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西安事变前奏(2)

    酒到酣处,张学良首先来了情绪,也许是最近心情不好,事事不顺,太压抑的缘故,杨虎城和阎锡山、杨虎城都还保持清醒的当口,张学良已经有了中央分醉意,所谓的“酒入愁肠愁更愁。【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他对卫立煌的作战方案,充满了鄙夷和痛恨,直截了当就说了:“这还不是蒋委员长的意思,逼着东北军和虎城兄的陕军打头阵,他们八个师的中央军在后面督战。”

    “不瞒诸位,我和虎城兄与朱毛红军,打了有一年多,从无胜绩,损兵折将,中央军不但不予以补充,反而取消了番号,这分明是蒋委员长铲除异己,借机消灭杂牌军的手段。”

    “我和虎城考虑再三,为了避免被消灭的命运,也是不想再打内战,就和红军签订了停战协议,咱们的敌人是充满了亡我中华之野心的日本人,还是**说得对,应该枪口一致对外,”

    “时至今日,我张汉卿和虎城兄,是决意不和红军打了,我也找过委员长多次,劝他不要再和红军打了,共同对付日本人,才是我们这些军人的使命。”

    “可是,蒋委员长不但不听我的劝告,还斥责我是受了共党的蛊惑,为匪张目,我是心灰意冷,你们谁爱打就打去,反正我的东北军是绝不会,再向红军开一枪,就算枪毙我,也是这话,大不了投奔红军去。”

    说完,杯中酒一饮而尽,把酒杯重重的墩在桌子上,连连叹息着摇头,神情既悲痛又无奈。

    也许是受了张学良情绪的感染,再加上二位是同病相怜,共同的遭遇,杨虎城也是把酒一饮而尽。

    屋子里的气氛,凝重起来。

    杨虎城早就琢磨自己的活路了,张学良是性情中人,性格坦率直爽,是个能做真正知心朋友的人,也许就是这种性格,才有了他的一次辉煌的传奇,和后半生的软禁、幽闭的生活,他是这个时代舞台的重要角色,却以悲剧谢幕。

    阎锡山哈哈一笑,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他拍着张学良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汉卿,蒋委员长有他自己的想法,光劝说是没有作用地,咱们得为自己考虑考虑,还得自己想办法,啊!”

    张学良双眼一亮,抓住阎锡山的双手,动情的说道:“百川兄,你真是我的知己,咱们是同路人,有了你这句话,汉卿知道该怎么做了!”

    也许阎锡山的这句话,又是西安事变的另外一个诱因,张学良认为,陕西的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再加上山西阎锡山的晋军,这些力量加在一起,那三十个师的中央军,就不足为惧。

    阎锡山的态度已经明确,根本就是同路之人,这三方的力量加在一起,蒋委员长不能不权衡一下利弊吧?

    杨虎城却大不以为然,他从阎锡山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狡猾,这位阎长官,对中央军和红军,绝对谈不上什么好感,他只关心自己山西的利益,只要红军不过黄河,关他阎锡山屁事。

    你老蒋和红军,打得你死我活才好那,正好报了今年年初,红军东征的一箭之仇。

    这回,老蒋的围剿计划,还要够呛,兵马未动,将领分心,这仗还有法打吗?自己先不忙着动,看看再说!

    西北剿总所在地洛阳,一派紧张忙碌,征鼓以动,磨刀霍霍,各路中央军部队,均按照卫立煌的作战计划,向指定地域开去,一副大战临头的样子。

    随后,中央军各部队,已经部署完毕,全部到达指定的攻击出发地域,前敌总指挥卫立煌,也已经到达前敌指挥部,履行职责。

    得知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的十七路军,根本没有做丝毫的进剿部署,部队反而从陕北前线后撤了几十公里,阎锡山的晋军也是畏首畏尾,行动迟缓,没有按照作战计划,如期从柳林西渡黄河,逼近陕甘。

    因为两路大军的变故,各进剿兵团之间,根本无法协调行动,已经准备就绪的中央军各部队,被迫撤回原来的出发地,重新做攻击部署。

    蒋委员长闻讯大怒,于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四日,带领大批文武官员,亲自飞抵西安督战,在位于西安东约三十公里的临潼骊山北麓,华清宫五间亭下榻,亦为“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一代美女杨玉环沐浴之地的华清池。

    刚下飞机,顾不得旅途劳顿,没有休息,蒋委员长紧急召见张学良和杨虎城,大发雷霆,逼迫二人表态何时出兵,且要亲眼看到东北军和十七路军上了剿共前线,并对共匪开枪,才能放心离去,否则,绝不会离开西安半步。并且把东北军立即调往福建,十七路军立即调往安徽,给中央军让路,言外之意,既然不想和共匪刀枪相见,就别在这碍事,让出陕甘两地,给中央军让路,没有了你们,我剿灭共匪更畅快一些。

    面对盛怒的蒋委员长,张杨二人无言以对,满肚子的话,无从说起,这种情绪下的蒋委员长,不会听进去任何意见,只好答应,回去马上调动部队,实则是借口拖延,另图良策。

    张学良和杨虎城,回到位于西安止园别墅的杨虎城公馆之后,相对默坐良久,局面至此,已经毫无挽回的余地,蒋委员长剿灭中央红军的决心,谁也不能动摇。

    而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生死存亡,就在这一念之间,是甘为鱼肉,任人驱使,还是另谋它途,奋起自救?两个人心中都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种酝酿在两个人心中已久的想法,却彼此从未交流过,因为这种想法太过于大胆,用过去的话来说,这就是造反,是诛灭九族的大罪,担系着自己和手下十几万将士的身家性命。

    今天,蒋委员长的压力和固执,把他们的命运,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双方目光之中的含义,彼此都读懂了,可是,总得有一个人,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杨虎城身上,关中汉子的刚烈,表现出来,他目光炯炯的问张学良:“汉卿,干不干?”

    尽管这几年张学良委曲求全,是为了自己手下二十多万,东北军将士的前途和命运考虑,多方忍让,可心底那种东北汉子的豪爽,也未曾消失,两双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银狐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抗日之鬼打鬼晋末汉魂[综英美]资深反派唐门刺客[全息]最强基因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