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撤出南京

    可能是听到了秦风的声音,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秦风扭脸看去,正看到苏珊的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伸进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被安吉尔和凯瑟琳安打扮的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见到秦风已经醒来,可能是和秦风还有点认生的缘故,小女孩还没说话便已经羞涩的羞红了小脸。“哥,你醒了。”一个透着欣喜的声音在小女孩的头顶响起,秦风不禁也笑眯了眼,大牛的大脑袋也从门缝里伸了进来。

    秦风笑着向红着小脸的孩子招招手,后者回身望了大牛一眼,见大牛点了头,便慢腾腾的从外面进来走到秦风床边。秦风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拿过挂在床头的衣服掏了一阵,从衣口袋里掏出几粒糖果塞进了小女孩的手里。“去吧,跟出去玩吧。”跟大牛闲谈根本不用史密斯叫人看着秦风,昏睡了一天一夜的秦风也沒了再独自离开安全区的想法,日军已经大举进城,残余在城里各处的**散兵虽说还在继续抵抗,可秦风知道日军全面掌控南京城的时间已经來临,就凭自己一个人根本挡不住进城的日军。与其让史密斯他们担心不已,还不如就老老实实的留在安全区里,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就只剩下等待时间的考验了。

    在第九师团救护所的一整夜里,秦风只顾着杀敌和获取药品,对于自己到底射杀了多少日本兵并不是很清楚,被安吉尔重新包扎过伤口的秦风便窝在床养伤。

    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秦风扭脸看去,正看到苏珊的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伸进來。被安吉尔和凯瑟琳打扮的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见到秦风已经醒來,可能是和秦风还有点认生的缘故,小女孩还沒说话便已经羞涩的羞红了小脸。“哥,你醒了。”一个透着欣喜的声音在小女孩的头顶响起,秦风不禁也笑眯了眼,大牛的大脑袋也从门缝里伸了进來。

    秦风笑着向红着小脸的孩子招招手,后者回身望了大牛一眼,见大牛点了头,便慢腾腾的从外面进來走到秦风床边。秦风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拿过挂在床头的衣服掏了一阵,从衣口袋里掏出几粒糖果塞进了小女孩的手里。“去吧,跟哥哥出去玩吧。”跟大牛闲谈了几句,秦风装着还有些发困的样子,把小女孩和大牛都打发了出去。

    静下心來的秦风考虑下一步的行动。晚饭之后,秦风拒绝了马丁的邀请去巡视安全区,而是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里。“老板,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不要我把安吉尔叫來给你检查一下。”

    “老刘,在这里待的还习惯吗,”几天沒见,刘大壮的气色看着还不错,除了整日待在地洞里使得皮肤看着有些苍白之外,秦风倒是沒发现刘大壮有什么异样的地方。“老刘,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日军占了南京,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的,少不得还会扶持出一个汉奸政府出來,到那会,你们就可以随便在大街走动了。”

    接过秦风递來的香烟,刘大壮咧嘴一笑,“秦老板,难道你就不打算问问我究竟是干什么的,”相对于秦风的发笑不语,刘大壮反倒是对秦风有些好奇,一个看着也不是很大甚至还只是个孩子的小家伙,居然布下如此大的一个局。且不说整日里进进出出的那些大鼻子外国人,就秦风带着他们在城里打鬼子的那些事情,就已经令刘大壮心中的好奇越发的强烈起來。

    面对刘大壮探究的眼神,秦风摇头笑道,“沒什么好问的,我这个人相信缘分,只要缘分到了,你自然会主动告诉我。缘分沒到,即使我问了,你也可以随时编制出谎言來搪塞我,与其浪费口水和时间,还不如不问,就保持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面对秦风似是而非的应答,刘大壮暗骂一句小狐狸,但脸却沒有显露出什么。“老刘,找你过來,是有些事情需要提前交代给你。我可能在南京待的不会太长了,年后,等城里的日本人消停之后,我会和史密斯他们离开南京一段时间。也许是几个月,也许会是一两年,这都还说不准,我现在想知道你对将來是怎么打算的。”

    秦风的话让牛老大心中一热,眼前这位叫自己來绝对不是为了胡扯闲聊的,听刚才那些话的意思,是有点想要拉扯抬举自己的意思。“秦老板,我老刘就是个粗人,如果你秦老板不嫌弃我们这些粗人,觉得我们还能为您做点事情,那我们也愿意继续端你赏的这碗饭。”刘大壮的回答令秦风有些意外,好像自己身并沒有什么王八之气,怎么这货连想都不想就表示要继续跟自己混,好像流程不该是这样的啊。

    许是察觉出了秦风眼底里透出的疑惑,刘大壮笑着解释了一番,“秦老板,您是干大事人,一定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哪里会知道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过的日子。你出去在安全区里走一圈就能明白我的意思,像我们这样的粗人能被东家赏口饭吃就不错了,哪里还敢有讨价还价挑三拣四的手段。”

    暗自在心里鄙视了一番刘大壮话里话外都把自己弄成粗人的嘴脸,秦风貌似意外的问道,“怎么说,难道安全区里很乱吗,我记得弄回來的粮食足够安全区里的难民几个月的用量啊,”趁火打劫从城里向安全区里搬运粮食,是秦风一直坚持的事情,也亏了黑狗他们那些江湖人出手相助,也亏了有那些卡车,要不然安全区也不会轻松就弄到数千吨粮食。

    “一看你就是个大户人家出來的富家少爷,这人过日子不能只靠粮食,这都是年关了,几十万难民挤在安全区里,吃穿用度可不是小数目。”刘大壮头一次冲着秦风翻了白眼,“带了行李的还好说,那些來不及带东西只两手空空逃來安全区的难民,连过冬的厚衣服都沒有。不光这些,人总不能只是啃大饼子吧,还有那些小孩子,总也要吃几口细粮吧,这些可都不是小事。”

    看着冲自己翻白眼的刘大壮,秦风只想要哈哈大笑一阵,史密斯每天都來自己这里,安全区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自己又怎么能不知道。“老刘,我看你这是想的太多分不清轻重缓急了。”秦风忍着笑意轻咳两声才继续说道,“老刘,这里是安全区,城里到处都是日本兵,眼下这种环境里,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难道安全区还要保证让他们过原先那种有酒有肉的日子不成。”

    秦风的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敲在刘大壮心间,仔细想想秦风的话,刘大壮开始为自己刚才那些牢骚愧疚起來。的确,安全区只是一些外国人组成的民间组织,能尽力保护身处安全区的几十万难民不被日本兵欺扰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能要求人家为几十万难民做这做那的。虽说安全区里现在每天只供应一顿饭食,可人家也并沒有问难民们收钱,而且还为受伤或者生病的难民无偿提供了药品。

    “人,总是还要靠自己的,安全区不可能存在一辈子,一旦安全区撤销,所有在安全区里的难民就只能依靠自己了。”秦风起身走到窗前,指着窗户外面说道,“老刘,我知道你应该不会是个普通人,我也不问你的來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今天,日本人强加给我们的屈辱,我们只能默默忍受,但是一旦机会來临,我希望还能看到你能够挺身而出。”

    离开秦风的房间,刘大壮脸的表情一直犹豫不决,秦风刚才的话并沒有说完,但刘大壮已经知道秦风想要表达的意思。人不能一辈子忍受屈辱过日子,刘大壮也不是一个能够人手屈辱的人,秦风刚才的话已经在刘大壮心里种下了一粒种子,只要时机合适,只要有适合种子发芽的机会,那粒微不起眼的种子就会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站在窗边的秦风默默看着刘大壮离开的背影,心中同样腾起一股豪情,听到身后房门被人大力推开,收敛了心情的秦风随即缓缓回身,等秦风看清楚來人之后,便斜了嘴角笑道,“我的小公主,怎么不去跟你的大牛哥哥玩了,跑來我这里做什么。”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调集重兵攻破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秦风这只蝴蝶的翅膀过于弱小,并沒有能够改变这件令中国人刻骨铭心几十年的事情。但秦风付出的努力并沒有白费,虽说日军攻城的时候出现大量伤亡,但在日军进城并和安全区发生冲突之后,出于秦风的暗中授意,由史密斯代表安全区委员会出面,携带大量古玩字画拜见了日军高层,所以日军针对平民的屠杀也只是开了个头,并沒有出现后世里令国人刻骨铭心的大屠杀事件。

    史密斯是外国人,结交日军高层并不是会被骂成是汉奸,相反因为史密斯的努力,使得安全区委员会用各种办法,在日军大举进城之后,还收容了大批难民。在数十万难民的煎熬和等待中,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日军除了每天从安全区征发大批劳役之外,并未对安全区里的平民进行骚扰,当然,这里面也有马丁他们的因素。

    1938年3月28日,在日本华中派遣军的直接操纵下,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在南京宣告成立。以温宗尧为立法院院长,梁鸿志为行政院院长另设设议政委员会为最高权力机关,议政委员会设常务委员由梁鸿志温宗尧及内政部部长陈群3人组成。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以梁鸿志为行政院长兼交通部长,温宗尧为立法院长,陈群为内政部长,陈箓为外交部长,陈为财政部长,王子惠为实业部长,陈则民为教育部长,任援道为绥靖部长,胡礽泰为司法部长。

    以阁僚多为过去北洋政府中的要人与官僚,社会号召力并不大。中华民国维新政府的所有政务由特别设立的日本顾问部控制,未经与顾问协议,“维新政府”不得施行其政务。行政院会议内容及决议案,均由顾问事先按日方意见定调。连伪政权这群汉奸的生活起居,也要受到日本顾问的监视。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早在3月初,占领南京的日军就几次派人找委员会商议撤销安全区的事宜。因为秦风的出现,原本只会容纳20几万难民的安全区不但面积扩大很多,而且收容的难民数量早就超过了50万人。安全区所需的粮食药品日常用品都已经出现很大的缺口,在得到日军的一再保证之后,委员会宣布存在三个月的安全区正式撤销。

    随着中华民国维新政府的成立,南京街头又开始陆续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虽说大家心里还都是战战兢兢,但比起躲在安全区里的日子已是舒坦多了。安全区正式撤销了,秦风等人的使命也已经完成,虽说沒能阻止日军针对战俘的屠杀行动,但秦风等人却巧妙的阻止了日军针对百姓的大屠杀,新成立的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也为此在报纸替日军大肆捧吹了一阵。

    透过轿车的车帘,坐在轿车里的秦风等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在街边和日本兵们玩耍的中国小孩,日本兵手中的糖果早已经令这些孩童忘记了家人的叮嘱和刺刀的锋利,也令的轿车里的秦风厌烦的闭了眼睛。“走吧,也许我们做的并不是很好,但我们问心无愧。”秦风吩咐一声,开车的马丁轻轻踩下油门,一行数辆轿车缓缓驶过街头向破败的挹江门开去。

    秦风他们乘坐的轿车车头都插着德国国旗,当先的那辆卡车里还坐着荷枪实弹的一群德国士兵,沿路遇的日本兵们也沒人敢拦下这支车队。秦风他们去挹江门,是准备乘坐一艘英国船运公司的货轮赶往海。了几句,秦风装着还有些发困的样子,把小女孩和大牛都打发了出去。
推荐阅读:
  • 抗日之鬼打鬼
  • 恶魔黏上小女佣
  • 冥妻
  • 军嫂的彪悍时代
  • 晋末汉魂
  • 血色大宋
  • 洪荒之风越
  • 无限击杀
  • 林岚的重生寻夫之旅
  • 六道轮回之天师钟魁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