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章 建设一支有信仰的队伍

    傍晚的时候,秦风站在一道高高的山梁上,想起昨晚和李钦文的对话。【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李钦文是西点的高材生,回国后,没有上层路线,一直在上海任外交武官,这次出任保安团长,秦风对他可以说是知遇之恩。

    “浙江是富庶之地,拥有众多的人口,加上上海及周边的地区,人口已经超过3000万。要说组建一支地方部队,并不困难,但是想要守住这片地区,却非常困难。将来的丽水,将是一个四面围困的局面吗?现在你让一些不懂军事的知识分子,来控制军队。”李钦文说话间,语气不由的重了一些,脸上也带着一种郑重表情。

    秦风玩看了一眼李钦文,这一刻,他明白了李钦文的心思,无险可守,军队又不能无限制的扩张,虽然富庶,但也难以支撑起来这么大面积的防御。最关键的事对**没有信心。

    其实这些都是秦风在早些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并为此深思熟虑。

    军队不能太多,丽水根本就供养不起,一支庞大的军队,军队不能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军队和土匪一样。

    这个地区就是一个军的兵力,即便能够供养,但要是想要筹建一支精锐,经费上的用度就难以实现。总不能让浙商捐钱吧?将来**要控制当地政府的。

    那么就不是一个一方执政者了,而是钱多的,骚包。劫富济贫,把自己家都抢劫了,最后留下的只能是贪婪成性的刁民,于事无补。

    李钦文透亮的眸子微微一缩,双手不动声色的握在一起,手指交叉着,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他现在心情非常纠结,一方面,浙江是他的老家,他也想出一把力;可另外一方面呢?他认定秦风将来面对的会是失败,而且会败的很惨。

    他更不愿看到,因为秦风一意孤行。将原本还算稳定的浙江,变成一片战场,浮尸遍野的凄惨景象。

    一些丝毫不懂军事的知识分子,却要成为一个地区最高的执政者。还大言不惭的把建军,作为执政的第一要务来抓,未免可笑。

    执政思路,税收,保境安民,这些或许对秦风来说,并不难。但是军队不是儿戏。哪里有文人带着军队成功的案例?

    当年的赵尔巽。练新军不成,却把东三省的土匪都武装了起来;还在台上,却连总统府外的事都管不了的徐世昌,不都是最好的例子吗?

    不知不觉之间。李钦文已经把秦风归类到了赵尔巽之流。

    只会空想,却好不懂军事之辈。

    “军队本来就不应该是用来防守的,被动的防守,只能是处处挨打的局面。打造一支具有进攻能力的军队,才是我的真实打算。虽然时间上有些紧张,但我认为,只要安排妥当,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困难。只有拥有一支拥有进攻能力的军队,才能真正的做到。对周围的威慑,将战争消除在萌芽之中。”

    看着秦风侃侃而谈的语气,李钦文心说,果然是演说派,说的比做的好听。眼前这个人。更适合和李洪生争论法国大革命成败。军队,可不是普通人能够玩得转的。

    就像是一个三岁儿童,站在一个七尺大汉面前,耀武扬威的炫耀武力一样可笑。

    好在李钦文涵养足够,没有笑出声来。

    唯一让他想不透的是,秦风的信心,或者说是狂妄是从哪里来的?更或是一个文人,提着三尺青锋剑,就不知自己姓什么,吃几碗干饭,以为争夺天下不过如此?

    心中虽然不屑,但李钦文还是对秦风的说法非常感兴趣,毕竟,遇到一个可笑之人,也不容易,于是表情揶揄的笑道:“子义,您从过军?”

    “没有。”

    秦风摇了摇头,军队建设,他当然没有机会染指。但是前世的特种部队,自从组建之初,目标就非常明确,用庞大的财力,堆积起来的一支特战部队。

    而丽水的防御地形,他也也是经过多方考察,认为与其耗费大量的资源,建造防御工事,还不如依托现有丽水附近的交通设施,重点建设战备公路,训练一支数量不用太多,但装备精良的作战部队。

    “没有从军的经历?”

    李钦文说出这话的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对于军队一无所知,完全是一种臆想的天真。却大言不惭的说要组件一支具备进攻能力的军队,这未免有些可笑?

    秦风一翻白眼,心说:“我要是读的是军校,还要你干嘛?自个就把事情都办了,岂不是更好?”

    不过带有火药味十足的话,他是不会说的,至少不会当着面对李钦文说。毕竟人家是专业的,真要和他较真的话,最后被驳斥的哑口无言的人,肯定是他。

    只是意味深长的淡淡一笑,拿起咖啡壶,给李钦文添上了新的咖啡,和大部分文艺青年一样,年幼无知的时候,支着脑袋,以为清咖啡才够腔调。不过,这种傻事,他是绝对不会再干的,又苦,又涩,完全和中药一个味。除了重要的气味比中药好闻一些之外,毫无称道之处,完全是把自己往死里整的节奏。

    “我有军事顾问,他们结合了丽水的地形状况,在我的要求下,给出了一个让我认为完全可行的建议。”

    “哦,我能否荣幸知道?”李钦文立刻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原来不是闭门造车。

    “就是短时间内,不惜一切代价,组建一支有一战之力的军队。用装备碾压对手。”秦风笑道:“当然,这也是因为时间仓促,只能退而求其次。我所理解的军队,分为四个阶段。其他几个阶段都是可以跳过的,但最后一个阶段是一支军队的灵魂,无法绕过去。”

    “四个阶段。”李钦文听着新鲜。

    秦风倒是不见外,说道:“第一种阶段,就是兵匪一家。说白了,就是拿起武器,祸害乡里,军官就是匪首,当兵就是匪兵。现如今,很多地方的军队,都是这种情况。造成的原因很多,缺乏有效的军纪,没有补给,客军作战等等。但这是最糟糕的军队,对于执政者来说,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李钦文眼前一亮,就秦风说的几点,他也赞同,兵匪一家。客兵作战的可能性最大,主人为了压制请来的助力,却时时压制对方,造成补给困难,不得不就地征粮征饷。于是点头道:“没错,兵匪一家,当土匪的也知道,维护地盘内的安全是他们生存下去的法则。第二种呢?”

    “第二种阶段就好一些,收匪为兵。这里的匪是指流民,历朝历代,都有将流民收编为军队的做法,但是缺乏战斗力,士气低落。一旦爆发战争,一触即溃是这种军队最为常见的迹象。”

    “第三种就稍微好一点,保境安民为目的,从地方上直接招募士兵,这种军队的特点也很明显,在本乡本土作战英勇,一旦离开原来的驻地,就毫无士气和战斗力。”

    “最后一种就是有信仰的军队,从士兵和军官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并为此而奋斗。这已经不是训练所能够达到的军队,需要长期的在军队中灌输信仰的目标,而且对军队基层的军官要求很高。军校,尤其是作为政治信仰培育的军官,在军队中起到的作用将是无可估量的。日本的军队,是将武士道和基层军官捆绑在一起,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军队在基层军官的带领下,往往士气很高,军官培养也很方便。但也有隐患,从底层上去的军官,武断,偏执,甚至是一意孤行的家长做法,会灌输到整个军队中,最后让政府缺乏对军队的控制,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军队会控制整个政府,也说不定。但这种教育模式,是成本最低的军队教育模式,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提高军队的作战能力。”

    直到这一刻,李钦文这才猛然惊醒,或许秦风根本就不像是他以为的那样,是一个侃侃而谈的书生,或许对方已经有了一个严密的想法,只是条件不允许而已。这才正视道:“你也看到了?”

    “什么?”秦风先是一愣,发现李钦文紧张的表情,这才明白,原来对方也看出来日本军队的问题。

    或许,这才是李钦文说的日本军队是一支糟糕的军队的原因。

    崇尚个人英雄主义,在灌输勇气的同时,也将越来越背离约束。而一支缺乏约束力的军队,对一个国家,甚至整个国家周边的国家来说,都是一场灾难:“你是说日本军队中愈来愈浓的军国主义吧?把军队的思想,灌输到整个国家思想层面,最后让军人决定国家的命运?”

    李钦文不自觉的一震,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不过秦风回答的话,却让李钦文有种哭笑不得无奈:“能欺负人,总比被人欺负要好一些。”

    看到李钦文惊愕的表情,秦风会心一笑,心里头也是美滋滋的,至少唬住了一位军事能人,这种满足,是无法替代的。

    李钦文眼神直,嘴角干涩,心情如同梅雨天的天空很惆怅中看不到任何一点的阳光,都感觉自己已经裂开成了两个人,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一个是漫步在欧洲乡间,一眼望去,是无边无际的农田,点缀其中的是看上去略显笨拙的乡间小屋;或是佛罗伦萨这样的大城市,手上放着的是但丁的诗集,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人,还有那些斑驳的恢弘建筑,心中愤慨的想要大喊大叫:“这个腐朽的世界,让灵魂都堕落了。”然后一口吞下大杯的玛克白兰地,加入到狂欢的人群之中。

    可一个方面呢?

    他似乎穿梭在索姆河的英军阵地的坑道里,是炸弹留下的硝烟味,是烧焦尸体的糊臭味,还有坑道里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惊恐的看着坑道口的一点亮光……

    文人相轻,自己人都不得天天窝里斗,更不要说他们看不起的武人了。

    至于文人看清武人,其中给一个原因就是武人升迁快,不过大部分文人却不会这么说,武人粗鄙是一个最好的解释。

    读书少,坏习惯多。

    至于文人之中,崇尚武功的,大部分都不被认可。

    并不是每一个在军中的文人,都能有王阳明那样的功绩的。明朝时候的王阳明,也就是王守仁,那是一个妖孽般的存在。是继宋朝的朱熹之后,儒家第四位圣人,是要被膜拜的对象。

    当年喜欢兵事的正德皇帝,听说了宁王叛乱,在京城那个高兴啊!立刻下诏,御驾亲征。可算逮着机会了。幻想着指挥千军万马的正德皇帝,前脚刚刚走出京城的大门,报信的就来了,宁王被剿灭了。这口气一下子堵在了胸口,就差没把王阳明革职查办了。

    可没办法,人家是立大功了,平叛大功,搁在哪朝哪代都得封爵。

    立德、立功、立言。

    王阳明的心学是影响了明清两代四百多年的重要学术,连章炳麟都还在研究。实际上,民国时期。研究‘心学’的专家学者,不在少数。

    “因为信仰!”

    “什么信仰?”

    “保家卫国是信仰,保境安民也是信仰,驱逐外寇也是信仰!信仰不是生来就有的,需要宣传。文学的作用是让人民的灵魂受到共鸣,从而思考人生的真正道理。而军队,如果没有信仰,就是占山为王的土匪,践踏法律的强盗军阀!当然我们保安团的信仰还很初级,仅仅是保境安民。”

    “任何一样战争都不能说是正义的。但是士兵也同样是人,而不是战争机器。眼下的民国,大部分士兵都不明白这一点,绝大部分的人认为,当兵是为了军饷,也就是养家糊口。少部分认为,当兵可以改变命运,运气好的话,还能当官。还有一部分人需要手中握有足够的权力,来获得人生的尊严……”

    “说的太好了。”李钦文眼神中流露出崇拜的目光,也不知道真假,似乎找到了一支军队所需要的精神支撑。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银狐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抗日之鬼打鬼晋末汉魂[综英美]资深反派唐门刺客[全息]最强基因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