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西安事变(4)

    “张学良和杨虎城二人所提之八条政治主张,多次影射甚或是直指大日本帝国,对大日本帝国在华做出的贡献,极尽污蔑之能事,帝国政府不会坐视不理,必要时,会做出相应的反应。【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张杨二人所言,旨在蓄意破坏中日邦交,为中日邦交大局计,南京政府,决不可与张学良和杨虎城二人妥协,大日本帝国政府和在华的军队,愿意为讨伐张杨的中华民国政府的军队,提供全部的武器装备和物资弹药,并在必要时,出动陆空军予以鼎力协助。”

    不但如此,除了公开支持中国打内战,日本首相犬养毅,还派特使赶赴欧洲,敦请日本人的老朋友汪精卫回国,一旦蒋委员长遇难,汪精卫正式接掌国民政府大权。

    而欧美各国,绝不希望日本人独自操纵中国政治的走向,变成日本一家在华独大,从他们在华的利益出发,主张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把蒋委员长营救出来。

    除了国外的势力喊打喊杀,或是和平解决的声音之外,国内的各个政治派系,地方实力派,也都纷纷跳到前台,对张杨发动的西安事变,表示不同的反应和态度。

    新桂系的李宗仁和白崇禧,和蒋委员长是宿仇已久,两广事变,虽然以新桂系的妥协而告终,但是,对于素怀大志,有心问鼎中国政坛的李宗仁和白崇禧二人来说,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张杨二人做了他们没有做到的事情,大大的出了心头这口恶气,额手相庆之余,觉得该有些态度,二人思谋良久,给张学良和杨虎城去了一封电报。

    电报中说:“汉卿兄和虎城兄之义举,当为振奋国人之心,父之不义,子女当劝止,不得,另谋他法也,今蒋公迷途深陷,两兄之举,实属无奈,虽救人自溺,亦在所不惜。”对西安事变表示同情和支持。

    远在山东,自称为韩青天的国民政府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不知道搭错了那根神经,也积极参与西安事变之中来,从他的性格判断,此人绝无参与此事的必要,也没有这个政治头脑。

    也许是手下那位高参出的妙计,想趁机捞一点儿政治资本,公开来电表示:“请张杨二位,务必保证蒋委员长之人身安全,虽毫发之损伤,亦为我等所共愤。”

    另一方面,又偷偷的派遣手下高参,山东省政府秘书长徐维烈,秘密来到西安,竭力劝说张杨杀掉蒋委员长,并在张杨之间奔走,意在挑拨二人之间的关系。

    非但如此,徐维烈还向张学良出示了韩复榘的亲笔信,在信中,韩复榘列举了必杀蒋的几个理由,其中之一,就是逼迫张学良放弃东北,而背上“不抵抗将军”的骂名,替老蒋背黑锅,此时杀蒋,实乃为千载难逢之良机。

    一则报家仇,二则顺应民意,韩复榘还言辞凿凿,愿为张杨二兄的后盾,倾鲁省之兵西进,共同抵御国民政府军,韩主席耐不住寂寞了,山东一省之地,已经容不下他这位韩青天。

    山东东向大海,北去有日本人,南下江浙富庶之地,列强在华的根本之地,非他能驾驭,只有西进,才是他有把握的事情。

    此时的韩复榘,恐怕是做着趁乱取之,东北军和十七路军被国民政府军打垮,他的势力趁虚而入,西掠陕甘宁诸省,占据太行山南北,做一统北方的霸主之黄粱美梦吧?

    可是,政治这套活计,是他这种目不识丁、愚鲁不堪、把山东搅得鸡犬不宁、一个地道的土生军阀、靠信奉有枪就是草头王之人,所能玩儿得了的?

    张学良对韩复榘如此热心,参与西安事变之中,产生了怀疑,他向徐维烈讨要韩复榘的亲笔信,也许是为了表明心迹,也许是相信这回蒋委员长定难逃过这一劫,徐维烈竟然真的把韩复榘的亲笔信交给了张学良。

    这叫孬人手下无好汉,如果没有这封信,事后,韩复榘大可死不认账,口头话、柴草不挂,蒋委员长也莫之奈何,现在倒好,授人于柄,落到了实处。

    后来,张学良面见蒋委员长,劝他答应所提之条件,蒋委员长当场予以拒绝,张学良盛怒之下,拿出韩复榘的亲笔信,意思很明显,你看,这还是当前的民意,现在有多少人主张杀掉你,你还这么顽固不化,固执己见?

    蒋委员长脱险之后,抗战全面爆发,韩复榘闻日军之风而丧胆,放弃黄河天险,一枪未发,一溃千里,丢了山东全省,蒋委员长大怒,以开军事会议为名,将之诱到南京。

    以畏敌如虎,丧师丢地,未尽军人之职责的罪名当场逮捕,枪决与南京城外,彼时,南京尚未沦陷,韩复榘也就成了民国第一个被公开枪决的省府主席、陆军上将级别的高官,这封信,恐怕是直接的诱因。

    此时,日军攻势如潮,来势凶猛,丢城失地、损兵折将的各路大员,高级将领,比比皆是,绝非韩复榘一人,而独此人受此等极刑,怕是和懵懂无知、手太长、捞过界有绝对的关联吧?

    而表现最为出色、最为精彩的,也最为滑稽的,当属山西土皇帝阎锡山阎长官。

    在洛阳参加军事会议的时候,阎长官曾经做东,宴请张学良和杨虎城二位,当时,阎长官拍着张学良的肩膀说:“汉卿,光劝是不行的啊,我们自己要想另外的办法!”

    实际上,是鼓动张学良铤而走险,给他加一把火,性情直爽的张学良,把阎长官视为可靠的同路之人。

    孰料,西安事变爆发之后,他是第一个给张杨去电报,责备张杨此举是大逆不道,以下犯上,意图谋害国家之首脑,一党之领袖,为个人之一己私利,弃国家、民族之大义于不顾,造成今日之动荡的乱局。

    张杨二人此举,当属犯上作乱,罪莫大焉,晋省全体军人及民众,共谴之,一派责备的架势。

    张学良看了电报,气得脸色铁青,双手颤抖,几下就把电报撕得粉碎,高声大叫:“阎老西呀阎老西,今天算是领教了你的厉害,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算什么东西?”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银狐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抗日之鬼打鬼晋末汉魂[综英美]资深反派唐门刺客[全息]最强基因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