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百零二章 中国军人

    推荐海乌贼新书《屠龙再现》请朋友们帮忙收藏一下。【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董叶阳和罗庭予赶到前沿的时候,指挥官和新四军指挥官已经汇集在一起商量对策,但一个个有如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除了问候小鬼子的祖宗,显然没有更好的办法。

    董叶阳从副师长颜望手里拿过望远镜,朝山下望去,只见成排的老百姓扭扭捏捏地向前沿一步步走来,在他们的身后,不时有明晃晃的刺刀闪现,起码上千鬼子就隐身在他们当中,推搡着他们前行。他们当中,大部分都是老人妇孺,董叶阳甚至看到,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女,手里还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孩子的嘴巴被母亲紧紧捂着,一双泪眼汪汪的眼睛里有着无尽的恐惧。

    “擦!“董叶阳叫骂一声,将手里的望远镜狠狠地砸在战壕里。

    “师座,只有五百米了,打不打!“胡占魁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打个屁呀!“

    董叶阳一声吼,吓得胡占魁脖子一缩,赶紧开溜,嘴里却碎碎叨叨着:“还不打?就等着鬼子杀上来,后面的伏兵一个冲锋就会凿穿我们的防线……“

    “胡占魁,跟老子滚回来!“董叶阳喝道。

    胡占魁以为董叶阳改变主意了,转身两步就窜了过来,一脸喜气,道:“师座,开打是吧?“

    董叶阳一脚踢在胡占魁的大腿上,怒骂道:“你是头猪啊!这么多老百姓挡在前面,怎么打?老子问你,你刚才说鬼子后面有伏兵?“

    胡占魁夸张地龇牙咧嘴,摸着大腿一拐一拐地上前,答道:“那是肯定的,鬼子指挥官不可能指望这千百人拿下我们的阵地,只等我们跟鬼子绞在一起肉搏了,我们明显优势的重武器发挥不了威力,鬼子山坡中的伏兵不要五分钟就冲上来了,我们跟鬼子拼刺刀一对一,行!可你看那些什么大队小队农民样的人也行吗?“

    的确,胡占魁的话不无道理,董叶阳略微凝神,又看了一遍山下的地形,离前沿不到千米的山谷中黄尘隐隐,的确像是埋有伏兵。

    董叶阳正不好怎么决定,胡占魁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敌人离我们只有四百米远了,再不打来不及了。“

    董叶阳的眼神中突然闪现一道厉色,左手慢慢向上举起。五百多老百姓跟整个战役比起来,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就在董叶阳眼睛一闭,手掌正要狠狠往下切的时候,一双大手紧紧地把住了他的手臂,随即陈敏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苏师长,不能啊!下面都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您不能下这个命令!我求求您了!“

    董叶阳虎目圆睁,用力一甩,直接把陈敏甩在地上,咆哮道:“好,不下这个命令?那你告诉我怎么办,等敌人杀上来将我们灭了,然后大摇大摆从机场过去?还有,我们都死了,你觉得鬼子就会放过这些乡亲们吗?!“

    就在董叶阳准备再次扬起手臂的时候,新四军阵地上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叫骂声,有喊爷爷奶奶的,有喊媳妇小孩的,还有问候小鬼子祖宗的。甚至有几个情绪失控的县大队区小队的民兵,拿着武器直接往山下冲,被拖回来的当然没事,没拖住的跑了不到百米就被鬼子一枪放倒了。

    临时召集的县大队和区小队,都是附近的村民,鬼子抓到的莫不是他们的父母亲人,开始还只是担心,一旦走近了,亲眼看见自己的父母老婆小孩就在队伍里,是个男人谁能无动于衷?

    现在,董叶阳也不敢下这无差别射击的命令了,你要是敢下这命令?搞不好这些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农民,掉转头就会把手里的武器对准你直接搂火,导致场面完全失控,更遂了鬼子的心愿。

    董叶阳扫了一眼,人群中没有发现江西地高官罗庭予,估计他早就发现了这个情况,解决问题去了。只好对陈敏一勾手指,道:“你,过来!命令你的人听到三声’趴下’之后,立即开枪。“

    董叶阳说完,又转向参谋长史任斌,道:“你们也一样,听到三声’趴下’之后,立即开火。同时,用步话机通知张三冬,将部队拉上来,如果我出了事情,部队由他指挥!“

    史任斌和几个旅长眼睛里突然露出一丝惊恐之色,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这情形像是交代遗言,还能有什么好事?

    “师座,你准备怎么办?“副师长颜望一步上前,把住董叶阳的胳臂,死死不肯松开,仿佛生怕他跑了。

    董叶阳一摆肘,摔了颜望一个踉跄,却也不理他,一粒一粒地将上衣的扣子扣上,连风纪扣都没有忘了,最后一扯将军服,向众人粲然一笑,道:“都好好跟老子活着,多杀鬼子,告诉军座我董叶阳没有丢他的脸,也告诉我老婆肖小萍,好好带大她肚子里的孩子,长大了以后继续杀鬼子……“

    “师座,您要干嘛?您说,我去!“

    在一片目瞪口呆中,胡占魁挺身而出,这家伙心里有阴影,手里丢了一个旅长了,再丢一个师长。那他真不要活了。

    董叶阳一指肩膀上的少将肩章,道:“你去,你这有花吗?“随即命令翻译官向日军喊话,就说师长亲自出来跟日军谈判,双方暂时停火。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大惊失色,上前一把将董叶阳围了起来,纷纷请战。

    董叶阳分开众人,一个纵跃就跳出战壕,高举起双手快步走了四五步,才缓缓回头,对着几个正准备跟上来的军官厉声道:“不想老子死的,都给老子滚回去!“

    几个军官眼睛里尽是凄然之色,乖乖退进战壕,随即就是一片捶胸顿足的声音。

    此时日军已经推进到前沿一百米,突然响起的喊话声和突然出现的少将,让日军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迫于皇军的威严,支那人终于准备放弃抵抗了。但黑洞洞的枪口几乎都不自觉地瞄准了董叶阳。

    董叶阳一步步缓缓前行,正午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给他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环,也给身后的将士们带来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错觉。

    整个阵地突然静得听得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不管是新四军还是县大队区小队的民兵,每一个人的心都揪得紧紧的,手里的武器也篡出汗来了,眼睛死死地盯住前方,生怕自己任何一个错失,就会丢了董叶阳的性命,整个战场的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

    八十米,六十米,四十米,和新四军将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日军也开始有所行动,五个士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老百姓的身后走了出来,一步一步向董叶阳靠近,看来是想活捉董叶阳了,日军的指挥官不傻,一个活着的少将,远比一个死去的要有价值得多。

    二十米。董叶阳突然大喊一声:“趴下!”

    日军一愣,显然没听懂董叶阳在喊什么?吓蒙了的老百姓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愣愣地望着董叶阳。

    “趴下!快趴下!“董叶阳声嘶力竭地连喊两声,演示般地往地上一趴,老百姓总算明白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纷纷往地上躺,顷刻间就把上千号日军全露出来了。

    几乎同时,山上的各式武器暴风骤雨般响起,瓢泼般的子弹不要钱似的向日军倾泻,来不及卧倒的日军,顿时有于风雨中飘摇的残荷。顷刻间,战场上就看不到一个站着的人。随即漫天的杀喊声从山坡上往下席卷。

    不论是、新四军还是县大队区小队的民兵,发了疯似的往山下冲锋,所有人都知道,鬼子并没有因为这轮扫射死亡殆尽,老百姓还处于死亡的威胁中,只有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跟鬼子分离出来,歼灭战场上的鬼子,并且将他们送到战壕里,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因为鬼子就算没有伏兵,这一轮炮袭肯定是少不了的。

    至于,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师长还处在危险境地生死未仆。一个个跑得几乎脚不沾地,好几个甚至因为跑得失重了,直接往山下滚。冲在最前面的是胡占魁和董叶阳身边的几个贴身警卫,一个个脸都白了,额头上的汗珠如雨下,这百把米的距离,自然不会是累的,是活生生吓的。

    胡占魁跑到董叶阳趴下的地方,顿时脚都软了,明明在山上看得清清楚楚,师座就是在这里趴下的,这人居然不见了。

    “快,分散找!”胡占魁对追上来的警卫嚎叫道,声音已然变调。

    战场上,劫后余生的日军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依然拖起地上的老百姓作挡箭牌,且开枪射击且往后退。进攻已经是不可能,只指望能坚持到援军到来。但并不是所有的老百姓都配合他们,在山上的莫不是他们儿子老公,他们岂能任由小鬼子将枪架在自己肩膀上,伤害自己至亲的亲人。

    一个六十多岁头发胡子都白了老大爷,死死抓住一个日军士兵的枪管高高举起,任由日军士兵的翻毛皮鞋一脚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就是不松手。

    而另一个年龄略微小点的老大爷,日军已经将他踹倒在地,枪管却依然被他紧紧抱在胸前,枪口对着自己的胸膛,而他的胸口上,鲜血已经浸湿了他白色的土布衣裳,老人牙关紧咬,嘴角浸出丝丝血迹,眼神空洞无华,已然去世。却任由面目狰狞的小鬼子脚踢拖行,使尽全身力气,依然拔不出老人手里的枪。

    离老人不远处,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躺在血泊中,嘴里还咬着一块带血的黄布条,和日军的军服颜色一致,在妇女的身边,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哭着喊妈妈,声音都嘶哑了,一双小手使劲地在妈妈胸口推搡,小手上沾满了妈妈胸口上的鲜血。她偶尔抬头望望身边乒乒乓乓打架的大人们,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搭理自己,就连平时喜爱自己的爷爷奶奶、总裁伯伯们也不搭理自己。两行泪珠犁开她肮脏不堪却又无比稚嫩的脸,一双原本漂亮的大眼睛里,此刻尽是无助和惶恐,令人心碎欲绝。

    也有青壮的老百姓,捡起地上的三八大盖当棍子使,劈头盖脸朝鬼子身上招呼,但显然,纵有一身蛮力,也不是训练有素的日本士兵的对手,三招两式就倒在了敌人的刺刀下。

    但也有奇迹,在人群中央,一人浑身是血面目狰狞可怖,手持一把三八大盖,舞起来呼呼直响水泼不进,突然立枪左挑右刺,每着必定有人躺下,如同战神附体般一路入无人之境。周围日军纷纷避让,顷刻间竟然形成一个不小的包围圈,或许因为周围都是自己人,日军虽然手里都端着枪,但没有人选择开枪,怕误伤自己人。

    血人突然停止追杀,驻枪而立仰天长笑。

    “哈哈哈!痛快,真他娘的痛快,哈哈哈?????来呀,小鬼子!爷爷告诉你什么是军人,什么是铁血军人!哈哈哈”

    日军当中突然有人用中国话惨惨地叫了一声:“剥皮屠夫!”

    血人循声转脸望去,虎目所到之处,一个日本兵突然一脸刷白,冷汗如雨下,脚下一软,摊到在地,随即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连滚带爬地往山下逃窜。

    这个日本兵正是从南京打出来逃走的翻译官,他亲眼看见董叶阳活剥了联队长铃木正雄,只是当初距离远,没有看清面貌,但对董叶阳这笑声再熟悉不过,几乎每晚噩梦里,他都是被这笑声惊醒的,原本已经脆弱的神经在此刻彻底崩溃。

    董叶阳的声音瞬间将将士引了过来,胡占魁一马当先冲进包围圈,随即十几个警卫也冲了进来,将董叶阳团团围住,董叶阳却在这时候,没有任何征兆突然仰面倒下,山呼海啸的叫唤声响起来。

    “师座师座!”

    很快,山上的大部队到达,对日军进行再一轮的清扫,将老百姓分离出去。县大队和区小队的民兵主动担当了救援任务,只要穿着老百姓服装的,不管是站着的还是躺着的,用拖用抱用抬,哪种快捷用哪种,只有到了山上他们才算是暂时安全了。

    就在大家不遗余力清理余寇的时候,山下突然传来震天的叫喊声。

    “杀鸡给!”

    “杀鸡给!”
推荐阅读:
  • 抗日之鬼打鬼
  • 恶魔黏上小女佣
  • 冥妻
  • 军嫂的彪悍时代
  • 晋末汉魂
  • 血色大宋
  • 洪荒之风越
  • 无限击杀
  • 林岚的重生寻夫之旅
  • 六道轮回之天师钟魁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