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五章 红酒

    乱秦风到处乱咬的嘴巴很快触到咸咸湿湿的泪水,石化了两秒钟之后,立即惊起,对着叶丽丽又是敬礼又是作揖还使劲地临空戳着qiè tīng器,一付无比蛋疼懊悔的样子。【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亲爱的,好些了吧!不如我们出去喝点酒?”

    “嗯,好多了,是应该喝点酒!”

    叶丽丽声音娇媚,目光却阴冷,只让秦风心里发毛,老老实实地跟着叶丽丽到了客厅。

    关上房门,打开唱机,靡靡之音流淌,秦风坐在沙发上,一付刀来颈受的样子,等候着叶丽丽的暴风骤雨。

    谁知叶丽丽却真的打开酒柜,从里面拿出一支拉菲红酒两个酒杯,打开,倒出两杯,走到秦风面前,递给他一杯,然后优雅地举杯:“祝你成功!”

    “啊你哦,成功!有你帮忙那哪能不成功!切丝!”

    “切丝!”

    两人举杯一碰,叶丽丽浅尝即止,颇具品味,秦风却仰头一倒,咕隆一声直接下肚,末了还拖出长长的“嘶”音,告诉别人这一口有多爽。

    “噗嗤!”叶丽丽掩嘴一笑:“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还以为你会是懂得一点儒雅的人,啧啧!三十年的佳酿就让你这样糟蹋了,这红酒得啜一口在口腔里充分回旋,让舌头的各方面不停触摸,你会发现它有千变万化的味感,吐下后才会回味无!”

    “一观其色,二嗅其香,三尝其味对不对?呵呵,我只对我欣赏的女人才会这样,至于酒我还是觉得它够辛辣就行了,再好的红酒我也只当它是”秦风得意地满嘴跑着火车,却发现叶丽丽的脸色不像刚才好看了,立即改口:“你还真说对了,红酒就得品,要不你再给我倒一杯?”

    “不喝了,这么贵的东西,我还心痛得要死,花得都觉得对不起组织了,谁知碰到一头牛?”叶丽丽气呼呼地放下酒杯,嘴巴都可以挂上一个秤砣。

    “呃,你放心,就算你将整个酒柜里的酒全喝光了,我保证没有人会让你买单?”

    “为什么?”

    秦风这样一说,叶丽丽立即来了兴趣。

    秦风翘起二郎腿,摆动着手里的空酒杯,望着叶丽丽讳莫如深地一笑。

    叶丽丽立即抄起酒瓶情深款款地走了过去,素手轻扬,琥珀色的红酒缓缓流进酒杯。

    “咚咚咚!”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此时的敲门声显然有些不正常。

    秦风放下酒杯,快速脱下身上的西装,解开衬衣上面的两颗niǔ kòu,一边开门一边不耐烦地嚷嚷着:“谁呀,这么晚了?”

    门一打开,先前送秦风上楼的fú wù员站在门口,看似低眉顺目,眼睛却不时往屋里瞄:“对不起,约翰先生,因为楼下的餐厅即将停止营业了,我来问问您还需不需要用点夜宵?”

    “就这事?”

    “啊,对!就这事!”

    “滚!”秦风一声暴喝,fú wù员立即缩脖子走人。

    关shàng mén,秦风冷哼道:“看来rì běn人还有些不放心我们,jiān tīng不到就派人来实地观察。”

    “啊!他们盯得这么紧,我们怎么才能出去找人?”叶丽丽道。

    “出去找人?你脑袋没有问题吧,这楼道里都有鬼子站岗,你总不可能杀了他们一间间去敲门吧?”

    叶丽丽一翻白眼,有些泄气:“那我们岂不是白跑一趟?”

    “那倒也未必,我可以让所有的人都得往外跑,我们只要夹在队伍里找我们的目标就行了。”

    “你有什么办法?”

    “呵呵,房间的洗漱间有一个窗户,也没个防盗网,我可以轻松进入楼上的这间房子,这酒柜里不是这么多酒吗,只要我在楼上点燃,你说这栋楼还能住人吗?”

    “噢,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只是怎么才能做到不让rì běn人发现,我们还可以夹在人群中逃离?”

    “起火的地点就在我们楼上,又是明显的纵火,要想rì běn人不怀疑我们,几乎没有可能,但我们至少得让他们在扑灭火查看现场之前,不把心思放在我们身上,这样就我们就得到房间里去演一场戏让他们听,然后睡觉,让他们暂时对我们放松警惕,我才能在熟睡之后做完这一切。”

    “演戏?怎么演?”叶丽丽顿娇躯一颤,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右手不自觉地抓住了领口。心里明镜似的,他们可是“新婚夫妇”,这要是不在房间里做点夫妻之间的事情,哪里像一对夫妻,rì běn人找着理由来敲门,摆明了是对他们还有怀疑,不解除他们的怀疑,一出现状况准第一反应就会放在他们身上。可自己还是未出阁的姑娘,这戏怎么演?看这臭小子望着自己一脸坏笑,恐怕演戏是假,假戏真做倒是真的,这可怎么是好,难道自己的贞操就这样交给这个人?

    秦风斜着眼不时瞟着叶丽丽,他当然知道叶丽丽此时的激荡,心里乐开了花,口里却不阴不阳地说道:“唉!这不都是为了抗日嘛?否则以我谦谦君子怎么可能干这事,再说了,咱也没有什么经验,这亲嘴大不了我啃自己的手臂得了,这肉帛的撞击音你说鼓掌像不像?”

    “你还说,你还说”叶丽丽的眼泪刷地就流出来了,粉拳直往秦风身上招呼。

    “呃,别哭嘛,要不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看叶丽丽流眼泪,秦风倒是真的慌神了。

    “你还有什么办法?”叶丽丽好像又抓住了一根稻草。

    “杀出去!”秦风恶狠狠地。

    “啊”屋里传来秦风压低着声音的惨叫声。

    一楼大厅,灯火依旧辉煌。竹山一郎搂着一个和服女人,从电梯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醉眼朦胧、酒气熏天,敞开着西服,一根松开的领带拉到了胸前,看得出这是从夜总会刚刚出来。

    “给、给个房间,老子今晚不回去了?”竹山一郎拍着前台的木质柜台,牛皮哄哄地吼着。

    “竹山将军,司令部不比这饭店住着更舒服呀,您怎么不肯回去?”跟秦风开门的fú wù员笑着说道,手里不慌不忙地在抽屉里翻弄着房间的钥匙牌。
推荐阅读:
  • 抗日之鬼打鬼
  • 恶魔黏上小女佣
  • 冥妻
  • 军嫂的彪悍时代
  • 晋末汉魂
  • 血色大宋
  • 洪荒之风越
  • 无限击杀
  • 林岚的重生寻夫之旅
  • 六道轮回之天师钟魁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