一,一旦中招是摆脱不了的。除非是自己亲自解除,但是她还不会笨到自己为敌人解除瞳术。

    季长风弯下要,一粒水珠在鼻尖成型,鼻中的香味更加清晰。“啪”,水珠落在少女红唇之上,少女舌尖感到谈谈的咸味,而且季长风身上传来的汗味几度让少女想要放弃,不过好在少女已经摸到了常在腰间的bǐ shǒu,只要她愿意,此时她就可以将bǐ shǒu插进季长风的肚子里去,将这个口出污秽的男人五脏六腑都给掏出来,挂在树上晾干。

    不过还差一点,她的手没有那么长,并不能够将bǐ shǒu全部插进季长风的肚子。

    季长风鼻尖落落下一滴,少女因为汗味的原因,所以选择用嘴呼吸。这正好,微启的红唇露出整齐的贝齿,一滴汗液直接落在少女的舌尖。

    少女的身子开始抖动,极力压制正在翻江倒海的胃,还差一点,少女还要僵持。不过此时两人的鼻尖已经碰在一起。

    少女此时恨自己手怎么不长长一点,就算难看一点也没有关系,也不用手这等耻辱。

    季长风避过少女粉嫩鼻头,将少女的整个红唇都吸到自己的嘴里,舌尖伸入少女的最终,撬开少女的贝齿,寻找那条狡猾的小舌。

    少女终于不能在忍,哇的一声哭出来,和直言吟咛安全不同,是真的哭了,少女已经彻底崩溃。看着紫衣少女消失在林总得背影,季长风身伸出舌头,上面留有深深两个眼,不断的冒血。季长风将血和口水一并咽下,将长剑附在背上,向紫衣少女相反的方向逃去。

    
推荐阅读:
  • 深圳,我把魂丢了
  • 总裁强势宠:老婆,甜甜哒!
  • 权婚蜜爱:顾少强势宠
  • 西风杀
  • 特工皇后:庶女步步高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