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章 暗金

    李洪生的心中其实很复杂,一方面,他不认为自己的研究水平比张金炎差,为什么秦风并没有选定自己,而让张金炎挑起重?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想法。【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在文人中还是非常盛行的。可当初他刚来上海的时候,秦风带他去胡吃海喝,逍遥的见识了一把大上海娱乐业的疯狂,一点也不重视他嘛!

    张金炎虽然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但老张却连睡觉的时候,嘴角都是得意的微微上扬。

    要是秦风探知了李洪生心里的真实想法,竟然是带他玩,还玩出事来了,肯定后悔。

    当初就应该死命的压榨这家伙。

    “老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看上去魂不守舍的样子。”玩笑可不能常开,再说了,他找李洪生是来一起看张金炎的研究报告的,而不是来和李洪生打嘴仗的。

    李洪生脸色变幻了一下。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争宠这要是在后宅还说得过去,但是他可是在职场,已经站在职业经理人顶端的李洪生。当然做不出这种事来,即便有意见,也不会明着说出来。

    再说,秦风在经营上的习惯,并不是一个人吃独食。

    李洪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也会成为投资银行的股东。

    虽然是小股东,股份可以忽略不计,但也是草鸡变了。想起张金炎还像是一个傻小子一样,忙的不亦乐乎,心里顿时平衡了不少,不过出于对老朋友的关心。他还是开口替张金炎说:“老张这些天是累坏了,昨天在我这里,说着话,就睡着了。”

    “哦,看来他累的够呛。”秦风认真的点头道。

    “你一点都不关心。”李洪生吃惊于秦风的冷漠。

    这话其实有些污蔑秦风了。对于张金炎,秦风要比李洪生了解的多得多,这家伙壮实的像头牛似的,哪里会因为忙活一阵子,就烙下病根,再说了,秦风自认也没黑到让张金炎去下井挖煤。

    再说了,就张金炎的身板,即便是下井挖煤,也能成为工头心目中的积极分子。

    所以,秦风的语气就有些漫不经心起来:“老张壮的跟头牛似的,睡一觉就补充过来了,没事的。”

    反而秦风说话的时候,还连带着看了一眼李洪生,似乎在说,要是你的话,就难说了。

    李洪生立张就不干了:“子义,你这是什么眼神?我也是勤于锻炼,身体好的很。”

    说完,李洪生甚至还不知死活的卖弄的拍打了一下胸口,可是胸腔传出来的回声立刻就出卖了他,中看不中用的身体,立刻让这位博学的哈佛高材生涨的满脸通红。甚至连中看,都有待于商榷。

    李洪生的小心思还真没逃过秦风的眼睛,一开始,只不过是扯皮一阵,这下找到了李洪生的软肋,秦风嘴巴不停的发出啧啧声,鄙视的眼神一下子让李洪生有些心虚。

    “老李啊!你的身体该练练了。”

    “我这身板硬朗的很。”

    正当让人无聊的打着口仗,张金炎胳膊下夹着厚厚的一摞文件,推门而入。

    看到李洪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看样子是被秦风挤兑的不轻。顿时乐了起来:“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李洪生没好气的瞪眼道:“在关心你,也不见你说一句好话。”

    “天地良心,兄弟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张金炎装傻充愣的功夫,绝对是一绝。

    “老张,这段时间你也受累了,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工作永远干不完。给你派了这么多人,可不是让你把他们当学生带的。”秦风说这话,倒是真心的。

    再说了,张金炎的习惯,似乎对学校有着一种天生的亲切感,身边没有学生,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张金炎打手一挥,中气十足的说道:“兄弟的身体好的很,能有什么事情。”

    不过他转脸却在李洪生的脸上停留了十几秒,表情突然有些后怕道:“我说老李,这几天的晚上,你都干嘛去了。脸色蜡黄、蜡黄的,可要补补了,男人在你这个年龄,别看年轻,但是身子骨已经虚了,过几年有你好受的。”

    李洪生的一口气。顿时郁结在胸口,指着张金炎,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男人,怕什么?

    老婆想隔壁将老秦。是一宗。

    身体虚,不行了,也是一宗。

    不得不说,张金炎的嘴巴恶毒,原本李洪生不过是一个书生,也不像张金炎这样,练出了一声腱子肉,大早晨的不出一身臭汗就浑身不舒坦。

    加上前段时间因为工作的缘故,忧虑过度,让他有些力不从心。只不过调节心情。很快就会转变过来的。可被老张一说,顿时像他已经身子被酒色掏空了一样,让人感慨,一个男人最幸福的时光,在李洪生的身上已经戛然而止了。

    气了一阵。李洪生恼羞成怒道:“说你胖,你就喘上了,别看我瘦,我的筋骨好,平日里,你这样的我一只手就收拾了。”

    “哎呦呵,这不是在我面前叫板吗?兄弟我没什么大本事。就是治各种不服。等谈完了正事,我们哥俩练练,不管是动手还是动口随你挑。”

    说完,张金炎也做了一个刚才李洪生做过,但出丑的动作。咚咚咚,平握拳头。往胸口上捶了几下,发出的声音高下立判,这胸口的肌肉结实的,像是石板一样。

    李洪生脸色一变,要耍嘴皮子?他也不是张金炎的敌手比拳脚?那货可是练过的。自己不是纯粹去找打吗?

    心里懊恼的不行,这下子才后悔了,心中哀叹:“我这不是没事找不痛快吗?关心这混蛋干什么。”

    看着李洪生咬牙切齿,敢怒不敢言,僵在了当场。秦风这才出面打圆场道:“两位各有千秋,不过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张,资料都准备齐全了吗?”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出张?”

    张金炎拿起文件,厚厚的文件甩在茶几上,轻描淡写之中,却把茶几都震了一下,茶碗发出一声清脆的碰击声。

    李洪生脸色变了变,心说:“等会儿,说完了正事,我得想个办法闪人,不然倒时候连面子里子都没有了。关键是老张这家伙太实诚,也不是道是装傻,还是不懂婉转,关键时候真敢下死手。”

    “上海的几大银行,对于股票是非常热衷的,由于一股暗金注入拉动了股市。在金融行业,以往大银行更乐意做黄金、白银,这些硬通货的交易。就拿黄金来说,作为储备金的方式也是非常合算的”

    李洪生问:“老张,那么你是说几大外资银行共同操作的。”

    “外国银行?”张金炎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洪生,轻声的笑道:“老李,你不是不知道吧?”

    李洪生的脸上有些下不来台,但是他也清楚,钱荒的出现,也不会波及到外国银行,因为做的业务不同。

    秦风解围道:“外国银行的业务不同,他们主要的业务是国际结算,是为洋行的国际往来服务。而且,外国银行另外一个用途就是,结算政府工程,为洋行承建的民国大工程做洋行的担保和贷款。所以,外国银行的资金不会流入世面上,更不会受到流通货币的影响。”

    “精辟,毕竟银行家的,眼光就是不一样。”

    秦风撇撇嘴道:“老张,你这是讽刺我吗?”

    张金炎见时机不对,愣是将银行家吃人不吐骨头的话收回去了,讪笑道:“兄弟你多疑了,老张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古道柔肠,急公好义,加上兄弟又是为人师表,能做出这种两面三刀的事来吗?小李,你也别愣着,帮我说句话啊!”

    李洪生很自然的认为,这又是张金炎想要调戏他的前奏,果断道:“你说的,你自己相信么?”

    张金炎吃惊的看了一眼李洪生,心说:“这小子的心眼真不大。”果断的换了一个话题:“所以兄弟的涉入点就是小银行和钱庄,上海的几家证券公司背后的股东,都是这些小银行。所以说,即便发生钱荒,受到波及的也不可能是市面上流通的货币,波及不到普通的老百姓的身上,最终承担的只能是想要通过投机来谋取暴利的小银行和钱庄。”

    说完,张金炎在资料中找到一份汇总的报表,递给了秦风:“子义,你看,这是我们的市场调研成果。”

    报告非常简洁,都是汇中之后的信息,看上去也是一目了然。

    秦风放下报表,上面显示的都是沪上一些小银行的资本情况,吸纳的储户金额。

    按照报告上的内容,秦风在资料中,抽取了一部分原始资料,细细的研读起来。李洪生倒是也非常吃惊,看秦风的样子,还真的是对银行非常熟悉。

    抽取的资料也非常准确,良久,秦风抬头问道:“资料准确吗?”

    见张金炎瞪眼脖子粗的样子,秦风又一次低头研读起了资料,这让张金炎有点像是使足了劲,却一拳打空了似的,有些脱力。吃惊的看了一眼李洪生,偷偷的想去和李洪生咬耳朵,说悄悄话,但是李洪生的气还没消,果断的躲开了。

    张金炎嘀咕道:“小心眼。”

    李洪生其实是个好脾气,至少和张金炎在一起的时候,温顺就像是属绵羊的一样。见张金炎吃瘪,心里的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想问就说吧?”

    “我看秦风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干了银行料。”张金炎偷偷的看了一眼秦风,虽然背后说人有些让人紧张,但他却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当面评论,光明正大的很。

    李洪生嘴角一咧:“多稀罕呢?他还是远东银行和浙商银行的董事,你说呢?”

    “这么厉害?”

    “你以为呢?”

    “我本来以为,小秦变坏了,做了倒爷。”

    倒爷也是一种说法,在张金炎的话里话外,就是买办的意思。

    正当两人低声的说着悄悄话,但是秦风却开口:“5000万左右。”

    不过,看秦风的样子,显然不是他和别人在说话,而是自言自语。

    可张金炎纳闷了,他的报告中,上海滩的小银行,钱庄所有的库存资金加起来,已经不足3000万。另外的2000万,是从哪里来的:“子义,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的报告上货币充裕警戒线上3000万,而不是5000万。”

    秦风这才回过神来,不假思索道:“你忘记了个人投机者的资本,这些人不少是靠着借贷投机,但本身也是有田产、房产作为抵押。另外的自有资金,应该还有2000万左右。”

    这一刻,不知脸红的张金炎都涨的脸色通红。

    查到暗金的来源了吗,距现在的情报应该是英国和日本人在操作。

    如果市面上的游资有5000万的话,那么秦风原本埋下的张涛这颗棋子的作用,就不会那么大了。

    至少,已经无法给那些投机者以重创。

    在资本市场,有流通的行业里,都不会是一滩死水,钱是活的。可要是交易所的股票变成了不能流通的股票,那么真的成了一张废纸了。

    而原本秦风认为,张涛手里的交易所的股票抛售之后,加上证券交易所的股票的联合手段之下,就能阻止股票的暴涨。

    不过,看着张金炎的分析报告,他觉得悬。他原先的预想是,市面上的游资已经快没有多少闲散资金可以用了,就差一根稻草,就能挤垮这头巨大的骆驼,让英国佬和日本鬼子赔了夫人又折兵,但事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既然可能性不大,但是却能够让交易所现在的股票价格,在短期内从正常交易,变成微量交易,而且手中握有大量股票的人,因为害怕,而不敢大量抛售,造成恐慌,只能咬着牙,将最后的资金投入交易所股票上,维持现在的股价,保证手中的股票还保有原来的价值。

    这样的话,交易所股票就成了一头重病的大象,瘫倒在地上,在秦风的眼中,甚至其他大银行的眼中,就成了一堆没有反抗能力的肉山。一场盛宴即将开始。

    想怎么吃,就这么吃。

    想到这里,秦风果断的对李洪生说道:“老李,我们手中的股票一周内抛完。”

    “会不会太急了一点。”李洪生吃惊的看着秦风,秦风看到的,因为是站在秦风的立场上,是掌控全局,所以自然比李洪生看的更远一些。

    而李洪生也能感觉到,秦风是要准备动手了。

    但是处于他的立场,看到的显然要比秦风更近一些,这种短视,并不是因为他在学识上的空缺,而造成的。而是他更关注的是投资银行和证券交易所。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银狐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抗日之鬼打鬼晋末汉魂[综英美]资深反派唐门刺客[全息]最强基因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